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六十五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1623 2019-10-12 13:31:18

  “他敢!”

  平阳郡主拔起头上的簪子,狠狠的摔到地上,白玉雕兰花簪子应声而断。

  “合着我老郡王府都没了人,我上有父母,下有兄弟姊妹,他慕家敢动我一根汗毛试试,小心老娘我活吞了他。”

  平阳郡主犹不解气,双手一拂,一套崭新的茶盏跌的粉碎。

  曹嬷嬷吓得往边上躲了躲,出主意道:“郡主啊,还是赶紧写封信给老王爷吧,看看事情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顺便前因后果说给老王爷听听,也省得慕府恶人先告状啊!”

  平阳郡主正捂着胸口哀哀叫疼,一听这话,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而此时的慕二爷,刚从老父的房里出来,一脸的垂头丧气。

  闫氏迈着小步,匆匆追过来,唤住了小儿子,低声道:“明儿一早,再去趟行宫,多带些银子去,也算咱们府里的一片心意。”

  慕允文一脸怒气道:“要去,也不是儿子去,哪个作的孽,哪个去收拾。”

  闫氏脸色一沉道:“你在官场摸爬打滚了这些年,有些道理也该明白,有些场面,必是要男人出头才行的。还有,你房里的那位,也该压制压制。”

  慕允文急急道:“母亲,怎么压制,人家背后……”

  “儿啊,进了慕家,凭她是谁,就该守慕家的规矩。你自己使不得劲,处处任由她作主,岂有不坏事的道理。”

  慕允文垂下了脑袋,无精打采道:“儿子不孝,劳二老操心了。”

  闫氏默然,想了想道:“六丫头的事,以后就别再出什么夭蛾子了,她这样的人,咱们就养她一辈子吧。”

  “儿子当初也是这样想的,都因为那女人一肚子坏水。”慕允文把自己撇了个干干净净。

  “明儿个等天晴了,找个干净的庄子把人送走吧,眼不见为净,你父亲恨毒了她。”

  “是,母亲!”慕允文诺诺应下。

  闫氏看着儿子离去,瞧了眼身后的大树,淡淡道:“出来吧。”

  慕怡芷从暗处走出来,陪笑道:“什么都瞒不过祖母的眼睛。”

  “傻丫头,这回你可算满意了?”

  慕怡芷不喜反忧,“祖母,闹得这样一出,咱们府里当真没事吗?”

  闫氏欣慰的看了她一眼,到底是自个养大的孩子,知道大是大非。

  “孩子,凡事都有因果,有些劫难是逃不脱的,明日你去送送吧。以后,只怕是难见了。”

  慕怡芷心领神会,笑道:“回头我带她给祖母磕个头。”

  闫氏摆摆手:“不必,我不想见她。我一见到她,就会想起梅氏。”

  “祖母说不见,咱们就不见!”慕怡芷扶着闫氏进屋。

  “回郡主,二爷径直往孙姨娘房里去了,这会灯都灭了。”

  平阳郡主刚顺下的气,蹭的又涌了上来。

  “天打雷劈,五鬼分尸的没良心的男人,有本事一辈子别求到老娘跟前,我倒要看看,就凭他慕家这两个败家破业的儿子,能好到哪里去。”

  丫鬟见郡主骂得有些不像话,怕传到那院去,忙劝道:“郡主快别恼,你在这儿恼,别人在那头风流快活,白白气坏了身子,何苦来哉。”

  平阳郡主一听,正是这个理,遂冷冷一笑道:“他们盼着我气,我偏还笑给他们瞧。明儿个,我要去八弟那儿大哭一场,让他来评评这个理。”

  “郡主,太太发话,明日把六小姐送到庄上。”传话的小丫鬟口齿伶俐。

  平阳郡主怔了怔,瞬间明白了太太是想护着六丫头,勉得再被她作贱。

  她恶狠狠道:“这种作死的疯子,就该一条绳子勒死算了,送到庄上,也是浪费粮食。”

  小丫鬟在外面听得清清楚楚,吓得身子一抖,撒开了腿往外跑。

  平阳郡主口中的八弟,此时正一脸痛心的看着贤王的脖子,连连摇头道:“三哥,我瞧着这伤实在不一般,还是请个医术高明的大夫来瞧瞧吧。”

  周煜玮接过下人递来的铜镜,照了两下,心中一紧。

  深深的八个牙印,已然有血水渗了出来,又痛又痒,简直挠心挠肺。

  他咬牙道:“我恨不能把那疯子活活撕了。”

  周煜霖冷笑:“跟个疯子有什么好计较的,要我说,根源还在那府里!”

  话说一半,侍卫拎着几包药,急急的跑进来:“回王爷,查清楚了,这里面都是安神药。”

  “看到没有,人家这心思细着呢,竟然连安神药都备下来,一日一盏,谁瞧得出来这里头猫腻。”

  周煜霖趁机落井下石。

  “欺人太甚!”周煜炜拍案而起,却感到一股钻心的疼:“来人,快去请大夫。”

  片刻后,陆续有三个大夫进了府,却只说未见过这种症状,不敢乱开药。

  周煜玮气得大骂庸医。

  周煜霖扔了酒杯,一脸笃定地道:“三哥,我给你介绍个神医如何,保证药到病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