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二十五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1679 2019-09-12 17:01:46

  冯姨娘一走,玛瑙赶忙上前扶住慕晚珂,忿忿道:“白眼狼,三天两头来找银子,老天爷怎的不下道雷劈死她。”

  杜嬷嬷走进来,朝地上啐了口道:“六小姐,以后一定不要放过她。当初二奶奶在时,没少给过她好处。生三小姐那会要不是二奶奶,她们母女俩早就见阎王去了,结果倒好,那一碗毒药,就是她送过来的。”

  慕晚珂虽不止一次听杜嬷嬷讲过,再听一回,心里仍像油煎了似的。

  姨母出身世医之家,其医术得祖父亲传,自然是好的。嫁进慕府,慕府家人但凡有个头痛脑热的,都不去外头请大夫,只让姨母帮着问诊开药,姨母为此,不知贴了多少好药材进去。

  这冯氏小户人家出身,祖上也做过小小的京官,后来家道败落,迁到了江南。从小父母早亡,跟着哥嫂过活。其哥哥不知通过什么门路,认识了慕二爷,三请四邀的把人拉来了家里,冯氏出来陪酒,在酒桌上与慕二爷眉来眼去一番后,索性把人引着去了闺房。两人大白天的做成好事后,冯氏便求慕二爷把她领进府。就这样,十日之后,一顶小轿把人抬进了冯府。冯氏闺中勾引男人,又兼是小户人家出身,被慕府众人看不起,日子难过。于是她便巴结上了姨母,晨昏定省,端茶递水,日日在姨母跟前侍候,装得跟龟孙子似的。姨母远嫁,闺中冷清,渐渐的倒也与她说些知心的话。那些个陪嫁银子和药方,就是姨母有一回说漏了嘴,被冯氏听去。冯氏难产,姨母顾不得自己几个月的身子,替她行针接生,把母女二人从鬼门关救回,自己却因为体力不支昏了过去。后来太子事发,冯氏心知靠山要倒,为了巴结老爷,亲自送了一碗毒药到姨母手边。

  玛瑙端来茶水:“小姐快漱漱嘴吧。”

  慕晚珂摆手,淡淡一笑。这个冯姨娘真是好毅力,五年来,每隔五天,必往她这院里走一遭,翻箱倒柜,就为了找到姨母的嫁妆银子和药方。姨母当初远嫁慕府,十里红妆不说,祖父在钱银上,足足陪了半个梅府,只因姨母嫁得远,怕她短了银子,在慕府被人瞧不起。姨母死后,嫁妆被太太收在手里,陪嫁银子却始终找不到,慕家就差把秋梧院挖地三尺了。

  五年过去了,别人都已忘了这事,偏这冯氏还整天惦记着。慕晚珂眼眸飘忽,嘴角擒起一抹冷笑。“快了,最多两年,我必要将这府邸夷为平地,她这条恩负义的狗,逃不掉。”

  听风阁里,不停有丫鬟婆子进进出出。煜王用午膳,酒必美酒,非佳醇不喝;菜必佳肴,非稀罕之物不吃。更让人乍舌的是,连上菜的女婢,都须十分颜色。

  阿尹看着左拥右抱的主子,鼻子呼出一股子冷气,心道爷何时添了这些毛病。平阳郡主心中畅快,这一桌菜,没有五百两只怕下不来。老不死的向来只进不出,这会子让他出点血也是好的。

  “皇弟啊,这菜吃着可还合胃口啊?”

  周煜霖轻佻的抬了抬怀中女人的下巴,漫不经心的吐出两个字:“尚可。”

  平阳郡主眉毛高高挑起,笑道:“八弟,堂姐有两件小事,想求八弟。”

  这点子玩艺就想让爷办事?周煜霖淡淡一笑,脸上却装着深情无比道:“堂姐请说?”

  郡主喜滋滋道:“头一件是你姐夫的官位。他在这个位置上已经五年了,论理也该升了升了。扬州织造临察使,有点小权,却不入流。”

  周煜霖眼中闪过浮光。扬州织造临察使,那可是个富得流油的官,按理绝不应该子承父职,未曾想他那老皇叔竟然如此好本事。

  “这第二件事呢?”郡主笑得眉飞色舞:“你那侄女再过几个月,就满十四了。扬州府就这么几户好人家,还是不入流的,我想求八弟回京后替她长长眼睛。”

  周煜霖眼波流动,吃了美婢奉来的一盅酒,虚笑道:“好说,好说。”

  平阳郡主故意面色一哀,端起酒杯饮了一口,似乎有满腹的心事。

  周煜霖是惜花之人,如何能让她喝闷酒,他十分关切道:“堂姐这是怎么了,似乎看起来有些伤感。”

  郡主抬起头,朝身边的人挥了挥手,所有人尽数散去。

  周煜霖怀里落空,浑不在意的自斟自饮。

  “八弟,你姐夫他……要纳妾。”平阳郡主哀怨道。

  “好事啊,男子本来就应当三妻四妾,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好什么好啊!”郡主抹了一把眼泪:“我什么身份,他什么身份,要换了以前,他连给咱们提鞋都不配。我能容下那两个,已是极限。”

  “那堂姐的意思是让我拦着?”

  “你是我兄弟,自然要为我撑腰,你若帮我这个忙,改明我到外头买几个扬州瘦马给你。”

  周煜霖一听美女,笑得明灿无瑕,摇扇道:“好说,好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