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十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1255 2019-08-26 22:29:19

  慕晚珂知道杜嬷嬷口中的她正是父亲的续弦平阳郡主。

  她轻轻一笑:“眼中钉,肉中刺,自然是早点除去的好。”

  杜嬷嬷轻蔑的说:“那也得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她的小姐早已不是曾经的小姐了。

  慕晚珂嘴角向上抿,换了个姿势,人还没坐稳,马车重重的顿了一下,两人撞到了一起。

  车帘突然被掀开,一柄长剑横进来。

  “下车!”声音低沉醇厚,不带一丝丝的温度。

  杜嬷嬷扑到慕晚珂的身上,颤声的问:“你……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下车!再废话,小心性命不保!”一张俊脸伸进来,无一丝表情。

  杜嬷嬷老鹰护小鸡似的护着慕晚珂。

  下了车,四下一看,马车被十来个黑衣人团团围住,赶车的李平已经被人制住,脖子下横着一柄明晃晃的刀。

  杜嬷嬷心里咯噔一下,心道不好。

  李平原来是镖局里的武师,因为替母治病,求助小姐,小姐见他武艺高强,才花钱雇了他,以他的身手,即使是十来个蟊贼也不在话下的,这时被人一招制伏,连个警示都没有,可见对方非同一般。

  慕晚珂趴在杜嬷嬷的怀的里,眼底的余光扫视一圈,目光落在一玄色锦衫的人身上。

  只见这人头顶墨玉绾发,脑后墨发轻垂,雕塑一般的五官,剑眉长飞,皓月薄唇,脸上带着抹痞痞的笑意,手里拿着一把折扇,整个一派富家公子的模样。

  是他?

  慕晚珂心神一凝,将头深埋进杜嬷嬷的怀中。

  杜嬷嬷只当慕晚珂紧张害怕,抱着她一动不敢不动,色厉内茬的瞪着眼。

  “爷,车来了。”

  男子长叹一声,幽幽的说:“阿尹啊,你竟让爷坐这样的破车,你可知道爷这辈子坐得最烂的车……”

  “比起前十辆,这辆已经是……要不,爷你再等等,阿尹再去找。”

  男子眉头一挑,一双漆黑如墨的双凤眸微微眯着。

  “得了,爷将就将就吧,阿尹,扶爷上车。”

  男子大摇大摆的从杜嬷嬷跟前走过,擦肩时,他忽然头一偏,目光看见怀中的人。

  “哎哟,这是谁家的小姑娘,半夜三更的不睡觉在这大街上晃荡,来,给爷瞧一个。”

  男子似笑非笑看着慕晚珂。

  敢调戏我家小姐,李平怒浮面,用力挣扎了两下,却被人死死的按住。

  杜嬷嬷心漏一拍,忙转过身,用背部遮住那道灼人的视线。

  慕晚珂不动声色的把荷包拽在手心里,心里计算着这里头的份量够不够放倒二十条壮汉。如果放不倒,是否可以擒贼先擒王。据她所知,这人应该是手无缚鸡之力之人。

  不等慕晚珂再想,阿尹催促着:“爷,时间不早了,天就要亮了。”

  “无趣无趣,”锦衫男子横了一眼慕晚珂,嬉皮笑脸的从怀里掏出一块金子,朝杜嬷嬷脚下扔去。

  “爷我身娇肉贵,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啊。”

  玄色锦衫男子丢下一句无头无尾的话,被人扶上马车。

  唤作阿尹的男子回过头沉声说:“这金子足以买下这马车,你们走吧——放人!”

  李平一听,如闻大赦,挣脱左右两侧的人,弯腰捡起金子,朝杜嬷嬷递了个眼色,护送着慕晚珂冲进了夜色中。

  慕晚珂握紧的手,一点点的松了下来,秀眉却蹙得更紧了。

  阿尹上车,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皱着眉头:“爷,这车里有股子药味。”

  “什么狗鼻子,爷我只闻到了女人身上的香味,这车里乌里麻黑的,爷我不喜欢,拿夜明珠来,照亮堂点。”

  阿尹听罢,摇头叹气的从包里掏出两个拳头大小的夜明珠,车里顿时亮堂了。

  玄色锦衫男子环视一圈,倒吸一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