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六十六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1819 2019-10-12 13:51:20

  四更时分,周煜霖带着一身酒味,回到了听风阁。

  暴雨消散了暑气,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芬芳,听风阁宽大的庭院里,支着一桌酒席,江弘文坐在躺椅里,一脸的悠闲自得。

  见人来,指了指边上的躺椅,笑道:“怎么样,今儿这出戏精彩不精彩?”

  周煜霖一屁股坐下,接过阿尹递来的茶,猛饮两口,长长叹了一口道:“你猜!”

  江弘文淡笑道:“有一个成了精的小狐狸,又有一个傻不拉叽的纨绔王爷,这出戏不精彩也难啊!”

  周煜霖直起身:“小狐狸是谁?”

  “六小姐!”

  “纨绔王爷是谁?”

  “你!”江弘文手一指,又一叹:“亭林,咱们都被她算计了!”

  江弘文一个人坐在这庭院里,把周煜霖跟他说的有关六小姐一切,反反复复的思考了一遍,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周煜霖一窘,眸色沉了下来。

  “这么说来,你的病也是她算计好的?”

  “十之八九!若不然怎么能勾得你去呢,你不去,今儿这出戏她一个人怎么演。”江弘文看了看手臂上已然消失的红点,心里有些后怕。

  “这么说来,慕家要败了?”

  “多半是要败了。瑞王此人,猜疑心最重,慕府这样首鼠两端的,他绝不会再重用。这头贤王又记恨着,夹缝里生存,两边不讨好啊!”

  江弘文呵呵干笑三声。

  周煜霖心下大惊,脸上仍不动声色道:“你别忘了,可还有一个平阳郡主呢?”

  江弘文冷笑:“一个妇人,能抵什么用,你太高看她了,在内宅掀点风浪也就罢了,如今慕家牵扯到的是两位王爷。”

  话未讲得明白,但周煜霖却已一目了然。

  他把身子靠在了椅背上,一脸的若有所思道:“弘文,我心头有无数的疑问。”

  “有关她的?”

  周煜霖眯着眼睛点头。脑海里浮现出那张让人过目不忘的脸,眉若远山,唇似红菱,让人看不真切。

  她……到底是谁?

  周煜霖的眼神有些游散。

  “她是慕家嫡女,这样不遗余力的把慕家弄倒,对她有什么好处?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将来总要嫁人的。”江弘文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轻声道:“而且,她为什么要装痴傻,宝庆堂几十间铺子,一个闺中女子是如何做到的,哪来的银子?她的身后还有什么人?”

  周煜霖支着下巴不语。这些疑问,早在他得知金大夫就是六小姐的时候,就在脑海里过了不止多少遍。

  庭院内熙熙琅琅七八盏戳灯,幽幽暗暗,衬得他的俊脸有几分冷意。

  这个女子像一块巨大的磁铁,吸引住了他所有的目光。一顰一笑,一举手一投足,连同身上所有的秘密,都让他有种像挖到宝藏的感觉。

  江弘文见他不语,又道:“我也好奇,她将宝庆堂两成利给了你,慕家一事上,你却没有抵上什么大用处,这笔买卖怎么看,她都是亏了的。还有,她仅仅十三岁,医术跟何人所学,她跟慕家有什么深仇大恨,她这装疯要装到何时……”

  周煜霖对江弘文的自言自语,恍若未闻,他现在的脑海里,只在思索一件事情。

  她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弘文身上做手脚,那三哥脖子上的伤,是不是她故意所为。如果是,她想让三哥为她做一件什么事呢?

  半夜的大雨,彻底浇灭了酷暑,带来了丝丝的秋意。

  慕晚珂还未起身,就听到外面院子吵吵嚷嚷。

  杜嬷嬷匆匆走进来,低声道:“小姐,太太发话,要把你送到庄上去养病。”慕晚珂脸色微惊,正要说话,玛瑙在外面大声喊道:“二小姐来了。”

  慕晚珂赶紧朝杜嬷嬷递了个眼神,把身子往被子里一缩,装睡。

  慕怡芷进屋,目光在床上溜了一圈。

  杜嬷嬷忙上前:“二小姐见谅,昨儿小姐受了惊,所以……”

  “没事!”慕怡芷往床前一坐,柔声道:“你过来,有些话,我交待给你听。”

  “二小姐只管说。”

  “府里乱糟糟的,不如到庄子上过活,好歹还清静些,也不用提心吊胆的,这一回是太太的意思。”

  慕怡芷说得很含糊,慕晚珂却心下明了。

  闫氏对她一向在暗中帮衬着,如今出了这个事,慕府的人只怕都记恨着她,她若还留在府里,定是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日子不好过。

  太太这一招以退为进,明着是把她打发到了庄上,暗下未曾不是一种保护。至少她一个疯子,不会受人欺辱。

  “这院里的人,都跟着一道去。你是老人了,从前又在婶婶跟前得用,婶婶只留下这根独苗,六妹就多劳你费心。”慕怡芷提到了梅氏,站在一旁的杜嬷嬷扯着袖子偷偷抹眼泪。

  “庄上的生活,虽比不得府里舒坦,却胜在清净,对六妹的病也有好处。这是太太暗下给的,你收起来,别让外人知道。每个月的月银,只要我在这府里一日,就一定会着人送过来的,决不让六妹吃苦。”

  杜嬷嬷接过银子,扑通跪倒在地上,泣道:“奴婢替小姐谢谢二小姐。二小姐日后一定会有好报的。”

  慕怡芷把她扶起来,瞧了瞧外头,低声道:“赶紧收拾东西,趁着老爷这会病着,还没反悔。记住,把所有的东西都带走,一根线都不要拉下。”

  杜嬷嬷思索着二小姐话中的深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