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四十七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1717 2019-10-05 13:25:18

  慕老爷往姨娘房里去,闫氏幽幽看了两眼,自顾自回了院子。

  二小姐慕怡芷迎上来,扶她入了正堂。

  闫氏欣慰地拍拍她的手,道:“天这么热,何苦迎出来。”

  慕怡芷脸上带着红晕,接过丫鬟手里的帕子,替闫氏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擦拭。

  “太太,孙女心里憋了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是想替六丫头求情?”闫氏一眼看穿。

  慕怡芷知道逃不过太太的火眼星金,遂直白道:“正是。六妹妹委实可怜,再把她送给……她这一辈子可就毁了。”

  闫氏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孙女,轻轻一叹道:“你为何帮她说话?”

  “太太不是常说吗,孙女这条命,可二婶婶救回来的,做人得知恩图报。”

  “你啊……”闫氏食指轻点她的脑袋:“心软之人,如何在内宅立足。”遂又说到:“傻孩子,这个慕府,可不是咱们祖孙俩说了算的。人各有命啊。”

  “太太……”慕怡芷脸上有些急。

  闫氏摆摆手道:“你别急,事情还不到那一步,回头我会在老爷跟前再提提的,只是成与不成,只看她的命了。”

  “太太真是慈善之人。”

  闫氏摇头冷笑:“孩子,当年祖母我,也是受过那梅氏恩惠的,我虽不是个善人,可恩将仇报之事,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你道我为何不待见那冯姨娘?”

  慕怡芷摇摇头,表示不知。

  “当初冯氏受你婶婶的恩惠最多,谁知她……”闫氏捻起手边的佛珠,轻声道:“不是祖母诅咒她,早晚一天遭了报应。”

  慕怡芷低声道:“今日我去六妹那里,房里热的紧,连盆冰也没有。我可听说玉小姐房里早晚四盆冰。太太,六妹到底是咱们慕家的人。”

  闫氏冷笑:“后娘的那碗饭,从来就不好吃,她若是个好的,我养在身边也就得了,偏偏又是……哎,你在暗下多帮衬些。”

  慕怡芷点头称是。

  冯姨娘房里,慕怡芸把头伏在榻上,懒懒道:“姨娘,今儿王爷是个什么意思,难道这么多江南的女子,竟无一个入他的眼?”

  冯姨娘虽然没有往湖边去,却对今日的事情知之甚清。

  赏花宴到最后,王爷借故离开,并未有一言一语,事后也没有传出看中了谁家的小姐。

  冯氏轻轻咳嗽一声,道:“堂堂王爷,什么样绝色的女子没见过,入不了眼有甚可稀奇的,这正是你的机会,回头,你多往听风阁跑跑。”

  慕怡芸假惺惺道:“姨娘,胡沁什么,王爷怎么能看得上我?”

  “傻孩子,男人最爱的便是新鲜,你如今正是花儿一样的年纪,嫩得能掐出水来,那煜王难道不会动心。”

  饶是慕怡芸再胆儿大,一听姨娘这话,也臊得满脸通红。

  冯氏见她不说话,也拧着眉头想心思。

  慕怡芸回过神,见姨娘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问道:“姨娘在想什么?”

  冯氏接口道:“姨娘只是在想,你父亲莫非也在动那梅氏银子的主意?还有,郡主真的如此狠心,要把那傻子送给贤王?”

  “这关咱们何事?姨娘有这个时间,不如替女儿想想,该怎么讨好王爷。”

  冯氏重重的拍了下女儿,骂道:“你懂什么。这银子你姨娘我惦记了五年,若是被你父亲先寻到,姨娘拿什么给你作陪嫁。”

  慕怡芸吃痛,气恼道:“姨娘说便说,打我作甚?”

  冯氏恍若未闻,只心里不停的盘算着。

  慕怡芸见她竟像是痴了一样,气恼的将帕子一甩,走了出去。

  冯氏心下算计了半天,自言自语道:“何苦要将个傻子送给贤王。若是换成了芸儿,一个侧妃稳稳当当,跑都跑不掉啊。”

  傍晚时分,暗云密布,闷雷滚滚。黄豆大的雨点子噼里啪啦的砸下来,溅起片片雨雾。

  慕晚珂主仆早早的用罢晚膳,天将一黑,李平已将马车停在路边。

  片刻后,马车在雨中前行。

  半个时辰后,马车由后门入了金府。

  福伯打伞迎上来。“小姐,张掌柜在正厅等着小姐,顾家的人来了。”

  慕晚珂闻言点头,拍了拍身上的水珠道:“事不迟疑,你我速去。”

  入了正厅,一股清凉扑面而来,偌大的厅中,四个角落各摆着了支冰盆。

  慕晚珂目不斜视,径直走过去,坐上了左边的主位。福伯未曾入坐,只在边上侍立。

  张承忙上前问安,慕晚珂微微颔首,示意他坐下。

  此等情形,让顾浩云心头一颤,眸光微凝。上首主座端坐的女子梳着流云髻,髻上只插着一支白玉兰花簪子,长眉清眸,玉面珠唇,眼角带着一抹浑然天成的媚态,恍若空谷佳人,让人移不开眼。

  顾浩云目光紧紧的盯着她,眼中似有一抹不信。

  他忽然起身,拱手道:“敢问阁下可是大名鼎鼎的金大夫?”

  慕晚珂淡淡一笑:“怎么,我长得不像吗?”

  顾浩云心漏一拍,连连倒退数步,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饶是他想破了头,也不曾想到名震南府州的宝庆堂东家,竟然是眼前这个尚未及笄的女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