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十七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1264 2019-08-28 22:14:33

  那日他被人送来,她剪开他的衣服,清理伤口的时候,在他胸前看到一块雕着菊花的玉佩时,如遭雷击。

  花开便是盛(程)。

  程家祖辈曾说过,战场便是人间的修罗场,刀枪无眼,生死由命,程家男儿可以战尽最后一滴血,却不能让白骨流落异乡。

  所以这玉佩程家男儿都有一块,白玉质地,镂空而雕,父亲这一辈上头均是雕了竹,而下一代则雕菊。

  所以,当她看到这块玉佩时,她才会拼尽了全力将这个男人从阎王殿里抢回来,他或许是程家唯一仅存的血脉,也是她一脉相承的堂兄。

  油纸伞遮住了姑娘的大半个身子,程昊却敏锐的感觉到她的悲恸。他皱了皱眉,棱角分明的轮廓柔和了许多。

  慕晚珂深吸了一口气,把所有的情绪掩下,抬起伞面无表情的说道:“回屋躺着,换药。”

  这姑娘一瞬间便平息了自己的悲痛,程昊无声无息的掠下嘴唇,跟着她进入房间。

  躺下,解开衣裳,露出精壮的上身。

  慕晚珂珂熟捻的替他清理伤口,眼中没波澜,仿佛这人只是她众多病人中的一个。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在下手的时候,已经轻柔了许多。

  程昊始终看着她的脸,没有发出任何一丝的声音,可是身上的汗却越来越多,片刻,已浸湿了床单。

  “痛,就哼出来,忍着做什么?”慕晚珂实在看不下去了,故意手下一用劲。

  “无碍……嘶”程昊刚强忍的痛在慕晚珂的捉弄下,一声闷哼,却也只能紧握双拳而无法动弹。

  慕晚珂笑了,直呼其名道:“程昊,往后三天内的时间里,你只能在床上躺着,若是再让我发现你私自下床,请你付我诊费!”

  “这……这是为何?”程昊懞了,素闻金神医救人不要诊金,只需对方为她做一件事即可,怎么现在又提起诊金一事来,果然……

  “因为我金神医的名头不容有人存心破坏!”慕晚珂在程昊的眼中看见一丝杀意,虽然只是一瞬间,可是她感觉到了,稍一琢磨,便明白了,程昊这是把她当做了敲炸勒索之意了。

  “诊费多少?”

  “最少千金,光是送来的那一晚我就用去了三支百年老参才能吊住你的一口气。”

  程昊一听,脸上微微有些尴尬,自己如今身无分文,到哪里去寻得千金。可是这金大夫虽然看上去是个年幼的女娃,可说起话来直噎得人无法反驳。

  “我何时能好?”

  “顺利的话,也许一个月就好了,不顺的话,也许半年或者更久,这就看你配不配合了。”

  程昊一听最少要一个月,脸色顿时变了又变。

  慕晚珂抬眸看了一眼程昊,意味深长的抛下一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程昊看着她削瘦的背影,眸底生出一抹狐疑。

  慕晚珂走出小院,刚刚还暴雨倾盆的雨势此刻已渐渐变小。

  李平迎上去,问:“小姐,要不要派人盯着?”

  “不必!”慕晚珂摆了摆手,说:“派个细致妥贴的人来好好照顾着。”

  李平惊得张大了嘴巴。小姐何时这么会关心人了,自小姐义诊以来,还从没有说过要特别关照哪个病人的。

  “小姐莫不是看上了这个人的一身功夫?”

  慕晚珂看着李平瞪大的双眼,笑道:“我看中的何止这些。传信给福伯,告诉他北府州的事情一结事就回扬州,我有事要找他商量。”

  “是,小姐!”

  “现在是否能确定那个叫阿尹的人就是抢咱们马车的人?”

  “就是他,半月前就已经派人在宝庆堂排了队。”

  一阵无声的沉默

  “很好,”慕晚珂沉默了一会儿,只吐出两个字。李平却是一脸懞,不知道好在哪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