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五十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1845 2019-10-05 14:53:00

  慕晚珂淡淡的一句话如平地起惊雷,顾浩云怔愣片刻后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久久不能言语。

  慕晚珂扶着杜嬷嬷的手,翡翠跟在她身后低声道:“小姐为何要把身份露出给那人听,万一他转身,把小姐卖了怎么办?”

  慕晚珂顿住,抬头看了看天,然后指了指天上的圆月道:“凡年少得志,身怀绝技的人,都有几分气性。他是我要重用的人,我唯有坦诚相待,才能令他臣服。”

  杜嬷嬷担忧道:“小姐把这么大的事,交给他办,万一……”

  慕晚珂笑道:“嬷嬷,人总要赌一把的,好在这五年来,我的运气不算太差。走吧,前边病人怕是等久了。翡翠,你回去吧。”

  翡翠双手挽住小姐的胳膊,嘟着嘴道:“翡翠舍不得小姐,华陵的事情办妥后,翡翠马上回来侍候小姐。”

  慕晚珂眉眼弯弯:“可不光是华陵,还有京城。你掌着我所有的钱袋子,这里里外外的事,都少不得你操心。”

  翡翠最爱听小姐说这个话,笑眯眯道:“自然是要翡翠操心的。小姐,我去了,你自个保重。”

  慕晚珂轻轻一笑。

  “对了小姐,那些个……她们不跟着我们一道进京吗?”

  翡翠不好意思把妓女两个字说出口。

  慕晚珂摇摇头道:“她们,还不到时候。”

  杜嬷嬷忍不住插话道:“小姐,你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慕晚珂笑笑:“她们都是些弱质女流,自然要找个大靠山,才能入京,若不然,岂不是被人欺负的连渣子都不剩。”

  “小姐,靠山是谁?”翡翠一听有大靠山,精神陡然一震。

  慕晚珂认真的点头道:“佛曰不可说!”

  福伯看了眼身边的年轻人,道:“小姐吩咐,入了华陵府,十日后我便随公子一道进京,店铺伙计的事,全由公子作主。这十日内,请公子安顿好顾家的事,挑选出适合的掌柜人选,旁的事情,张承会替顾家一一办妥。”

  顾浩云长长一揖:“立昂定不负小姐重托。”

  “小姐的身世,还请公子保守秘密,连顾家的人都不能告诉。”

  “小姐对我深信不疑,我又如何做得出背信弃义之事。”顾浩云言之灼灼。

  福伯咬了咬牙,终究将满腹的话,收于心中,只淡淡道:“如此,甚好。走,我们连夜去华陵。”

  福伯和翡翠一走,诸事皆定,慕晚珂总算能长松一口气。再加上通往慕府的唯一的路被堵了起来,一日之中,只有到饭点时,那门才会开。

  因此这小小的院落如同世外桃园一般,慕晚珂无须时刻戒备着有人会来。

  这几日她在院中或看医书,或研制药方,过得舒心自在。

  许是因为慕怡芷在太太跟前提了提,这几日天天有下人趁着开门时,给院里送来一盆冰。

  慕晚珂虽不惧热,却也心中感动,暗道以后若有机会,定要好好回报一下这位常私下照拂她的二姐。

  慕晚珂躲在自个院里过逍遥日子,却不知前面这几日闹了个天翻地覆。

  且说赏花宴后,煜王似是而非的态度,令各府的千金小姐,嫡女庶女们起了心思,因此这几日顶着烈日往慕府跑的奶奶,太太们越发的多了起来。

  平阳郡主接待了一两日,烦不胜烦,便将此事撂给了太太。

  谁知太太那日大雨,淋了几滴雨丝,身上有些不大畅快,遂命孙女慕怡芷出面接待客人。

  慕怡芷自然明白这些人上门的目的,把人领着往听风阁一送,与煜王见上一面,身上的担子也就卸了。

  哪知这样一来,就得罪了二房的两位庶女。

  那日夜间,这两人约好了往慕怡芷房里去,虽然只一杯茶的时间,却言三语四的指责二小姐胳膊肘往外拐。

  慕怡芷由太太一手调教,在这偌大的慕府,只有她教训别人的份,哪有别人教训她的份。便是郡主,看在太太和大房夫妇的薄面,也得对她客客气气。

  慕怡芷一怒之下,在太太跟前滴了眼药水。太太正愁找不到借口立威,当下命人把郡主叫到跟前,一通敲打。

  言外之意,你怎么教养两个庶女的,做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郡主强忍着一口气听太太训了半日的话,回到房里,当下砸了一套青花瓷茶俱,不由分说的把闻讯而来的冯姨娘,胡姨娘一人甩了一个大嘴巴。

  不巧的事,这大嘴巴甩过去,正好被那慕允文看见。两个姨娘敢怒不敢言,只眼中含着泪,幽怨的望向自家的男人。

  慕允文心里那个疼哟,无边无际,恨不能立马上前好声安慰两人一通。

  他这五年,被平阳郡主治得死死的,连两个姨娘的身子都只敢偷偷的摸了下,偶尔趁着郡主不在府里时,解解馋。

  他见此情形,表面一言不发,正义凛然的站在了正房这一头,夜间则趁着郡主熟睡时,偷偷跑去了姨娘房里,用自己热情的身体,安慰姨娘受伤的心灵。

  平阳郡主醋性极大,丫鬟小报告一打过来,她气得直接把慕允文从姨娘的被窝里拎了出来。

  慕允文与那胡姨娘颠鸾倒凤,小别胜新婚正得劲时,冷不丁的被人搅了好事,当下不管不顾的发作了起来。

  他竟然连衣裳都没有穿好,直接跑到听风阁的煜王那里,伏在地上一通好哭。

  哭来哭去,无非一个意思,堂堂慕府二爷,身居要职,家财万贯,五年来只搂着一个女人睡觉,实在是人生的奇耻大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