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四十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1981 2019-10-02 17:22:57

  听风阁内。

  周煜霖摇着扇子看着下面散去的人群,面露微笑道:“这所谓慕府诗礼传家,看来也不过如此啊!”

  阿尹歪着脑袋不吱声。

  “你猜慕老爷把那个傻子叫去,是做什么?”

  “回爷,小的猜不出来。”

  周煜霖哈哈一笑:“既然猜不出来,那就请阿尹去探一探吧。”

  “爷?”阿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半个时辰后,一个缠枝美人瓶在阿尹脚下炸开。

  一向云淡风清的周煜霖阴沉着脸,冷笑道:“这慕家竟然想把一个傻子送给老三,好,好,好……真他娘的好。”

  阿尹鼻子呼出冷气,两眼直翻翻:“真是风往哪里刮,人就往哪里倒啊。爷,这慕府,小的我越来越看不上。”

  父皇只不过是呵斥了二哥几句,派三哥来江南走个过场,这慕府就如此消息灵通,未雨筹谋的想要往三哥那里伸出一支脚。

  难怪当年能干出卖师求荣,逼死发妻梅氏一事。

  周煜霖前后这么一想,人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他邪魅一笑道:“哎啊,我的阿尹都看不上,这事有些严重。看来,今儿晚上,爷要好好与那金大夫展望一翻慕府的前景了。”

  阿尹头一回斩钉截铁的应声和道:“爷,必须好好展望。”

  慕晚珂回了院子,在玛瑙耳边交待了几句,便入了后花园,站在一株兰花前观赏不语。

  短短半盏茶,玛瑙匆匆回来,愁着眉上前:“小姐,主意是郡主出的,请小姐过去是老爷的意思,二爷在衙门里,并不知道这事。”

  杜嬷嬷恨声道:“这一个个的,连个傻子都惦记上了,都是黑了心肠的东西,天打雷劈的不得好死。”

  玛瑙俯身道:“小姐,得赶紧拿个主意,听说那什么王已经在路上了。”

  “急什么?”慕晚珂缓缓转身,目光幽远而平静。

  “小姐,怎么能不急,这火都快烧到眉毛了。”杜嬷嬷急得直跳脚。

  慕晚珂移步,慢步踱进了屋子。屋子东西屋角各放着两只脸盆,里面各养了一朵小小的莲花。花香扑面而来,她深吸一口气,看了看帘子。

  杜嬷嬷会意,探出头张望了一下。“小姐,无人,两个小丫鬟盯着呢。”

  慕晚珂坐定,淡淡道:“当今皇上,共育八子。如今风头正健的,除了二皇子瑞王外,就数这位贤王。郡主的娘家老郡王府,从来都是支持的瑞王。当初慕家能在太子一事上存活下来,靠的便是老郡王府在当中牵线搭桥。”

  杜嬷嬷和玛瑙听得满脑门子的糊涂。

  慕晚珂自顾自道:“慕家通过老郡王投入到瑞王门下,成了瑞王在江南敛财的一只看门狗。现在郡主竟然要利用我去巴结贤王……”

  杜嬷嬷听到精彩处,见小姐收住了话语,忙追问道:“小姐,你倒是快说啊?”

  慕晚珂眼底闪过一线讥笑,“看来煜王被刺这事,罪名应该是落在了瑞王身上。所以郡主才迫不得已的要在贤王跟前插上一脚,给自己,也给慕家留条后路。”

  “那小姐,我们应该怎么办呢?”玛瑙忍不住插话:“奴婢可不管这个王,那个王的,奴婢只想知道,小姐如何逃过这一劫?”

  慕晚珂摇头:“傻玛瑙,大势清楚了,慕府的事才好办。”

  “小姐莫非已经有了打算?”玛瑙问。

  慕晚珂淡定道:“静观其变。”

  “怎么能静观其变啊,小姐,万一他们真的黑了心,把你绑了送到贤王床头……”

  慕晚珂咬着嘴唇,眼中升起怒火熊熊。“那也得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慕允文刚回府,就被老爷的人叫去了,半个时辰后,他铁青着脸回到了院子,气汹汹的掀了帘子进去。“你为什么要这样作贱六丫头,她哪里惹着你了,她还是个孩子。”

  平阳郡主冷笑连连,拿出枕头底下的一方书信,砸到慕允文的脸上。

  “二爷好好看看吧,我这是为了谁?”

  慕允文拿起纸,略略的看了一眼,便颤着声道:“这……这……竟是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活阎王在江南被刺杀,皇上大怒,命大理寺彻查,条条线索指向瑞王。瑞王喊冤,偏邬贵妃在边上言三语四的,这才派了贤王入江南。”

  “可这跟咱们府里有何相干?”

  “江南素来是瑞王的地盘,贤王这一趟是走个过场,还是落井下石我们根本不知道,若坐实了瑞王杀兄的罪名,那咱们慕府还会有什么果子吃。!”

  慕允文有些慌了,“皇后呢,皇后娘娘怎么不站出来说话。”

  “你懂个屁!”郡主指着二爷的鼻子大骂:“活阎王是皇上的心头肉,皇后要是敢在这个节骨眼明着护瑞王,皇上大怒之下,说不定连皇后都要责罚。这个时候,只有按兵不动,看贤王的行事再说。”

  “那……那……也不必让六丫头……”

  “贤王这人,最喜颜色,还喜欢幼女。用一个傻子,暗下向贤王投成,万一将来他……岂不是给慕家留了条活路。”

  “那要是瑞王成了呢?”

  “瑞王成了更好,到时候我们只需说是那个傻子自己投怀送抱的,与咱们府里毫无干系。瑞王难道还会为了一个傻子,为难老郡王府和慕府。”

  慕允文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脸上失魂落魄。

  进可攻,退可守,慕府明里是瑞王的人,暗下向贤王伸出橄榄枝,有谁知道。只要这两人之间有一人成了事,慕府五十年的荣华富贵,便指日可待。

  他挣扎着,梗着脖子道:“六丫头还小啊,这不是生生毁了她吗?你们怎么忍心?”

  平阳深深看了男人一眼,冷笑三声,自顾自走去净房沐浴。这个男人她跟了五年,若不是自己,在京城内宅的刀光剑影中磨练过来,只怕也难看穿他的真实面目。赖汉披着画皮,谁知道他内里是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