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二十八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1579 2019-09-20 23:52:31

  月亮悄未声的露出半张脸,一分羞涩,一分娇美,一分情怯。

  慕晚珂今日早早的从胡同出来,出来便上了马车。马车一路快行,不过小半盏茶的时间,已到了宝庆堂的后门。杜嬷嬷敲了五下门,门吱哑一声大开,慕晚珂迅速的钻了进去。

  一个中年,微微发福的男子迎上来,拱手道:“东家来了,快到屋里说话。”

  “张承,让你久等了。”

  “东家说的什么话。”张承给老仆递了个眼神,护着小姐进了屋。

  杜嬷嬷帮小姐把帷帽脱下,转身到外间给小姐冲茶。慕晚珂端坐上首,轻声道:“找我何事?”

  张承凑过身,道:“华陵府的顾家犯了事,我想把他们家的药铺都吃下来。”

  “顾家,哪个顾家?”慕晚珂愣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张承低声道:“太医院顾老太医。”

  是他?慕晚珂心漏一拍,迅速垂下眼帘,掩住了眼中的惊色。

  顾老太医与祖父曾经是同僚,梅家的根在北边,顾家根在南边。因医术高明,顾老太医五十高龄,被先帝钦点入宫。

  一山不容二虎,祖父表面上是与顾老太医不合,内心却极为尊重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当年太子一事,梅家受牵连,未曾想顾老太医竟然站出来为祖父据理力争,却终是人单力薄,独臂难支,无济于事。现在出事,莫非是皇帝秋后算帐?

  慕晚珂当即问道:“可知犯了什么事?”

  张承低声道:“听说是给皇后用错了药。”

  慕晚珂嘴角浮出一抹讥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只怕又是一个替罪羊。

  “顾家现在如何?”

  “顾老太医已入大狱,华陵顾府被查抄,家产充公。”

  “族人如何?”

  “皇上念在老太医往日功劳,未曾牵连,只是守着几亩族田过日子,日子十分艰难。”张承眼中精光闪过,又道:“所以我想趁着此时,把顾家药铺买回来挂上宝庆堂的牌匾。不出两年,必日进斗金。”

  慕晚珂接过杜嬷嬷递来的茶盅,轻啜一口,拧眉不语。

  她与张承的结识,缘于福伯。她还魂在表妹身上的第十天,便让福伯在外头物色一个既靠得住,又会做生意,还懂几分药理的人。福伯整整寻了一年,未有结果,偏巧有一日路过华陵府时,在酒肆遇到了这位曾经的旧友,遂眼前一亮,把人介绍给了慕晚珂。慕晚珂初见时,很不屑一顾。三十出头的年纪,既无功名,又无家产,只一个河东狮吼的老婆整天追着打,偏那老婆还膝下无子。然几番试探之下,她才发现此人极具经商天份,只少了一个伯乐而已。她并不急着出手,而是静静的等待一个可以收伏他的时机。恰巧那日他老婆被毒蛇咬伤,命在旦夕,她以毒攻毒,将他老婆救回。张承跪地感恩,慕晚珂趁机提出自己的要求,从此,张承便死心踏地的为她挣钱。当然她回报的不光光是丰硕的银钱,还替他老婆治好了宫寒的毛病。两年前张承得子,他激动的竟恨不能跪倒在慕晚珂脚下,大哭一场。

  张承此人,读书不多,在商言商,眼中只有一个利字。所以顾家的事一出,他看到的是宝庆堂的利。

  慕晚珂放下茶盅,瞬息间已有了定夺。她笑道:“顾家子孙中,可都习医?”

  张承想了想说道:“据我所知,半数习医。”

  “医术如何?”

  “有长有短,最出色的乃老太医的长孙顾浩云。”

  慕晚珂微微笑着:“依你所言,将顾家药铺买下来,不必挂宝庆堂的招牌,别起炉灶。”

  “东家……这是为何?”张承疑惑,他以为以慕晚珂的眼光不难看出此次事件对宝庆堂利益有很大的好处。为什么他提出来会被拒绝。

  慕晚珂只看了一眼张承,便知他心中所想,缓缓的说道:“树大招风,花开引碟,猪养得太肥,就怕有人想宰来吃。”

  张承浑身一凛,瞬间明白过来,东家真实的身份,只是闺中千金小姐,并无靠山,宝庆堂在南府州已然太过招眼。东家小小年纪,便有此等远见,张承看向慕晚珂的目光带着深深的敬佩。

  “顾家药铺买来后,分顾家三成干股。”

  “什么?”张承大惊失色,这样的买卖十之八九会亏啊,如果说只是担心树大招风另起炉灶,张承还能理解,可是这摆明的亏本买卖,张承有些想不明白。

  “别急。”慕晚珂眸中慧光毕露:“我要顾家的药方,并且让顾浩云卖身于我十年。”

  慕晚珂淡淡的声音在房内响起,张承浑身一震,他忘了,他的这个东家啊怎么会做亏本的买卖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