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七十三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1613 2019-10-15 22:20:39

  平阳郡主听了大怒道:“这慕府简直是狼窝虎穴,吃人不吐骨头。老的算计咱们,小的也算计咱们,一窝的狼心狗肺。”

  “母亲!”郑玉燕厉声道:“慎言,当心隔墙有耳。自己心里明白便可。”

  “啪……铛……”又有两只茶盏在慕允文脚边炸开了花。

  “休了她,把这个愚妇给我休了,她这是要坑我慕家满门啊。”

  慕家老爷子青筋满额,怒目相对,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慕允文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只低着头跪倒在地。

  棋差一步,千不该,万不该,不该送个傻子给贤王。如今倒好,慕府在江南失了名望不说,自己还被贤王寻了由头拿下了官位。

  这事若传到京中,说不定连瑞王都得罪了去。

  这世上若有后悔药可吃,他慕允文定要喝上一大壶,肠子都悔青了。

  闫氏悄然上前,手抚上老爷的胸口,柔声道:“事已至此,光动怒有什么用。倒不如想想补救的法子。”

  “妇道人家,你懂什么?”慕老爷怒气冲天的把她的手一挥,气道:“要有法子想,我还至于躺在床上吗。那个愚妇,已经把咱们慕府的路,条条都给堵死了。弄不好,还要牵连到京里的老大。”

  “啊!”闫氏一声惊叫,眼泪落了下来。

  慕老爷尤不甘心道:“要不是看在老郡王府的份上,我恨不得也拿碗毒药,毒死那愚妇,扫把星啊。”

  慕允文听着这话不大像样,忙开口道:“父亲,不如到给大哥写封信吧,让他拿个主意。”

  “还不快去写!”慕老爷抚着额头怒骂道。

  慕二爷忙不迭的爬起来,行了礼匆匆离去。

  慕老爷等儿子离去,睁大了眼睛道:“从明日起,你理家,把那愚妇禁足一个月。”

  “老爷,这个时候禁足,会不会……”

  闫氏一脸惶恐。

  “傻妇人啊,这个时候将她禁足,才能把脏水往她一人身上泼。世人只道是她容不下六丫头,才把人往贤王处送。虽然不顶什么用,多少也能为府里挽回点颜面。”

  慕老爷子的算盘打得铁精。闫氏不敢接口,堂屋内一时肃静。

  慕允文写好信,封了口,已近三更。他走进内宅,脚步没有片刻犹豫,挺直了腰背进了孙姨娘的房里。

  孙姨娘早已歇下,见男人这个时候来,心中欢喜,忙起身侍候。

  慕允文最喜欢孙氏低眉顺眼的样子,孙姨娘虽经人事,到底是新嫁娘,羞中带俏,俏中带嗔的模样,让慕允文神魂俱失,几番动作后,早把慕府的危机,自个的官位忘得一干二净。

  这厢慕老爷将平阳郡主禁足,那厢平阳郡主已得了信。她愤恨之余,想着女儿的交待,不得不咬牙咽下这口闷气,称病不出。

  夜半无人时,她独卧床上,想着这事的前前后后,想着男人的绝情绝义,忍不住落下几滴泪来。

  心道,好你个慕家,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有种的,一辈子别再求到姑奶奶跟前;若再求来,姑奶奶我也得好好将那谱摆摆,让你们知道老郡王府的人,也不是好欺负的。

  庄上的夜,安静无比。只有窗外的蛐蛐,不知悲喜的叫得欢乐。慕晚珂对周,江二人的意图,摸不清头底,索性将它抛之脑后。

  敌不动,她不动;敌若动,她依旧不动。慕晚珂打定主意,拿起医书,研习医术。

  谁知她是打定了主意,以不变应万变,偏那两人像要跟她过不去。一会称床太硬,一会称屋里蚊虫太多,再一会又说饭菜难以下咽,只把那田庄头折腾的满头是汗,就差没有跪地求饶了。

  慕晚珂和他们的屋子,一个前间,一个后间,中间只隔个庭院,那边的动静听得清清楚楚。她凝视静听了片刻,便在屋里点了一柱安神香,和几个丫鬟早早歇下。

  周煜霖折腾半天,见后院没有动静,甚至连灯也灭了,不由大感沮丧,气恼道:“这女人,竟然还能睡着,我真服了她。”

  江弘文手拿一卷书,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笑道:“她若不睡,难不成还骂上门来。”

  阿尹正点着薰香,闻言不由的翻白眼道:“那是人家六小姐贞静幽闲,懂得闺中教养,不与咱们一般计较。”

  周煜霖也不动怒,只幽幽的喉咙里吐出一句话:“去,替爷听听墙角去。”

  阿尹眉头皱成一团。

  “嗯?”周煜霖似笑非笑的勾勾嘴角。

  阿尹最怕他露出这种表情,吓得赶紧一个飞身,从窗户跃了出去。

  不过是半盏茶的时间,阿尹去而复返。

  “回爷,那院里连狗儿都睡着了,没有任何动静。”

  这一下,周煜霖泄了气,眼睛往窗外瞟了瞟,酸酸道“这六小姐还真宽心,万一咱们是歹人,她连哭都没地哭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