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二十七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1280 2019-09-16 16:30:15

  慕府小院内

  玛瑙见小姐不说话,一边拿过针线,一边说道:“今日瞧着二爷倒是护着小姐的。”

  “呸!”杜嬷嬷啐出一口吐沫,脸色板得铁青。

  “这世上,要论绝情绝意,慕二爷是头一个。什么护着,不过是在外人面前,装装样子罢了,活该他娶个厉害的二奶奶回来。”

  慕晚珂心中骤然一痛。

  她当然知道杜嬷嬷为什么恨慕允文得牙根痒痒。当初慕允文进京赶考,水土不服病倒在床。由简阁老牵线,送进梅府看病,就这样遇到了待字闺中的姨母。

  读书之人,花前月下的酸文写得极好,引得姨母芳心大动。祖父,祖母经不起姨母的苦苦哀求,只得应承下来。

  姨母嫁进慕府仅仅三月,慕允文便纳了两房小妾。更让她意想不到的是,慕允文从小就定过亲,因女方家道中落,便一直拖着不肯成婚。后来认识她,索性找了个借口,将婚事退去。那女子受辱,于夜半无人时,上吊而亡。

  姨母这时才知道,慕允文之所以看中她,不过是贪图梅府的财势罢了。她心生悔意,可惜为时已晚。后来姨母怀了身子,不能同房,慕允文索性在外面置了一房外室,姨母郁结于心,八个月后早产生下表妹。谁知表妹六个月时,忽发高烧,若不是姨母医术了得,只怕早去见了阎王,饶是如此,仍留下了痴傻一病。未曾想,短短几年,姨母竟落得和那女子一样的下场,所不同的是,那女子自寻死路,而姨母则是被慕府活活逼死。等你功成名达,许谁花前月下,悔教夫婿觅封侯,我已心猿意马。

  慕晚珂抚着胸口,凄凉一笑,那笑像染了千年的哀伤一样。时过五年,这穿心之痛,不仅没有好,还愈发的浓烈。

  姨母啊姨母,我又何尝不是与你一样。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听风阁里,周煜霖又一十八次把自己脱了个精光,钻进了木桶里。

  阿尹顺势把玫瑰花瓣倒入桶中,冷声道:“爷,这是最后一点花瓣了。”

  周煜霖喉结上下滚动两下,用力的嗅了嗅鼻子,道:“为何我闻着,还有异味。”

  “我闻着挺香。”阿尹索性抱胸倚在墙上,开始无聊的用口水吐泡泡。

  周煜霖一脸心有余悸道:“爷活了这么大,从来没见闻过那么恶心的味道,真想把人活活劈了啊,阿尹。”

  阿尹撇着嘴道:“是爷您非要去的,怪得了谁。再者说,人家六小姐已经够可怜的了。”

  堂堂慕府千金,又痴又傻,被关在偏僻的角落,任人打骂,连个体面的下人都不如,果然是可怜啊。

  周煜霖眸光一闪,慢慢阖上了眼睛:“阿尹啊,爷不知何故,此时有点想与那金大夫做这成笔买卖了。”

  阿尹冷笑:“爷,您可想清楚了。慕府现在攀上的可不仅仅是老郡王爷,可还有那一位。您别一时冲动,把自己给折了进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周煜霖勾了勾狭长凤眸,忽然哈哈一笑:“谁人不可怜。也罢,我总不能为了个傻子,将自己给折了。阿尹,替我擦身,爷要到万花楼寻欢,给自己压压惊。”

  “又去?”阿尹暗下嘟囔。

  “你嘀咕什么,去,把慕二爷叫上,这寻欢的银子,爷得让他替我出了,方才咽得下这口气。对了,那金大夫查得如何?”

  阿尹愁眉:“爷,毫无进展。”

  “为何,不过是个小小的大夫,难不成还能上天入地?”

  阿尹很以为然的点点头:“来无影,去无踪,只差能上天入地。我猫在那儿胡同盯了这几夜,硬是连个人影都没有找着。”

  周煜霖目光深沉而淡然:“莫非见了鬼了。不行,爷挖地三尺,把扬州府翻过来,也得找着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