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七十八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1553 2019-10-19 07:19:44

  慕晚珂点点头,黑白分明的眼睛,流出淡淡的光芒,衬着这张苍白的脸,异常的美丽。

  福伯看得分明,心中惊叹,小姐眼中盛出的哪里是光芒,分明是算计。

  慕晚珂得意的挑挑眉,难得露出她这个年纪,本应该有的调皮的笑意。这是一场耗费了她太多心血、精力的算计,而算计的人正是有着纨绔王爷之称,却被皇帝视作心头肉的周煜霖。

  这场算计的开始,从那天夜里,她见到煜王的第一面开始。

  当年太子一事,京里,宫中,牵扯颇多,她要替梅家,程家报仇雪恨,势必要有一个极大的靠山,一个在京里、宫中畅行无阻的靠山。无人知道,她这些年一直在为找到这样一个靠山而忧心,所以她才会开义诊,以守株待兔的方式,以金神医的名头,吸引来自京中最高处的人物。

  笼子支起来,为的是猎鸟,而且必须是大鸟。老天保佑,周煜霖这只大鸟成功的进了笼子。初进笼子,她便不知死活的提出要求,要将慕府连根拔起,并抛出宝庆堂的二成利。

  果不其然,周煜霖被她这石破天惊的一句话给震住了,她成功的勾起了他的好奇心。这世上,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往往让人提不起兴趣。所以她故意把有关金神医的一切线索掐掉。

  周煜霖查不到任何信息,越发对她起了兴趣。越有兴趣,他就越想查。一次次的戏弄,一次次的试探,你退我进,你进我退,周煜霖此时的目光和心思,都在她身上。

  那日他来她的院子,她故意熏了一会香。那香与她被抢马车的香,一模一样。如果他足够细心,应该能发现一点蛛丝马迹。以他的本事,凭这一点痕迹,不出三日,和必然知道她的真身。

  一个名扬江南的名医,一个关在内院的疯子。这两者的差异,足够让周煜霖对她的兴趣再浓上三分。再加上她对江弘文的算计,贤王的算计,对父亲慕二爷的算计,种种的一切,都不可能瞒过周煜霖的眼睛。

  此时,他对她的兴趣该有九分。所以,他才会跟着一道来了庄子。九分的兴趣再加上满腹的疑问,这满得快溢出来的好奇之心,便有了池塘边的那一出。

  那裤子,是她故意拉的,唯有这样,他才会踢出那一脚。而这样的一脚,对她一个弱女子来说,是受不住的。用半条命,换来煜王满心的亏欠,就等于笼子落地,鸟儿进笼。再加上她抛出的诱饵,至少五年内,那鸟儿不想出笼。那么她下面的计划,便可缓缓而行。

  慕晚珂长长的叹出一口气。“福伯,这回进京,把梦姑她们一并带上,直接去找煜王,跟他说老规矩,两成利给他,让他暗中照拂。还有,宝庆堂以后若有什么事,也只管去找他。”

  “那咱们新开的铺子呢,是不是有事也可以去找他?”

  “福伯,底牌可不能都给人看去,这条线,咱们得瞒着。”慕晚珂目光深沉的说道。

  福伯脸上闪过惊讶,惊讶过后,福伯从地上爬起来,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小姐,那煜王当真会帮咱们?”

  慕晚珂目光清明道,语气笃定道:“千真万确。”

  “那咱们搭上了这根线,是不是意味道从今往后便可……”

  慕晚珂摇摇头:“煜王只能替咱们挡挡风雨,替咱们在京中立稳脚根,旁的,都得靠咱们自己。”

  福伯缓了缓神,道:“老爷生前常说,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小姐与老爷想到一处去了。”

  慕晚珂长长叹出一口气:“福伯,这是一场赌局。胜负很难料,咱们唯有一步一步走踏实了,才不会踏空。”

  福伯听得头皮发麻,心中却无比的敬佩和自豪。他的小姐,再不是过去那个,只会在老爷跟前撒娇的小姑娘了。

  不管梅家,程家的仇能不能报,仅凭小姐如此心智,她这辈子,都能活得很好。

  慕晚珂没有时间感叹,她略一思忖,便道:“福伯,再有一个月,我想把义诊结束。”

  福伯心下还未感叹几句,又见小姐抛出这样的话,索性坦然地问道:“小姐,这是为何?”

  “一来,这扬州府呆不了多久;二来,人怕出名猪怕肥。名头太响了,也不是好事。我要的靠山已经找到,义诊也就没有必要了。就让金神医,下了神坛云游四海去吧。”

  福伯对小姐的任何决定,都不会有异议,自然一口应下。

  慕晚珂拧眉沉思,“我只是犹豫,在金神医云游四海前,要不要把慕府六小姐的疯病治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