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四十六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1616 2019-10-04 15:13:43

  今日闹这一出,虽是临时起意,却并非毫无意义。

  五年的蛰伏,她不光学得一手惊人的医术,宝庆堂已在南府州站稳脚跟,北府州也已开始布局,是该到出手的时候了。

  与煜王的两年之约,只会从外头杀进来;而她要做的是从里头杀出去,两股力道同时用劲,慕府必败无疑。

  慕晚珂眯了眯眼睛,五年的时间,她已经等得够久了。

  “小姐,小姐,郡主命人在那边砌墙。”小丫鬟去而复返。

  慕晚珂脸色微喜:“快,扶我去瞧瞧。”

  通往后院唯一的一条青石路上,三五个小厮,六七个打粗婆子,果然拿着砖瓦由下而上砌墙。

  一身锦衣的平阳郡主高昂着头站在那里,身边的曹嬷嬷怒骂道:“没眼力的东西,还不赶紧的,一个时辰弄不好,都给我滚蛋。”

  曹嬷嬷一边打着扇子,一边劝慰着平阳郡主。

  慕晚珂躲在暗处,悠闲的看着,眉眼弯弯:“好了,这下咱们院里安静了。瞧瞧,闹也是有闹的好处的。”

  玛瑙喜笑颜开道:“如此说来,奴婢再也不用眼光六路,耳听八方了。”

  “很对!”慕晚珂笑意更甚,然而眼中却藏着一抹冷意。

  平阳郡主借着今日的事,把路给封住了,明着是怕她这个疯子乱说一气,暗底下未尝不是想把她困起来,等贤王到了,好把人洗干净了送到床上。

  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啊。

  慕晚珂袖袍一挥,嘴角擒起笑意。

  “小姐!”杜嬷嬷头上沾了两片叶子走过来,把手中的纸条递过去:“小姐,华陵顾家的人到了扬州府。”

  “太好了,传消息过去,今晚天一黑,我就过去。”慕晚珂冷眼看着,语气里多了些高兴。

  曹嬷嬷扶着平阳郡主斜躺进湘妃榻里,往她背后塞进一个金线蟒引枕。

  郑玉燕跟上几步,道:“母亲把那院子的路堵住了,万一父亲怪罪下来……”

  平阳郡主疲倦的摆摆手:“顾不上了,这傻子以后再闹上这么一出,只怕全扬州府的人都要以为,梅氏的死,是你母亲我下的狠手。哎哟,我的个心哟,怦怦跳的啊……”

  郑玉燕不以为然的撅了撅嘴,嘀咕道:“这与母亲有什么相干。那傻子的娘是自己寻死的,又不是咱们逼她死的。”

  “你小孩子家的懂什么?”郡主抚着胸口怒道:“我一个死了男人的寡妇,按理就该守节,偏偏又嫁了人,旁人定会以为我看上了二爷,才逼着梅氏去死。”

  “明明是他们硬求上门的。”郑玉燕小脸涨红。

  平阳郡主顿时头大如牛,扶着额头无力的倚在榻上。

  悔啊,悔不当初啊!

  曹嬷嬷趁机滴眼药水道:“都怪那个赵氏,要不是她吵着闹着要见六小姐,六小姐也不会乱跑出来。”

  “那个死婆娘,怪不得连府里的小妾都弹压不住,果然是个蠢祸啊。罢了,罢了,以后咱们少跟这些不入流的人家来往。”

  话音刚落,有个媳妇模样的人打了帘子进来。

  “回郡主,老爷,太太问那道墙是怎么回事?”

  “老不死的耳朵真灵。”平阳郡主霍然坐起,厉声道:“就说是我说的,六小姐人前无状,坏了慕府的名声。以后要严加看管,不可随意放出。请老爷,太太放心,该有的衣食住行绝不克扣。”

  闫氏奉茶到慕老爷的手中:

  “老爷,这六丫头也是她叫去的,这会出了事,竟把路给堵住了,这万一传到外头,可怎么是好?”

  慕老爷马把茶盏往桌上一搁,

  “妇道人家,你懂什么,你这儿媳妇的心思绝不会如此简单的,不过是趁势而为罢了。”

  “老爷的意思是?”

  “内方不出,外言不入,那院里成了孤岛,她想怎么摆弄六丫头,便怎么摆弄。到时候贤王一来,六丫头就成了瓮中的鳖,能逃到哪里去。”

  “竟是打的这个主意。”闫氏心中一惊,忖度男人的心思,“难道老爷就任由她为所欲为。那丫头到底是咱们的亲孙女,虽然是个傻的,却也不能……哎,妾身实在不忍心。”

  “妇人之仁!”慕老爷不悦道:“你若有她那点子杀伐决断,也不至于被她压得死死的。一个无用的孙女,换来慕府日后一条生路,孰轻孰重?”

  “可万一贤王嫌弃那丫头是个傻子,怪罪下来,咱们又该如何解释?”

  慕老爷斜看魏氏一眼,冷笑道:“你到底不懂男人的心啊。山珍海味尝得多了,偶尔也想吃几口野菜调调口味,我看那丫头打扮起来,很有一番味道,到时候喂几贴安神药,神不知,鬼不觉。贤王尝了滋味,还管她是疯是傻,说不定啊,就好这一口呢!”

  闫氏听着这话不太像样,转过身皱了皱眉,却不敢多劝一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