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穿书女配要修仙

第36章 冲突

穿书女配要修仙 庄周是条鱼 2031 2019-10-28 13:11:32

  等白明月闭关出来,已经是一年后了。而让她没想到的是,出门第一个见到的,居然是程依依。

  这样算来,也差不多是程依依黄锦元他们来边境历练的时候了,想来紫霄宗覃基也会在这里。记得小说里面,他就是在边境历练突破金丹进阶元婴的。

  “哟,这小妞谁啊,今晚陪大爷我回家玩玩吧。”

  白明月毫不犹豫的调戏程依依,笑眯眯的勾她下巴。

  “可是,人家家里有门禁的。”程依依噘嘴皱眉说着。

  “跟你师兄说,今晚去小伙伴那里玩。”白明月搂着她,悄咪咪的说。

  “好吧。”程依依点点头,眨眨眼。

  白明月望着她,也眨眨眼。然后空气突然安静了一秒。然后两人都笑了起来,白明月肚子都笑疼了。

  “嘿你俩戏精本精够了没?当本小姐不存在啊,我来捉奸了。”王朝露说着直接就跑过来,把两个人抱住,白明月两人后退两步差点摔倒。

  “话说朝露你真胖了。”

  “有吗,真的假的,别吓我啊。”王朝露摸着自己的脸,紧张的说。

  “真的,我们两个人都差点被你扑倒,要注意了身体了老王。”白明月很是感叹的拍拍她的肩膀。

  “谁是老王!不许叫我老王啊啊啊,白明月你给我站住。”王朝露反应过来,直接就去抓白明月,可是人家早跑了。

  后来几个人闹了一阵,就去院子坐着了,互相了解了一下情况。

  不出所料,黄锦元和覃基也来了。在她闭关半年后他们就到了,而且他们都是直接去的第一区,只有王朝露在第三区后勤部。不过她一个炼器师,去前面也没用。

  今天是白明月出关,所以他们才特意过来的,没待一会儿就回去了,毕竟边境不是宗门,都有各自的事情。不过能再这里见一面,已经很开心了。

  她们走后,白明月并没有离开,自然坐在院子里喝茶。

  周围有微风拂过,有细细碎碎的声音,但是微微的,不刺耳。阳光明媚,微暖的照在皮肤上,白明月抬起手,第一次这么仔细的观察自己的手,在阳光下能看到毛孔下微微的绒毛。

  但也丝毫不影响它的白嫩修长,握剑的手也没有丝毫老茧的存在。左手上还有顾铭风送自己的戒指。右手也有两个戒指,看起来丝毫不显得庸俗,反而衬托的手更加好看。

  白明月非常无聊的用戒指碰了碰玉质的茶杯,叮叮咚咚的声音。微微一笑,这时候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干,偷得浮生半日闲,还挺好的。

  白明月不曾发现有人前来。弘灿看着院中的人,没有再往前一步,就让她好好放松一下吧。正准备离开,脚步一顿,回头往下白明月。

  看来他是走不了了,白明月估计还没意识到,她进入顿悟状态了。这被他碰到,肯定是要等她清醒以后再走了。

  顺便吩咐下去,让人别打扰她,以免出现问题。

  等到半夜,白明月才反应过来。看到月亮都出来了,才恍然自己坐了一下午。

  查看自己修为,闭关已经到了金丹后期,没怎么影响啊。不过虽然还没有到后期巅峰,但是也更进一步了,聊胜于无吧。

  这暂且不算,重点是识海精神力扩张不止一倍。心境好像也有很大的提升。

  白明月还没来得及反应,突然佛心珠带动丹田疯狂运转,直接晕了过去。

  ——

  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把怀里的婴儿,交给了一对夫妻。

  “以后,就拜托两位了,请好好照顾她。”

  “您客气了,当年若非大师,家父早已亡故。如今这是我们唯一能报答您的了,还望大师往后珍重。”

  “以后,她就叫白明月。”白衣人看了看白光旭怀里的婴儿,想要伸手去摸一下,最终还是没有,缓缓转身走了。

  “是,大师。”

  白光旭看着熟睡的婴儿,有些叹息的看着那人走远。

  “夫君。”王轻轻有些担忧的挽着白光旭。白光旭拍拍她的手,让她安心。

  “别想太多,我们照顾好这个孩子就行了,其他事情不是我们能够管的。”

  “我明白。可怜这孩子了,我以后一定好好带她,和我亲生一样。”王轻轻摸了摸婴儿的小脸,笑了起来。

  原来,是这么回事。

  原来,母亲并非不爱自己。那么前些年,一直闭关不见,很可能另有隐情了。

  突然想到,以前她两岁的时候,白家曾经遭遇过偷袭。似乎就是从那开始,母亲开始闭关的。

  好像是去往主门那一年才出关,估计病也已经好了。只可惜没能再见上一面,不过缘分已尽,也不必强求。

  以后若有自己能帮得上的,对白家,她一定义无反顾。

  白明月刚站起来,准备回房间,转身一个小石子飞出去。

  弘灿接住,从院门口走了进来。白明月皱眉,心里有些无奈,又是他,感觉自己还不起啊。

  “抱歉。不知道是你。还有,谢谢。”

  白明月看到他,不用想就知道这次顿悟,是他帮忙护法才没有出问题。虽然后面莫名其妙晕倒,但是顿悟也是货真价实的。

  可以说,现在她进入元婴,只是时间问题了。只要修炼能量足够,自己丹田能够快速承受融入的话,可以好不影响心境的进阶。

  当然,这也只能想想,毕竟身体肯定不能承受这么大的能量,也不可能立刻转为己用。

  “不用。”弘灿说。

  “什么?”白明月不解,这是什么意思。

  “不用道歉,也不用道谢。我帮你,你害我,都不会有因果,别担心。”弘灿难得解释一下。

  “为何?”白明月对他最不解的就是这事。

  “以后,我会跟着你。其他,自己想。”弘灿看着她,眼波平静的说完,就走了。

  白明月有些无言,看着天空的月亮,如今已经凌晨三点,是最黑的时候。但是月亮却出奇的亮,让人觉得刺目,她有些难受的闭上眼,然后才慢慢睁开眼。

  难道,他也和今天昏倒的梦有关。弘灿,你到底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