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盛世折颜

第二十章:有她好看

盛世折颜 奶酪豆瓣酱 3023 2019-09-09 00:10:00

  然后两手一拱,工整的施了一礼,可是实在不知该如何开口,总不能说,陆夫人好。

  刚把人家儿子揍了,能好才怪了?

  陆离的妻子她是见过的,江南曲意的婉约温柔。当初陆离成亲,她还笑话他一个大老粗怎么就有这样温柔的女子看上,后来她才知道,女子温柔并不代表她不坚强。她带着十岁的陆海,站在大军之后,挥手与陆离的最后一个微笑,是那样的黯然。

  她永远记得,可是她没能将陆离带回来还给她。

  想到这里,心里又是一痛,不敢直面面对她,愧疚,心殇。

  陆海脸色平淡,没有丝毫被揍的丢人模样,麻利的爬起身,扯过姬颜手中的信,冷冷的说道:“信我会送到,你走吧!”

  “阿庭,怎么赶客人走呢?”陆夫人责怪的唤了一声陆海的小字,转过身对着姬颜温和的一笑:“阿庭性子沉,不爱说话,公子莫要计较!”

  “陆夫人言重了,陆海很好!天色不早了,在下告辞。”

  确实这一番的耽搁,入春的早晨,天色亮的早。

  东边的天际已经有了浓郁的深蓝色,这是晨阳突破地平线的最后时刻。

  陆氏母子都没有挽留,她递给陆海一个意有所指的眼神,便拱手告辞了。

  她穿梭在虚影晃晃的京城中,灰色的小砖墙壁,在快速的往身后飞去。

  终于在离开陆家百米左右的地方,漫步下来,一出街口,正巧就是京水河,婉转的河道,给百姓们带来了便利。

  金色的光束猛然的撒了出来,背光的勾角屋脊,琉璃瓦折射的光晕,流光溢彩,耀眼至极。

  河中摆渡的小舟,在船夫的轻松摇桨中,缓慢的滑行。

  时不时的还要喊上两声:“卖鱼喽。。。”悠长浑厚的嗓音在两侧的房屋回声中,传出老远。

  河畔两边的绿柳,早就茂盛的柳动腰身,吹拂在水面上,微微荡着。

  穿桥而过便能到了河对岸,那面就是南城区的富人区。

  这个时间,河畔早起菜摊,渐渐的围满了人,讨价还价声,还有四下打听的八卦声,不绝于耳。

  姬颜兴致勃勃的双手背在身后,脸上浅浅的微笑,看起来心情很好。

  今日见了陆海她心里是高兴的,毕竟他还好好的活着。

  这十一年来,她不只是待在小院中没有出去过,反而用了另外一身的装束,行走在街角市坊,打听着她想要知道的事情。

  有时候更是潜入大臣府邸,私下打探他们的阴私。

  她给陆海的信上,只有四句话:京城云烟小院,陆海上位右侍郎。稽查姬良才受贿,苏家私卖官盐。

  大理寺卿梁子冲,为官二十余年,早在大夏将倾之前,便跟了黎渊。自然的,从龙之功,让他稳坐大理寺,没有动弹分毫。

  这个人她以前就打过交道,唯一的缺点就是色,色字头上一把刀,而这把刀正巧被她给抓到了。

  京城百里外,有个小庄子,只住了几个人。里面有个云烟小院,却只住了一个女子。

  要说这梁子冲简直是色胆包天,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前朝夏皇的一个妃子。

  当初宫中大乱,黎渊斩杀了所有他看得见的宫人。

  剩下的都吩咐了手下去解决,梁子冲就在其中,在一处隐蔽不易被发现的山洞里,抓到了这个妃子。

  娇柔凄美,楚楚可怜的大眼睛,看的梁子冲色心上头。便利用宫中大乱,将人给弄了出去,这一藏就是十一年。

  就连他的夫人都不知道。

  她也只是在姬府闹事之前,一次无意中发现的,没想到竟然能被自己利用上。

  她利用这个妃子,让梁子冲害怕,再让陆海成功的坐上右侍郎的位置。这个巴掌打下去,当然要给个甜枣了,稽查三品大员姬良才,成功了,他自然是大功一件。

  黎渊最痛恨的就是行贿受贿,数额达到两千两,便是流放。

  而苏家给姬良才的银子,死罪都不为过。

  苏家更是利用姬良才的方便,私卖官盐,株连九族之罪,是确定无疑了。

  姬良才幸运就幸在有个好哥哥,姬良辰当初为黎渊挡过一箭,这就是姬府崛起的根。

  所以看在姬良辰这些年的精忠报国面子上,姬家不会被抄家灭族,流放千里是个定局。

  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母亲早亡,父亲不在身边,整个姬府对于她来说就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就算姬良辰有着生育她之恩,可是他没有做到养育职责。将姬颜一个人丢在这里自生自灭,若不是自己重生在她的身上,怕是早就死了投胎去了。

  他身上有着战功,又在边关,远离府上的事务,黎渊不会发难他,但也不会给什么好脸色,反正姬家想要在爬起来难如登天。

  姬良才,我本打算放过姬府,可是你非要心思歹毒的想要置我于死地,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永绝后患。

  想要欺负她的人,那就做好被报复的准备!

