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五十一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1858 2019-10-06 22:00:26

  慕二爷这边哭闹不休,慕老爷夫妻闻讯赶来,见事情已闹到了煜王面前,索性把事情撕掳开来。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二房无子,已成绝户,王爷啊,这可如何是好?”

  周煜霖此时正与阿尹探讨哪一个闺中小姐,才是真正的金大夫。被慕家人这样一闹,气得两眼翻翻,一个茶盅砸下去,所有人都止住了哭。

  就这样,慕允文慕二爷的第三房小妾,就在这样一个人仰马翻的夜里,定下了人选,孙府庶出的八小姐孙欣远。

  事情传到慕晚珂耳边,她放下手中的医书,轻轻吐出了一句话:“事赶事,竟然那么巧?看来,我那好父亲一定是没少动心思啊。”

  “小姐这话是何意思?”杜嬷嬷和玛瑙忙放下手中的针线活,围到了慕晚珂身边。

  慕晚珂一双漆般的黑瞳,明亮清澄的闪着光芒,她笑道:“郡主这些年来一向把内宅之事牢牢抓在手上,何曾有过不在掌控的时候。”

  “小姐的意思是……”

  “这事若不是那院里的人在边上出谋划策,我那好父亲绝不会行此晕招。更何况,五年了,父亲什么时候敢趁着郡主入睡了,爬姨娘的床,而且还是在这节骨眼上,还不是想趁着煜王在府上,想把这事定下来。”

  “小姐,二爷就料定了煜王一定会帮他?”

  “你没看到老爷,太太深更半夜都赶来了吗。一个无后,别说是煜王,就是皇帝来了,也无济无事。”

  杜嬷嬷和玛瑙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水眸笼上忧雾,眉梢染上愁烟,慕晚珂苦涩一笑。

  情薄如厮,这世上再聪慧,高贵,厉害的女子,也阻止不了男人的纳妾之心。

  手慢慢抚上胸口,那一箭的伤口隐隐作痛。

  慕晚珂垂下眼眸,拿起了医书。

  杜嬷嬷和玛瑙心头各自颤了两颤。

  眼前的小姐,白的衣,黑的发,简单素净的如同画中走来的女子,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偏偏那明灿无瑕的笑脸上,一双深眸如同古井般没有任何波澜。

  两人对视一眼,一句话不敢再说,默默的退了回去。

  周煜霖看着哭哭渧渧的郡主,一个头两个大,只好拼命的摇着扇子,朝阿尹递眼色。

  阿尹无可奈何,硬着头皮上前道:“郡主,王爷并非故意要应下,慕府老爷和太太已经把话讲到这个份上了,王爷也不好办啊。”

  “滚开,你懂什么?”平阳郡主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气愤的说到。

  阿尹耸耸肩,递给了周煜霖一个你来的表情。

  周煜霖愤愤的瞪了他一眼,开口道:“堂姐,慕二爷天天在你房里,是事实吧?”

  平阳郡主茫然抬起泪眼。

  “你生不出儿子,也是事实吧。”

  一招致敌,蛇打七寸,平阳郡主猛擦了两把两泪,连个抽泣声都没有,灰溜溜的走开了。

  周煜霖看着人离开,俊脸迅速沉了下来,脚一抬,冰盆豁然翻倒,冰块滑了一地。

  阿尹忙道:“爷,下回小的把人拦住。”

  “哼!”周煜霖鼻子里呼出冷气:“爷气的不是这个。”

  “爷气的是哪一个?”

  “蠢祸,你家爷被人算计上了。”

  阿尹越听越糊涂:“谁胆子那么肥,敢算计爷?”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阿尹用力想了想,仍是没有想明白。

  “慕府。蠢货!”

  周煜霖把扇子一合,冷笑道:“原以为这慕二是个怂货,如今看来,人家怂在外,精明在里,绕了一大圈,是想仗我的势,纳房小妾。”

  阿尹这会才明白过来,脸含讥笑道:“小的还在奇怪呢,这深更半夜的,慕家二老的脚程怎么这么快,连郡主都比不上。”

  “这出戏,只怕是算计了好几天了。”

  周煜霖抬手掠掠长发。

  阿尹别过头,忿忿道:“小的就说这慕家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也不知我那好堂姐,拎得清拎不清。她要拎不清的话,早晚一天,下场跟那梅氏一模一样。”

  周煜霖眼中闪过狡狤,轻笑一声道:“爷也算好本事,没给自家人借了势,偏给外人借去了势。阿尹,这个仇,你可得帮爷记在心里啊。”

  “爷不是答应了金大夫吗,到时候一起算不就得了。”

  “有道理啊!”周煜霖打了个机灵,打开扇子摇了几下:“快,快,替爷把这仅剩的三个小姐,探一探。”

  平阳郡主气冲冲的回到院里。

  “没脸面的下流东西,竟然敢逼着我兄弟应承下来,看我饶得了哪一个!”

  平阳郡主披头散发的对着院外破口大骂。

  “当初娶我时,说得比唱的还好听,这会嫌弃我生不出儿子,就想着那新鲜的。什么狗屎德性。我呸!”

  “郡主,少说两句,没有又传到老爷,太太房里。”

  曹嬷嬷低声唤道:“郡主想出这口恶气,多的是办法,何必嚷嚷得全府皆知。”

  平阳郡主忿忿的啐了一口:“我就咽不下这口气。那两个老不死的,别的事情屁都不放,儿子纳妾的事,跑得比兔子还快,唬谁呢?”

  王府出来的女子,有几个是傻的。她从听风阁一路走,一路思,越想越不对,越想越惊心,原来自己是被枕边人和两个老不死的算计了。

  曹嬷嬷扯了扯郡主的袖子,指了指后院道:“郡主,慕府这样算计咱们,咱们何不拿那个傻子出气。”

  平阳郡主气恼道:“这还用你说,回头等贤王来了,我非好好往死里作贱她。我倒要看看咱们的好二爷,会不会护着自个的嫡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