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二十六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106 2019-09-13 07:51:42

  周煜霖酒足饭饱后踱着方步在慕府游荡,其翩翩风姿引得丫鬟婆子频频则目。慕二爷夫妻一左一右陪同着,郑玉燕捏着帕子,高昂着优美的颈脖,缓缓随行。

  走到一处僻静的小院时,周煜霖指着小院说:“这处院落闹中取静,十分阴凉,景致看来倒也不错。瞧瞧!”

  慕允文定睛一瞧,眼眶微微有些发涩。

  平阳郡主与郑玉燕一个眼神对接,郑玉燕忙伸出手拦道:“皇叔别去,那里住着一个傻子。”

  听郑玉燕这么一说,周煜霖像是突然来了兴致,“噢,本王什么都见过,就是没见过傻子。瞧瞧热闹去。”

  “小姐,小姐,大事不好了,二爷二奶奶带着煜王正往咱这边过来。”

  杜嬷嬷听着脸色大变。

  慕晚珂不慌不忙站起来。从那厮住进来,她便预料到有这一出,只是未曾想到来得这么快。她冷静道:“嬷嬷,他见过你,你躲在屋里不必出来,玛瑙,快把中午吃的菜端来。”

  “小姐,你要做什么?”

  “别问了,快去。”慕晚珂厉声道。言罢,她抬手将发髻上的簪子拔下,黑亮如丝的长发瀑散开来。

  周煜霖抬脚进去,便闻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这味道说臭不臭,说香不香,让人觉得有股子恶心。

  “什么味道,这么难闻?”

  郑玉燕捂着帕子埋怨着:“皇叔,我们快点离开吧。”

  周煜霖无所谓的摇摇头,“这院子里住的是何人?”

  “不跟你说了吗,是个傻子。”郑玉燕捂着鼻子不耐烦的说道。

  慕允文不喜继女一次又一次的称呼女儿为傻子,上前回到煜王。

  “这院子住着我的小女,因胎里受伤,故有些痴痴傻傻。”

  周煜霖原本脚已经退了出去,闻言顿住了:“先二奶奶是?”

  慕允文哪敢在郡主面前提起,他低声道:“罪臣之女,不足以再提污了王爷的耳。”

  周煜霖眼中光芒一闪,再看向慕允文的神色有些冷。他施施然的走进院子。院子里花草全无,小小三间正房,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坐在廊下,抓着头上的虱子往嘴里放,看到有人来,也不害怕,竟直直的飞奔过来,一把抱住前头的周煜霖嘻笑道:“吃糖糖,好吃的糖糖。”

  周煜霖嫌恶的抖了个激灵。他素来是有洁癖之人,那虱子会不会爬到他身上啊。

  “快,快,放开,放开。”

  慕晚珂眼中闪过冷笑,头一伸,嗤溜嗤溜两下,把涎着的鼻涕擦在了抱着的人身上。

  周煜霖瞬间不能呼吸。鼻涕,那么恶心的玩艺,他有一种想把人甩出去的冲动,可偏偏抱着他的人,是个傻子,还是个千金大小姐。

  他眼角抽抽两下,咬牙切齿的唤了声:“堂姐。”

  平阳郡主忙喝道:“来人,还不把人拉开,你们都是死人啊。”

  慕允文赶紧恭身上前道:“王爷恕罪,这孩子淘气,玩心重,您别跟她一般见识。”

  两个身强力壮的妇人,一左一右架住了慕晚珂,就在此时,慕晚珂突然脸色一变,面现痛苦之色,单薄的身子紧跟着抽搐起来。下一瞬,她的脸色有些发青,好像不知是气不顺,还是什么东西噎在了喉头……那高个妇人毫不留情的拍了下慕晚珂的后背,慕晚珂顺势往前一冲,挣脱开来,隐在两指间的针往穴上一戳。只见她胸腹剧烈起伏数次,一张口!青的,紫的,黄的,白的……像是炸开了染缸,又像是翻倒了卤水。

  煜王那绣着竹叶的白色衣衫……连腿带脚,被吐了个五彩斑斓。一股腥膻酸臭,顿时弥漫在众人鼻尖,令人作呕无比。

  周煜霖顿时愣在当场。他躲,无处躲……避,无处避。

  煜王自小养尊处优,比女子还要娇生惯养,吃穿用度无一不是最好,头顶飞过一只苍蝇,他都恨不能沐浴静身,身上落下片脏叶,他必洗手换衣……何曾见过此等恶心的场面。

  “啊!”随着一声怒吼,周煜霖身子只摆了两摆,就双目一闭,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阿尹一个飞身,将人接住了,手揽住了腰,打横抱起来。

  平阳郡主尖叫一声“该死”,不由分说上前就冲着慕晚珂,抬手就是一个巴掌。

  慕允文忙上前拦住,怒道:“你打她作甚,她是个傻子。”

  这时屋里的丫鬟听到动静,忙跑出来,玛瑙急忙将慕晚珂护在怀中。

  慕晚珂深埋在乱发中的眼角微有笑意,这一吐,也算报了夺马车之仇。

  平阳郡主气急败坏道:“来人,把六小姐给我关起来,今日晚膳不许再吃。”

  “母亲,这些下人光拿银子,不出力,也该把她们处置了才行。”

  郑玉燕捂着帕子幽幽道。郡主赞赏的看了女儿一眼,威严十足的说道:“这院里的人,罚三月月银,若再有下次,撵出慕府。”

  “小姐,这二奶奶真是心狠手辣,瞧这一巴掌打的,脸都肿起来了。”

  杜嬷嬷一边抹眼泪一边朝前院咒骂,骂了半天却见小姐半点反应也没有,只拿着医书自顾自的看,气得一屁股坐在塌上,偷偷抹眼泪。

  慕晚珂看了她一眼,无奈的放下医书。这杜嬷嬷什么都好,就一样不好——护短。

  慕晚珂轻叹一声,上前拉住她的手,道:“不过是一记巴掌,哪值得你这样,比这更难的,又不是没有经历过。”

  想当初郡主刚进门的那段时间,大冷的天,他们甚至连热水都用不上,饭菜都是冰凉的。

  杜嬷嬷心疼的说到:“小姐,以后可不能这么鲁莽,奴婢这心里七上八下的,就差冲出去拼老命了。”

  慕晚珂想着郡主的嚣张,淡淡点头。

  玛瑙打了帘子进来,低声道:“果然不出小姐所料,煜王接连沐了十几次的浴,二奶奶借机把事情闹到了老爷处,老爷咬牙拿出一千两银子,给煜王置办衣裳。”

  “还有什么?”

  “还有外头都在传小姐的疯病加重了,万万不能放出来见人。”

  慕晚珂巧笑嫣然。一切都在她的算计之中。经此这一遭,饶是那周煜霖想破了头,也不会把怀疑的目光落在慕府傻小姐的身上。如此这般,她算是暂时安全了,而且这一方小小的天地,以后更不会有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