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八十五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1834 2019-11-01 22:27:43

  慕允文一进门,便把目光盯在眼前的黑衣女子身上。

  这双眼睛似乎在哪里看过,有些熟悉。

  慕晚珂怕漏了馅,垂下眼帘,做了个请的姿势。

  慕允文狐疑的皱了皱眉,有些踌躇的伸出手。慕晚珂只短短一息的时间,便知道眼前的男人除了有些肾虚外,并无任何毛病。她压低了声音,冷冷道:“无病,不需医治。”

  慕允文清咳一声,正色道:“金大夫,实不相瞒,我今日来是想求一味药。”

  青莞挑挑眉,示意他说。

  “这世上,有没有什么药,吃了可使男人……男人……增加次数,且又不伤身子的药?”

  慕晚珂冷冷一笑,瞬间明了。有道是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平阳郡主正处狼虎之年,加上前些日子慕二爷夜夜做新郎,岂能满足郡主的要求。

  “药是有,但是是药,三分毒,你确定一定要开?”

  慕晚珂的声音不带一线感情。

  “要,要,要!”慕允文连声道。他已被平阳郡主逼得没有办法,连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偏偏还不能满足她。为了官位,他不得不豁出去。

  慕晚珂再不想多说一句话,草草的在纸上写下药方,端茶送客。

  三更三刻,慕晚珂结束手边的所有事情,坐在了金府的堂屋里,左手边是张承,右手边李平。而下首站着的,都是金府当差的小厮和婢女,不下十五人,均是慕晚珂这些年救下的穷苦人家的儿女。

  慕晚珂起身,缓缓道:“从明日起,这个府邸便不再会有人来看病。你们跟了我三年,我定是要为你们思量的。想留在扬州府的,便去张掌柜那儿。想去京城的,去李平那儿。你们放心,既然跟了我,我绝不会让你们无家可归。”

  说罢,慕晚珂轻轻一笑,款款而出。

  杜嬷嬷悄然跟上去。

  “陪我在这府里走走。”

  “黑灯瞎火的,有什么可看的,小姐这些年,难道还没看够。”

  慕晚珂回首,看着杜嬷嬷的脸,轻轻把头磕在她的肩上。

  “真正要离开了,还确实有几分舍不得,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你们花了心思的。”

  杜嬷嬷抚着她的头,一时竟不知说什么,主仆二人缓缓而行,微曦的月光将两人的身影拉得长长。

  四更二刻,万籁寂静。

  慕府的门房被呯呯敲得直响。看门的下人揉着惺松的眼睛,打开门伸出半个脑袋,没好气的问:“深更半夜的,敲什么敲。”

  “这位小哥,大事不好了,六小姐夜里疯病发作,从墙头上摔下去,血流了一地,麻烦小哥赶紧回了二爷,郡主。”

  杜嬷嬷满脸是泪,口气急得不得了。下人一听,睡意全无,忙道:“等着,我去给你回话。”

  半盏茶后,那人去而复返,一脸为难道:“这个……二爷和郡主……已经歇下,有事明日再说吧。”

  杜嬷嬷急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小哥,你行行好,你再去帮我通告一声,六小姐快不行了,得赶紧请了好大夫来,要不然可就迟了。”

  那人脸上讪讪,他是通传了,可给主院的婆子一顿好骂,给骂了出来。

  “不是不帮你通传,实在是……等天亮了,我再帮你跑一趟。”

  “来不及了,小哥,六小姐她等不得啊。”

  杜嬷嬷拉着那人的衣角,拼命的摇晃。那人被逼着无奈,只得狠狠道:“实话跟你说吧,二爷和郡主发话了,只说让六小姐自生自灭,无须理会。”

  杜嬷嬷一听委顿在地上,忽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二奶奶,你睁眼看看吧,他们就是这样对六小姐的,你若泉下有知……”

  那人惊了一跳,忙喝道:“还不住嘴,拢了主子们好觉,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说罢大门一关,把所有的哭声挡在了门外。

  隆庆三十七年冬至。

  夜,四更四刻。

  雀儿胡同的金府门口停下一辆马车,马车上跳下来两个婢女模样打扮的女子,跪倒在金府门口,求金神医救救她们的小姐。那两人一边哭,一边磕头,不消片刻,额头已是一片血迹。

  就在这时,金府紧闭的大门突然打开,走出两人身强力壮的男子,将马车上浑身上血的小姑娘抱了进去。

  清晨,天将晓亮。雀儿胡同传出消息,昨夜有个将死之人花重金请金神医救治,金神医不仅救回了她的性命,还将其的疯病治好了。

  此消息一出,扬州府哗然,有人斥之以鼻,有人不屑一顾,只以为是世人玩笑之谈。有那好事之人往雀儿胡同一打听。我的个娘啊,原来昨夜金神医救回的人是慕府的六小姐,而且六小姐出的诊金,是十万,整整十万两银子。

  两日后的清晨。

  慕府

  “啪!”金边绣海棠花瓷碗跌落在地,慕允文一把抓住曹嬷嬷的前襟,厉声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曹嬷嬷抖抖索索道:“回二爷,外面传六小姐的疯病治好了,花了十万两银子。”

  “病好了……银子……她哪来的银子,她一个疯子哪来的银子。”慕允文连连后退,失神的跌坐在榻上,眼中一片死寂。

  平阳郡主猛的掀了帘子从里屋走出来,素手一指。

  “你,支派人细细打听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亲自跑一趟庄子,看看真假。”

  慕允文指着自己,喃喃道:“为何要我……”

  平阳郡主长袖一拂,冷声道:“那是你的女儿,你不去,难到我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