  因为抓到了梁子冲的把柄,她便想到给陆离找个合适的官职,八大断事官,她才看不上,那左右侍郎的位子倒是很好,便一并查了。

  没想到那个右侍郎在查一件案子时,致人死亡,更是威逼苦主,这才隐瞒了下来。

  她用力点银子,便让这件事给爆了出来,这种事可大可小,而她当然要闹大了。

  这便是她在信中说明了要陆海做右侍郎的原因。

  梁子冲抛开色眯眯的脑子,还是很有心机的,自然知道哪种选择对自己更有利。

  她也不担心梁子冲对陆海发难,毕竟陆海本身也不是吃醋的,这几年的磨炼,对于拿捏上官心意的事情,手到擒来。

  想着自己如此完美的安排,就心情大好。

  嘴角一勾,痞气的浅笑,眼角冷意缓慢的化掉。

  “老板,一碗混沌!”

  清亮的嗓音,随着她坐下的身体,直接叫了出来。

  “好嘞,您稍等!”

  京河水畔的一家客栈二楼,雕花窗棂忽然被人大力的推开,披散的长发,被窗户带动的风丝嬛绵了起来,卷起的发梢勾勒出春华的涟漪。

  绝美的五官,刚硬紧绷的下巴,还有那凉涩的薄唇紧紧的抿着,像是有什么事情在困惑着他。

  犀利的凤眼,微微上翘的眼尾,滚动的暗潮,深璇漆墨。入鬓的长眉微微蹙起。

  堇色的交领宽袖长袍,稍稍敞开的衣襟,似有若无的可以看到淡淡的白。

  他锐利的目光,穿过京水河,看向对面的混沌铺,可惜早起买菜的人太多了,人影攒动的早市,根本就看不到他想要看到的人影。

  实在是那个声音太像了,自己不会出现幻听的,那个该死的小不点,黑吃黑的偷了他的夜明珠,若是让他逮到了,有她好看。

  想到这里,愤恨的一拍窗棂,若不是怕暴露身份,早就飞过去了。

  连着两日,他都感觉到周围有人在暗中排查,他不敢确定是不是老头派来的人,所以不敢轻举妄动,若是这次被抓回去,怕是真的出不来了。

  姬颜一口一个的吃着味道不错的小混沌,更是竖起耳朵听隔壁桌子上几位大娘的秘密情报。

  “唉,听说了吗?将军府的大小姐,昨夜被烧死拉!”

  “怎么没听说,这一大早上,府上就请了济生堂的徐大夫,说是府上的老夫人听到孙女被烧死了,一口气差点没上来,都中风了。”

  姬颜喝汤的动作一顿,嘴角冷嘲一笑,怕是高兴的中风了吧!

  “我可是听他们府上采买的王厨娘说了,那个大小姐疯了,自己放了一把火把自己给烧没了。”

  “真的假的?不是说傻子吗?怎么又是疯了?”

  “你知道什么?昨天可是苏家上门下定姬家三小姐的日子!”

  那人撇着嘴,眼睛闪烁,那样子活脱脱什么都知道的得意劲,

  “昨天那个下定的聘礼可是排满了整条街,可真是让人眼红羡慕,可这跟大小姐疯不疯有什么关系?”

  “你傻啊,那苏家可是跟这位死去的大小姐订过亲。这突然知道退了自己亲事的苏家,要娶自己的妹妹,一时刺激就疯了呗!”

  姬颜吃完最后一个混沌,放下四枚铜钱,悄声的靠近几人。

  然后缓缓的俯下身,装作好奇的模样,四下扫视一圈周围的人。

  几位大娘,很是奇怪这个长相俊俏的小公子,这是在干嘛?

  她如做贼一般,声音轻的不能在轻了,“我听说姬家大小姐是被谋杀的!”

  几人脸色突变,却又紧张兴奋的来了兴趣,齐齐的将头靠向姬颜,实在是她这个好看的脸让自己在这群大娘心中加了不少分。

  “小公子你这是在哪里听说的?”

  姬颜推了推靠近自己的大娘,那大娘瞬间明白,往一边挪了挪,空出一截凳子。

  姬颜随之坐下,微微的趴在桌子上,清澈的眼底,很是认真的说道:“我家就住在将军府后面,晚上起火之后,我还去看了呢!小院中可是三间房,就算是油灯倒了起的火,那也没有烧的那么快的可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