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六十七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1905 2019-10-13 12:14:48

  听着慕怡芷的嘱托,没有人知道一滴清泪,从慕晚珂眼角划落,瞬间消失不见。

  “老爷,老爷,不好了,不好了!”

  正在请安的慕允文眉头一皱,怒喝道:“一大早的,叫什么丧,没看到老爷正在喝药吗?”

  管事苦着脸道:“回老爷,外头都传开了。”

  慕老爷喝了一口药,嫌苦,索性推开问道:“把话说清楚,什么传开了?”

  “老奴刚刚上街,听到满大街的人都在议论昨儿的事?”

  慕允文接话道:“都在议论什么?”

  管事大着胆子看了二爷一眼,忙道:“外头都在传,咱们府里过河折桥,一看到瑞王不行了,就要去抱贤王的大腿。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慕老爷大喝一声。

  “还说……连个傻子都不肯放过,二奶奶要是地下有知,一定化作厉鬼找上门。”

  慕允文脸色大怒,冲上去就是一记窝心脚,骂道:“放屁……”

  “老爷,老爷……”不等慕允文骂出口,慕老爷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一时间,灌水的灌水,掐人中的掐人中,房里乱作一团。

  午时刚过慕府后门敞开,两辆马车鱼贯而出,后头还跟着一辆平板马车,马车上堆满了东西。

  慕怡芷倚门而立,双目含泪,直到看见马车拐出街角,方才由丫鬟扶着回去。

  走到听风阁时,却见煜王摇着扇子,翩翩向她走来。

  她上前,低头一福行礼。

  眼前的女子眉清目秀,虽不惊艳绝绝,却自有一股子气度。

  周煜霖知道她是慕府老大家的庶女,眯了眯眼。

  “二小姐这是从哪里来,要往何处去啊?”

  慕怡芷垂着头,不欲多说,轻声道:“煜王见谅,太太那头还在等着。”

  说罢,福了福,带着丫鬟匆匆离去。

  周煜霖眼中闪过疑惑,朝身后的阿尹抬抬下巴:“去,打听一下,这府里一大早人来人往,闹闹哄哄的,到底何事?”

  须臾,阿尹去而复返。“回爷,昨儿行宫的事,外头都在传开了,慕家老爷气得晕了过去,这会子府里忙着请医问药?”

  周煜霖盘坐在榻上,修长的手放下一颗白子,意味深长的道一了句:“哟,这么私密的事,怎么就传开了呢,谁这么大嘴巴,还是说有人故意的?”

  对面的江弘文头也没抬,放下一颗黑子,轻声道:“当事双方恨不得多盖几层遮羞布。”

  周煜霖眉心一跳,“啪”的一收扇子,目光向对座的江弘文瞧去,后者正好也向他看来。

  “你是说她?”

  江弘文不以为然的撇撇嘴,冷笑道:“难道是我?”

  阿尹耳聪目明,知道自家爷嘴里的“她”是谁,低着头又道:“六小姐被送到庄子上去了,刚走不过半盏茶的时间。”

  送庄子上去了?表兄弟俩交换了一个眼神,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深意。

  许久,周煜霖把手中的棋子一扔,老神在在道:“这慕府害得弘文生病,害得我三哥被咬,罢了,罢了,爷总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吧。来人,替爷收拾东西,咱们也往行宫小住几日。”

  江弘文哈哈大笑。

  周煜霖学着阿尹的样子,白了他一眼:“笑什么,要不你留下。”

  “说什么鬼话。你上天,我上天,你入地,我入地。亭林,别忘了我是来投奔你的。”

  “郡主,不好了,煜王向老爷辞行了。”

  “什么!”平阳郡主摇摇晃晃起身,脸色有些难看。

  昨日这一闹,加之又淋了雨,一大早她就感觉到鼻塞头痛。怕过了病气,也就没往听风阁去。谁知,一个转身,连八弟都要走。

  这……这让一府的人,如何看她!血气往上涌,平阳郡主只觉得脑袋晕晕的,浑身上下半分力道也使不起来。

  曹嬷嬷忙上前扶住了,道:郡主?”

  平阳郡主连连摇头,闭了闭眼睛,从喉咙里吐出一句话:“你去传个话,让小姐代我送送八弟。”

  曹嬷嬷眉头一扬,道:“郡主放心,奴婢这就去。”

  “等等,让小姐帮我在煜王面前分说分说。”

  曹嬷嬷点头道:“郡主放心,小姐聪明着呢,知道怎么说对郡主有利。”

  马车里铺着薄薄的一层被褥,慕晚珂被杜嬷嬷搂着,心里思量着二姐交待的那些个话。

  玛瑙手里搂着包袱,低声道:“这庄子不知道有多远,若远的话,小姐义诊就不方便了。”

  慕晚珂一听这话,收回思绪,道:“李平那头,可留传了消息过去?”

  玛瑙挑起帘子,露出一条缝,指了指远处,笑道:“小姐,瞧见了没有,他怕慕府对咱们不利,在后面跟着呢。”

  慕晚珂闭了闭眼睛,很快又睁开,长长的睫毛下,一双沉静幽深的眸子,又大又亮。

  “只可惜了院后面的那几株草药,都极为珍贵难得。”

  玛瑙笑道:“小姐放心,奴婢都拔来了,连那个洞都堵住了。”

  “好玛瑙!”慕晚珂由衷的赞了一声,轻声道:“咱们这次能出了慕府,算是意外惊喜。”

  她不必整日戴着面具过活,与外头联系也更方便了。

  杜嬷嬷笑道:“小姐,要不咱们索性就脱了身吧,反正慕府也长久不了,何必在那府里苦熬着。咱们自己入京,岂不痛快。”

  “嬷嬷说得对,凭小姐的本事,离了慕府,还不愁没好日子过。”

  慕晚珂摇摇头,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身子,舒展了一下手脚。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别忘了京里还有一个出卖了恩师的慕家大爷。就冲着简阁老是我父亲的老师,这个仇,我也要替他报了去!”

  慕晚珂微微红了眼眶。

  怎么能轻易离开呢,一切才刚刚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