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八十七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1978 2019-11-02 21:43:16

  有道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眼下的慕府更藏不住事。

  不过短短一个晚间,六小姐要跟着一道入京的消息,已传遍了慕府上下,众人惧是震惊。

  一个时辰后,消息便传到了庄上。

  慕晚珂款款的从榻上站起来,走到堂屋中间,慢慢坐下,眼中一片平静。

  堂屋冷清,慕晚珂打了寒颤,道:“天怪冷的,去把炉子生得旺些,也不必再检省着。”

  杜嬷嬷把扁黄铜脚炉拎出来,加了几块银丝碳,垂手立在慕晚珂身旁。

  “小姐,事情已妥,再有半月,咱们就要进京了,小姐该布置起来了。”

  杜嬷嬷搓着手,一脸的喜色。

  慕晚珂一颗七窍玲珑心,岂能听不出这话中的深意。

  她要回慕府了,不再以一个疯子的身份,而是以堂堂正正二房嫡女的身份回去。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也是一场面对面的肉搏战。虽然她有把握,但凡事瞬息万变,她不得不当心。

  慕晚珂深吸一口气,端起茶盅,慢慢的饮了一口,道:“是该做些布置了。去把人都叫来,凡事,只从咱们这六人开始。”

  杜嬷嬷低声道:“小姐,京里的大房可不是省心的主啊……”

  “嬷嬷!”慕晚珂摆摆手道:“饭一口口吃,事一件件做,咱们得踏踏实实的。”

  “是小姐。”

  “去跟李平说,今晚我要到姨母的坟上去一遭,是该跟她道个别了。”

  梅氏的墓并未入慕府祖坟。只因她是横死,且又是戴罪之身,怕坏了慕家的风水,因此族长并几位老爷商议后,葬在慕府祖坟的后山,那里终年看不到阳光。

  听杜嬷嬷说,就是这后山,也是慕府看在她替慕家留下一女的份上,恩赐给她的。按着慕老爷的意思,随便哪个山头埋了就成。

  夜已暗沉,弯月如钩。

  北风渐起,寒意森森。

  梅氏的坟前,摆放着一色的精致菜肴,瓜果点心。

  慕晚珂一身素衣,跪在坟头,接过杜嬷嬷递来的香,拜了三拜后插在香炉里。眼前浮现姨母牵扯着表妹的手,缓缓走过奈何桥,眼泪簌簌而下,一步三回首。

  慕晚珂抬头看了看天,凄惨一笑。

  “委屈姨母再忍几年,待我在京里站住了脚跟,就把您迁回去。这慕府就是狼窝,就是虎穴,还是跟祖父,祖母,母亲他们一道才好。”

  杜嬷嬷一听这话,泪如雨下,哽咽的唤了一句:“小姐。”

  慕晚珂湿了眼眶。她用力的眨了眨眼睛,似要将那泪逼进去。事实上,当年的一场火,什么都没有留下,梅家百十口人化成了灰,化成了烟。

  福伯只在梅家坟茔的边上,堆了个土堆,连个碑都没敢竖。

  “姨母,你放心,谁害的你,谁害的梅家,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你在天之灵,保佑小晚平平安安,一切顺遂。嬷嬷,你也过来和姨母说说话吧,以后就不能常见了。”

  慕晚珂背过身走开几步,眼泪终是慢慢划落,一滴滴落在泥里,瞬间没了踪影。

  在这个世上,纵然有嬷嬷,福伯,她慕晚珂依旧是孑然一身,她的父母亲人,早已在另一个世界里。

  她强忍住眼泪,只将手抚上了心口。心口隐隐作痛,似那一剑,又穿胸而过。

  慕晚珂晃了晃身子,目光一点点浮上哀色。

  杜嬷嬷早已泣不成声,絮絮叨叨说着往年的旧事,说得累了,便哭几声,哭得累了,再说几句。许久,慕晚珂嫣然一笑,笑颜如花。

  “嬷嬷,咱们……该走了。”

  回到庄子上,张承早已悄无声息的等在庄上。

  慕晚珂见他来,眉梢有了笑意,朝李平递了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入了堂屋。

  杜嬷嬷亲自上茶,然后掩了房门,退守至外面。

  这一夜的堂屋,灯亮至天明。

  京城。

  一处安静的宅子。

  煜王独自一人坐在这简陋的书房中,自己为自己续了一个满杯。杯满,他四下打量。

  这里虽然简陋,却依旧收拾的干净,一尘不染。他知道这里是谁在每日打扫着,也知道放在几年前,这样的事儿如果传出去,将会是天下最无稽的笑话。

  周煜霖摇了摇头,俊目渐渐黯淡,一张在外人面前,从来都放荡不羁的面容,带着前所未有的凝重。

  帘笼一挑,一袭高大的身影,踱步而出。来人的步履很轻,很慢,却很稳。

  “来了?”声音如一泓秋水,毫无波澜。

  “来了。”周煜霖轻轻的应了一声,却很恭敬的站了起来。

  “坐。”那人还未走近,周煜霖已替他挪开了椅凳。男子淡淡一笑,用手拍抚在他的肩头。

  “兄长……”周煜霖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

  兄长的面容有些模糊,曾经灿烂的笑意,此时已成为一种奢望。宽大的衣袍套在身上,显得空荡荡的,越发清减了。

  来人晦涩一笑,道:“先坐下说话。”

  “兄长的身子如何?”周煜霖看着他隐在烛光外的暗影,脸色有些凝重。

  “呵呵,还行。”一股若隐若现的烛火香气弥漫着,两人都没有再往下说,只用眼睛打量着对方,悄无声息。

  许久,周煜霖轻咳一声,低声说起这一次的江南之行。

  男子只坐在暗处静静的听着,甚至连周煜霖接连遇刺,贤王紧随而去这样的事儿,都引不起他丁点的情绪。

  周煜霖说完,便静待他开口。许久,男子蹙眉道:“这么说来,石家起复了?”

  周煜霖点点头,“慕家的江南织造监察史一职被夺,阴差阳错的石家就起复了。”

  “阴差阳错?”男子低语“最肥的江南织造,又怎会阴差阳错。”

  “兄长?”周煜霖心头一紧。男子摇摇头,抬手指了指那盏烛火,“将石家……薛国公府……将我,置于这火光之下……”声音忽然停顿,一双锐眼,迸出光芒,牢牢的盯着煜王,

  “你应该没有这么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