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三十四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1878 2019-09-29 15:04:15

  就在慕府众女挤破脑袋想要在煜王面前露脸的时候,慕晚珂却没空理会外头的这些风风雨雨。基本上,这些天除了晚间的义诊外,大半的时间,她都用来规划顾家药铺的用途。在她心里慢慢的形成了一个计划,一个能把消息网更加渗透到中心势力的计划。

  “小姐,倚红楼的姑娘都已经被放出来了”杜嬷嬷悄无声息的进来,低声道:“李平问,如何处置?”

  “先把这些姑娘安置在金府冷几天。”慕晚珂淡淡的说到。

  “小姐,金府里可都是毛头小伙,这……合适吗?”

  杜嬷嬷犹豫的问道。

  “连这点诱惑都受不起,直接可以卷铺盖走了。”慕晚珂却冷然说道。

  入夜,李平的马车如约的停在慕府门口。慕晚珂掀了帘子上车,却见车里已然坐着两个人。她惊呼一声,人已经扑了上去。

  “福伯。”

  “小姐,老奴回来了。”福伯老泪纵横,两月未见小姐,心里真想得慌。一收到小姐的消息,马不停蹄的赶回来,就怕小姐有个闪失。

  “福伯,你辛苦了。”慕晚珂看着福伯一脸的风尘仆仆,心中感慨。

  “不辛苦,不辛苦,为小姐做事,老奴再累再苦,都觉得开心。”

  慕晚珂上下打量着,见福伯一切都好,才轻轻的松出一口气,把目光移向了旁边。

  “小姐只顾着看福伯好不好,也不心疼心疼奴婢。”

  一个翠衣丫鬟俏生生的眨着眼睛。

  慕晚珂轻轻抱住了翡翠,柔声道:“你家小姐,一刻都离不开你,你回来真是太好了。”

  “离不开就对了,翡翠这辈子就侍候小姐一人。”翠衣丫鬟捂着帕子直笑。

  福伯叹道:“小姐,翡翠这丫头,堪当重用,那些个老家伙根本算不过她。那算盘打得,让人眼花缭乱。”

  慕晚珂心生安慰。对翡翠的能力她是很清楚的,而且说来,她与翡翠的相遇也是一番奇遇。四年前,她让福伯在扬州府郊县买下了六个庄子,用来种粮食,种草药。冬天雪夜,她和福伯到庄上察看草药长势,在半路遇到了个小乞丐饿晕在路边。福伯见他还有口气,把人救回了庄上。谁知一搭脉,竟然是个女孩。慕晚珂见她伶俐,就把人收在了身边。哪知这个不起眼的小乞丐,对算术有着异常的天份,任何数字到她手里,三下五除二,很快就有了答案。慕晚珂索性把宝庆堂所有的帐都让她管着。这丫头不负厚望,这三年来拿着一把算盘,从来没有出过差错,连上了年纪的老帐房都对她望尘莫及。实际上,她比慕晚珂还小一岁。

  慕晚珂看着她的两个左臂右膀,由衷的高兴道:“快说说,这一路是个什么情况。”

  马车到了胡同,三人从车上跳下来,光明正大的正门而入。翡翠欢快的扯住慕晚珂的袖子:“小姐,我要跟你一道去看病。”

  慕晚珂斜看她一眼:“老规矩,不可乱语。”

  “放心吧,小姐。”翡翠一蹦三尺高。

  慕晚珂想了想,拉住福伯,道:“福伯,程昊就在后院,福伯替我去看看他的伤口,顺便认认人。”

  “程家的人!”福伯一脸激动道:“老奴这就去。”

  “福伯。”慕晚珂摇摇头:“不必多说,一切还未到时候。”

  “放心小姐,老奴省得。”说完福伯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朝着后院去。

  “爷,竟真是见了鬼了,天一暗,我就派人隐在这宅子四周,看着过往的马车,还是没看到金大夫的人影。”阿尹颓废懊恼的说。

  周煜霖勾魂摄魄的眼睛微微一翻,阿尹只觉头昏目眩。

  “人家早八百年就入了这金府了,看看,已经有病人进去了。”

  阿尹垂了眼,一语不发。

  周煜霖嘴角勾勾,扇子摇得风声水起。

  “爷我越来越好奇了,这金神医到底是何方神圣。身无功夫,却能做到来无影,去无踪,莫非她身边有高人?”

  这时,一个侍卫悄悄走近,附在阿尹耳边低语几句,然后迅速转身离去。

  周煜霖突然出声道:“把伞打低点,爷白嫩的肌肤都被这月光晒黑了。”

  阿尹忙压低了伞,趁机道:“江家老祖宗趁机往宫里大哭一场。哭得皇上一点法子也没有,宫里这会派人往南边来了,江家的人也跟着。”

  华彩分明的睫毛覆盖在眼睑上,掩住了所有的情绪。

  江家老祖宗是他的外祖母。母妃死的早,父皇很是给老太太几分薄面。

  片刻,周煜霖甩酷的抬了抬下巴,眼中有流光溢出。干得漂亮,老祖宗果然耳聪目明,简直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会哭的孩子有奶喝,这一回,他若不趁机捞点好处,简直对不起倚红楼里的那一出。只是这事果真是他的好二哥做的吗?

  慕晚珂一看到那张桃花脸,眼中便说不出的厌烦。更让她厌烦的是那双如夜色般深邃的眼睛,幽冷而魅惑,华艳而多情,明艳的能让任何一个女子心动神摇,却又冰冷的拒人千里之外。倘若她真是一个足不出户的闺中女子,只怕早已乱了心智。而且这双眼睛,此刻正毫不避讳的盯着她看,眼中的灼热似要把她浑身上下看透。这让一向镇静自若的她,有了一些隐隐的不安。

  “脱衣,躺下。”慕晚珂依旧声音平淡而冷漠,手起针落后,她接过翡翠递来的毛巾,轻轻一叹道“煜王每日看病,只带一仆人,排场太小了。”

  说罢,看都未再看男人一眼,便如昨夜般走了出去。翡翠忙不迭的跟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