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八十六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201 2019-11-02 21:42:11

  晌午时分,慕允文从马车上被人扶着下来,入了院子。

  院子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药味,他四下打量几眼,皱了皱眉头,背手入了厢房。厢房里,家俱简单,只一桌一椅一床。

  简朴的大床上,一个女子头上扎着白纱布,隐有血迹渗出来。女子见慕允文,慢慢的偏过脸,目光幽幽的看着他,苍白的嘴唇轻轻一动。

  “女儿给父亲请安。”

  慕允文猛的睁大了眼睛,眼珠子似要从眼眶里弹出来一样。

  眼前的女子肤如凝脂,发如瀑布,一双幽深的眼眸说不出的清冷。似一道响雷在耳边炸起,慕允文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一模一样。竟然一样一样。

  “小姐,二爷失魂落魄的走了。”杜嬷嬷笑眯眯的进来。

  玛瑙跪在床头,帮慕晚珂把头上的白纱布一层层去掉,闻言忙里偷空道:“他看到小姐说话的样子,像是见了鬼,我在边上瞧得清清楚楚。”

  “心里藏着鬼,自然看见的是鬼。”

  杜嬷嬷翻了个白眼道。

  慕晚珂一手拿起医书,一手捻了块刘嫂做的点心,放进嘴里,咬了一口,嚼了几下,方笑道:“莫非他刚刚同你说了什么?”

  杜嬷嬷朝外头啐了一口道:他问我,看病的银子哪来的?”

  “你如何答的?”

  玛瑙眼睛一亮。

  “还能如何答,自然是按小姐教的去做。”杜嬷嬷冷笑一声道:“小姐您是没看到,他当场就翻了脸,那模样恨不能将奴婢吃了。”

  慕晚珂气笑:“你应该干嚎两声,把姨母抬出来。”

  “奴婢就是这么做的,他一听奴婢抬出了二奶奶,屁都没敢放一个,灰溜溜的就走了。”

  事到如今,竟然还在惦记着银子。

  慕晚珂淡淡道:“这出大戏,咱们终于演完了。下面的事,就让他们操心去吧。”

  “小姐,他们一定会把咱们带进京吗?”玛瑙有些不放心。

  慕晚珂眼眸眯眯,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旁人,我不敢说。不过慕家两位爷吗,那真是板上钉钉。”

  慕老爷院里的耳房里,置了间小佛堂,佛龛内供着一个白玉玲珑的双龙吐珠四脚小香炉,炉上香烟缭绕,前处的案几上放着个錾花卉纹银托盘,上供着些新鲜果子。

  老爷,太太各坐一旁,面前各摆着一本摊开的佛经。

  “父亲!”慕允文恭敬的垂下了头。

  慕老爷手捻着一串紫檀香珠,微阖双目。

  近日慕家似乎不大太平,他学着闫氏的样子,想到佛堂静静心。

  “事情都弄清楚了。”

  “回父亲,儿子已知晓的一清二楚。原是那丫头白日里睡多了,夜里睡不着觉,趁着下人入睡之际,偷偷溜了出来。结果人从墙头上摔了下来,脑袋正好磕在大石上,血流如注。”

  慕允文打量着自己老父亲的脸色,一字一句轻道:“眼看性命不保,杜嬷嬷几个就把人送到了金神医的府上。那神医不肯治……于是……于是……”慕允文想着那晚上的事,有些说不下去。

  闫氏斜看儿子一眼,轻哼道:“我怎么听说,是先来敲了府里的门,门房上的人还说传话到你院里了?”

  慕允文脸色微红。那时候,他正趴在平阳郡主身上大汗淋漓,哪有功夫理会这些个事。

  闫氏一看儿子这幅表情,心中叹了口气,脸色有些难看。

  知儿莫若父,慕老爷对儿子的品性一清二楚,也不说穿,只青着脸道:“于是,杜嬷嬷就拿出了梅氏生前交给她的十万两银子。”

  慕允文提起一口气,唯唯道:“正是,父亲。”

  “贱婢!”慕老爷把佛珠一扔,怒道:“倘若那丫头不出事,这银子她一辈子藏着不拿出来。”

  慕老爷忙道:“儿子问过了。这银子原是梅氏生前留给六丫头的,并叮嘱杜嬷嬷不到生死关头,不可拿出来。杜嬷嬷在梅氏跟前发了毒誓……”

  “糊涂,你这个没用的东西。”慕老爷冷冷打断:“这些年,竟然被个贱婢耍得团团转,年纪都活到狗肚子身上去了。”

  “老爷。”闫氏拦住了话,对着儿子柔声道:“六丫头的疯病,果然好了?”

  “果然好了,见了我,就给我请安。说话轻声慢语的,极有条理。”

  闫氏奇道:“这金神医,果真有这么好的医术?”

  慕允文心道那是自然,自己不过吃了几天的药,腿也不软了,腰也不酸了,床第之事有了威猛之势,只把那郡主搓揉的连连求饶。

  “回母亲,儿子往雀儿胡同打听过了,她之所以疯,是脑子里被堵了个血块,这一摔,那血块有所松动,金神医足足施了一个时辰的针,方才将那血引出来。那血块一出来,六丫头的病就好了。”

  闫氏念了一声“阿弥陀佛”,便不再言语。

  慕老爷一想到十万两银子,就这样白白拱手送人,心头猛跳了几下。

  府里如今入不敷出,倘若有那十万两银子,慕府又可以兴旺个一两年。

  蠢啊,当真是蠢不可及。

  他冷笑道:“你打算如何?”

  慕允文知道父亲这话是何意思。再有十几天便要入京,六丫头是跟着一道去,还是留在庄上,需得尽快拿个主意。他想了想道:“儿子不敢,请父亲做主。”

  慕允文鼻子里呼出一口冷气,知道儿子不敢拿主意,是怕平阳郡主那边落不得好。

  他眼中精光一闪,道:“既然疯病已好,定是要带着一阵入京的。”

  慕允文暗松一口气,他正有这个打算。若他们这一房都走,独独把六丫头留下来,那他还不被人戳脊梁骨。

  “这丫头是个有颜色的,回头让他大伯在京里帮衬着寻门好亲,将来对府里也是个助力。”

  慕老爷暗暗打着算盘。

  “父亲说的是,何时把人接回来?”

  慕老爷轻轻一叹道:“等病养得七七八八再说,我和你母亲身上都不大痛快,没有招了晦气。”

  “是,父亲。”

  “什么,那疯子要跟着咱们一道进京?”平阳郡主气得眉梢直跳。

  杀千刀的,那一摔怎么没把人摔死,居然还把小畜生的疯病给摔好了。老天爷你是瞎了眼吗,让这样的人活下来。以后出门子,她又得多陪一幅嫁妆,真真是个陪钱货。

  慕允文不敢多言一句,搂着女人的肩,低语道:“你就当府里多添了一幅碗筷子。父亲说了,让大哥帮衬着寻门好亲,以后对府里,也是个助力。”

  平阳郡主一听这话,眉眼立马松动下来,眼中迅速闪过一道光芒,心中打起了算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