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七十二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1992 2019-10-15 13:36:12

  锦衣玉食的两个公子哥,放着扬州府花天酒地,歌舞升平的日子不过,跑庄上来做什么?

  慕晚珂想不通,只能勾唇淡淡说到:“不管他们如何,咱们只安心过自己的日子。”

  话音刚落,便听见敲门声。

  片刻后,玛瑙淋得一头雨进来,忿忿道:“小姐,那煜王和江公子要住咱们院里,说是只有这个院里最干净。”

  “嗯?”慕晚珂冷笑道:“你们俩个一起去,就说男女七岁不同席,六小姐虽是痴傻,却也是慕府嫡出的女儿,慕府闺中教养甚严,绝不可能男女同院。”

  杜嬷嬷和玛瑙对视一眼,匆匆而出。半盏茶后,杜嬷嬷苦着脸进来,低道:“回小姐,庄上确实只有这一处宅子最好,其它地方奴婢看过了,都漏着雨呢。煜王说,他只带贴身的侍卫,绝不打扰小姐养病。”

  慕晚珂皱眉不语。

  “小姐,依奴婢看……”杜嬷嬷有些担忧道:“毕竟人家是高高在上的王爷,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若真是连这点薄面都不给,只怕……”

  “罢了,让人住进来吧,找个机会跟李平说,这两天不去义诊了,免得露出马脚。”

  慕晚珂无可奈何道:“你们几个小心些,那个煜王,是只披着羊皮的狼,最会扮猪吃老虎。”

  “小姐……”杜嬷嬷听得一头雾水。

  小姐嘴里,常会冒出些她听不懂的话,也不知从哪里听来的。

  慕晚珂称为披着羊皮的狼的周煜霖,此时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嘴角高高上扬。

  “弘文,这雨就是咱俩的甘露,下得忒及时了。”

  江弘文青着脸,百般无癞的看着窗外:“放着扬州府的好日子不过,非要来这里受罪,何苦?”

  “你懂什么,扬州府最近斗得天翻地覆,爷一纨绔王爷,何苦掺和其中,三十六计,避为上。”

  周煜霖凉薄的下巴微微一抬,笑道:“总不能让她一个人逍遥,咱们水深火热吧。”

  江弘文知道周煜霖此话不假,面无表情道:“你打算试探试探她?”

  “错!”周煜霖眯了眯眼睛道:“爷打算戏弄戏弄她。”

  此时正巧阿尹端了脸盆进来,一听这话,心头颤了颤。

  爷要戏弄六小姐,这六小姐原本就已经很可怜了,再被爷这么一戏弄,岂不是更可怜。他要不要暗中……帮衬一把?

  周煜霖根本未料到,跟了他十多年的阿尹,暗底下胳膊肘已经拐了出去,他心里正盘算着,该怎么样才能让那六小姐现了真身。

  慕晚珂此时也在窗前,看着外头的雨点,想着心事。这两人突然到了庄上,果真如他们所说是为了玩耍,还是有其它目的。

  倘若是其它目的,这个目的又是什么?慕晚珂算了算日子,忽然淡淡的笑了起来。

  倘若她没有猜错,此时的慕府应该是鸡飞狗跳。那煜王怕郡主找上他,所以才出来避一避,免得卷入两王的争斗中。

  只是让慕晚珂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周煜霖哪里不能避,为什么非要避到慕府的庄子上来。这庄子上食宿简单,又没有乐子,他来这里做什么?

  许久,她轻轻一叹,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从心底涌出。还是没有帮手啊!

  慕晚珂料得半分不错。此时的慕府已不仅仅是鸡飞狗跳,而是人仰马翻。

  东院里,平阳郡主斜靠在榻上,手捂着胸口,哀哀欲绝。

  郑玉燕接过曹嬷嬷手上的药,吹了吹亲自喂到她嘴里。平阳郡主喝了几口,便用手推开了。

  郑玉燕放下药盏,思量了下,道:“要我说,这事原是母亲做错了。这慕府的人从来不跟咱们是一条心,母亲何苦还要替他们搏前程。”

  “我……”平阳郡主心中涌上酸涩,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这下倒好,好事没做成,反惹出一身腥。贤王那头没落着好,瑞王这头也没落着好,还连累了父亲丢了官位,何苦来哉?”

  平阳郡主气得胸脯一起一伏,泣道:“你懂什么,活阎王被刺,条条线索指向瑞王,母亲哪里是为慕府搏前程,我是想给咱们老郡王府留条后路。”

  “母亲又错了。外祖父是何等人也,血雨腥风中走过来的,老郡王府这些年屹立不倒,凭的是外祖父的运筹帷幄,哪需母亲一个外嫁的妇人操这份闲心。”

  郑玉燕嗔怨的看了郡主一眼,道:“母亲,也怨不得慕府的人把怨气撒到你头上,主意是你出的,人是你送走的,你再怎么撇,也撇不干净,活该受这份闲气。”

  平阳郡主用帕子抹着眼泪道:“我的儿,我如今总算知道什么叫里外不是人。”

  曹嬷嬷在边上听了半天,忍不住上前道:“小姐,如今咱们可怎么是好啊?”

  郑玉燕冷冷的看了曹嬷嬷一眼,厉声道:“不是我说嬷嬷,嬷嬷也是母亲跟前的老人了,办事最是妥当。母亲信任你,才把事情交于你办,你说说看,你这叫办的什么事。”

  曹嬷嬷无地自容,一张老脸臊得不行,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郡主,小姐,老奴……”

  话说不下去,索性左右开弓打了几下耳光。

  郑玉燕心下厌烦,道:“起来吧,以后将功补过,好好在母亲跟前当差。”

  曹嬷嬷唯唯应下。

  平阳郡主见女儿对曹嬷嬷恩威并济,不由大感欣慰,道:“我的儿,咱们现在该如何是好?”

  郑玉燕起身,在屋里来回走了两步,顿足道:“母亲需得忍下这一口气,把眼前的难关过了再说。”

  “这话是何意思?”

  “以软克刚,以弱示人,装病不出,速给外祖父写封信,说明缘由,请他老人家示下来。”

  几句话一出,平阳郡主眼前一亮,忙道:“你外祖父那头我已派人送信,再有十日,这信便到了。”

  郑玉燕缓缓松了一口气,却咬咬牙道:“母亲,这慕府并非良善之家,你……可得小心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