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六十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1592 2019-10-10 22:28:22

  小院内

  “小姐,要撒哪种毒,您吩咐,奴婢趁夜去做。”

  玛瑙一脸昂然。

  杜嬷嬷瞪了她一眼,急道:“小姐别开玩笑了,奴婢这都急死了。”

  “到底是嬷嬷知我心。”慕晚珂轻轻一叹,神色不变道:“如果我说,我愿意被送入行宫,你们作何感想。”

  杜嬷嬷脸色刹那间惨白,身子晃了晃,扑倒在慕晚珂脚下:“小姐,可万万使不得啊,你这样奴婢要怎么跟二奶奶交待。小姐,你起来,你快跟嬷嬷走。”

  玛瑙也跪倒在地:“小姐,奴婢也不让你去。”

  “小姐要是一意孤行,奴婢就一头撞死在你面前。”

  杜嬷嬷心知慕晚珂绝不会随口说说,发了狠道。

  “没错,奴婢也撞死在小姐面前。”玛瑙连声附和。

  慕晚珂气得默然,看来是时候让李平到外头替她寻个师爷了。这两人忠心足够,智慧不足,遇事只会惊慌。

  她脸色一沉,道:“什么死啊,活的,快起来。”

  “奴婢打死也不起。”

  “奴婢也打死不起来。”

  慕晚珂抚着微痛的太阳穴,无可奈何道:“如果我说,我想利用这一次,和煜王里应外合,让慕府身败名裂,报当年姨母之仇,不知你们俩个还打算不打算一头撞死。”

  杜嬷嬷抬起泪眼,震得三魂丢了两魂,愣愣道:“小姐……你……你……在说什么……”

  夏日夜短。天明时分,天空响起闷雷,半个时辰后却未有雨点子下来,天气越发的闷热。

  主院里,平阳郡主打扮妥当,扶着曹嬷嬷的手,带着女儿郑玉燕在丫鬟媳妇的簇拥下,上了停在府门口的一辆豪华马车。马车稳稳的向行宫驶去。

  听风阁里,周煜霖搂着薄被呼呼大睡。朦胧中只听得一声惨叫,然后门突然被踢开,还未等他醒过神,人已被拎着站了起来。

  “亭林,你快看看我!”亭林二字一出,周煜霖便知是江弘文,他懒懒的不肯睁开眼,把身子倚在弘文身上。

  “看什么啊,你屁股蛋上有几颗黑痣,我知道的一清二楚,我们之间……”

  “你睁眼看看!”江弘文大吼一声。

  周煜霖不情愿的睁开眼睛,脸色一变:“你……你……怎么变成这副鬼样。”

  江弘文原本生得眉清目秀,额宽鼻挺,一派富贵书生模样。这会子他只穿了一条亵裤,从头到脚,皮肤上冒出密密的红点子,像是被无数的坟虫咬过的样子,有几处已被挠出了血,样子很是渗人。

  周煜霖头皮发麻,猛的把人一推,“快请大夫,快请大夫。”

  “回小姐,前头闹开了,已经来了五拨大夫,有两个连药方都没敢开,就灰溜溜地走了。”

  玛瑙捏着嗓门,小声道。

  慕晚珂手里正拿着草药,放在嘴里嚼了两下,尝了尝滋味后道:“跟李平说,今天义诊少安排两个人。”

  “是,小姐。”玛瑙一口应下,身形却未动。

  慕晚珂见她欲言又止,笑道:“放心吧,那只是一点点过敏的草药而已,死不了人的,便是他今夜不来,三天后也会自动消失。对了,那煜王有没有趁机发作一通啊?”

  玛瑙捂着嘴偷笑道:“小姐,府里的丫鬟,婆子跪了一地,老爷,太太吓得不肯露面,只让人赶紧去请郡主回府。还有,听风阁楼上,楼下每一处角落,都命人在洗刷呢。”

  慕晚珂嫣然一笑。这两个京中二霸若是在慕府出了点事,慕府只怕再多几个脑袋,都不够皇帝砍的。

  “随他们折腾去吧。”

  闷了一天的雷,终于在夜里落了下来。

  慕晚珂隐在面纱下的唇角,在看到来人时,微不可察的露出了一个笑脸。

  她冷然道:“煜王你坏了我的规矩,一次只能入一个病人。”

  周煜霖不紧不慢道:“金大夫,通融一下,我陪我表哥来看病。”

  当然,主要是来看看六小姐你,正想找个机会再会会,这回算是碰上了。周煜霖在心中腹诽。

  慕晚珂不去看他,只拿目光打量对面坐着的人:“姓名。”

  “姓江,名弘文,无字。”慕晚珂眼光微闪,看向来人的目光带着几分探究。

  如果说五年前的梅家,在医药界是泰斗的话,那么江家在国子监就是长胜将军。倘若弟弟还在,此时也应该入了国子监读书。

  江家几代家主,都出任过国子监祭酒一职,教书育人,名垂千史。且江家人只教书,不参政,正因为如此,皇帝才对江家另眼相看。

  当然,一锅好粥里,总有一两颗老鼠屎,江弘文便是百年江家中的异类。前世的慕晚珂常常听祖父说起起过他,却并无机缘见上一面。

  慕晚珂挥去心中对亲人的思念与哀愁,淡淡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