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八十九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083 2019-11-03 22:22:52

  慕家两艘大船上,慕老爷夫妇带着二爷夫妇,并郑玉燕和慕怡芷两位小姐共乘一船。

  慕晚珂这个二房嫡出的小姐,却与慕怡芸,慕怡莲,并三位姨娘紧随其后。

  慕晚珂对慕家不合常理的安排冷笑三声,命杜嬷嬷等人把行李安置到船舱里。

  后船比着前船要小,好的舱位仅有两个,慕晚珂上船最晚,自然落不到好的,仅落得小小一间。

  想着这一路上山高路远,慕晚珂不动声色的挑了挑嘴角,扶着杜嬷嬷的手,冷声道:“去,把这船上最好的一间,让人给本小姐挪动出来。”

  “是,小姐。”玛瑙得了令,兴冲冲的走到最好那间,高声道:“这是我家小姐的船舱,谁让你们住下的,还不赶紧把东西搬走。”

  慕怡芸刚解下斗篷,闻言变了脸色。

  哟,那个疯子病刚好,就敢来跟她抢船舱,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她冷笑道:“春雨,帮我骂回去。”贴身大丫鬟春雨得了令,冲出去骂道:“放你娘的狗屁,先来先得,这明明是我家小姐的,你眼睛瞎了?”

  玛瑙记着小姐说的话,凡事先礼后兵。

  她酸酸道:“慕府诗礼出身,莫非连个嫡庶都不分了。”

  “跟一个疯子谈嫡庶,真是笑掉……”

  “啪!”大牙两个字还没说出来,那春雨脸上已挨了一巴掌。

  玛瑙甩着微微发烫的手心,心道自己也算“礼”过了,文的不行就来武的,打别人嘴巴可真痛快啊。

  春雨扶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怔了半晌,才瞪着眼尖声道:“你这个小贱人敢打我?”

  “啪!”又是一记巴掌。

  “敢骂我家小姐是疯子,打的就是你。”玛瑙毫不畏惧的还瞪过去。

  既然打得痛快,那就多打两下,反正有小姐撑腰怕什么。

  慕怡芸一看春雨被打,眼睛都气红了,骂道:“小骚蹄子,竟然敢打人,反了天了,来人,给我往死里打。”

  “谁敢!”一个轻柔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你算个什么东西,给我打。”慕怡芸气得跳脚。

  敢打她的人,没王法了。

  慕晚珂冷冷环视一圈,围上来的丫鬟、婆子们有些惧怕,纷纷顿住了脚步。

  “你们……你们……敢违抗我的命令?”慕怡芸气得全身簌簌发抖。

  慕晚珂舔了舔微干的嘴唇,往慕怡芸心窝捅刀子,“谁让三姐你是庶出呢,要是个嫡出,他们也许会听你的话。”

  “你……”慕怡芸气得血气翻涌,这疯子竟然敢当着下人的面,嘲笑她的身份,跟她拼了。

  慕怡芸杏眼一瞪,冲着慕晚珂过去,作势要重重的推慕晚珂。

  玛瑙眼疾手快,正要把小姐扶住,却见小姐轻巧的闪开了。

  慕晚珂退后几步,莞尔一笑,目光都未曾向她瞧去,只朝玛瑙招了招手,轻轻道:“傻丫头,过来。既然这里容不得咱们,倒不如下得船去,留在庄上吧。”

  慕怡芸卯足了劲冲过去,不想却扑了个空,一时脚下刹不住,反而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接连咒骂了慕晚珂几句。

  此时,孙姨娘听到动静,忙过来走到慕晚珂身边,低声道:六小姐,我那屋里还算宽敞,我与六小姐换吧。”

  慕晚珂打量她两眼。

  这个孙姨娘,她还是头一回见,长得虽不惊艳,却也端庄。她敛了神色,轻笑道:“我不要住姨娘的,就要住三姐的。”

  孙姨娘愣了愣,眼中微有波动。

  “回二爷,郡主,六小姐下船了,不肯往京里去,说是要回庄上。”

  “什么?”刚刚歇下的慕二爷从床上蹦起来。

  “不识台面的东西,竟然敢在这个节骨眼上闹,一点子规矩也不懂。”平阳郡主在旁滴眼药水。

  慕二爷一听,气得冲出了船舱。平阳郡主懒得理会,朝曹嬷嬷递了个眼色,示意她跟过去看看。

  慕二爷气冲冲的走到女儿跟前,一看到那张酷似梅氏的脸,那气就先消了一半。

  他瞪着眼睛道:“你这是闹什么?”

  慕晚珂秀致的眉毛透出一抹柔色,淡淡道:“女儿混沌这些年,不知规矩,敢问父亲,有人骂我是傻子,女儿要不要忍?”

  “这……”慕二爷语塞。

  玛瑙见状,趁机嘎崩利落脆的把事情一通好说。末了还道:“二爷,奴婢错了,奴婢不敢动手打人。但是我家小姐明明好了,却还被人骂作疯子,这口气奴婢不能忍。就算冒着要被人赶出府的危险,奴婢也得替小姐出了这个恶气。”

  堂堂慕府嫡出的小姐,竟然被一个丫鬟指着鼻子骂,慕二爷饱读诗书,自然容不得这样没有规矩的事情。

  慕晚珂打量他的脸色,轻轻一笑,补上一句:“父亲,咱们府里何时变得尊卑不分,嫡庶不论?”

  “……”慕二爷语塞。

  “尊卑不分,嫡庶不论倒也罢了,连个丫鬟都敢骑到女儿头上,女儿这京城不去也罢。”慕二爷一张俊脸,青一阵紫一阵,末了大声喝道:“来人,把那个骂六小姐的丫鬟掌嘴十下,罚一个月月银。”

  慕晚珂上前一步,“父亲,那女儿该住哪个船舱?”

  慕二爷咬了咬牙,道:“来人,把三小姐的箱笼般到后舱。”

  “谢父亲为女儿主持公道。”

  “父亲,那船舱明明是我先得,凭什么要让她,论长幼她还比我小半岁呢!”

  慕怡芸不服气上前理论。

  “混帐,嫡就是嫡,庶就是庶,规矩乱不得。”

  慕二爷冷冷的扔下这句话,扬长而去。

  慕怡芸气得银牙暗咬,刀一样的目光狠狠的剜了慕晚珂几下,慕晚珂挑衅的抬了抬眉,嘴角露出笑意。

  “你给我着等。”慕怡芸撂下狠话。

  船缓缓而动,慕晚珂没有进舱,而是倚着栏杆,举目远望。

  青瓦白墙,碧水流觞。这烟雨江南,如同一个才貌俱佳的才子,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风流婉转,矜持高贵。

  慕晚珂这五年从未如今天这般,好好的看一眼这扬州府的暗香浮动。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弹指间,时光流逝。那阔别了五年的京城,已物事人非。

  慕晚珂下意识的仰头看天,轻轻呢喃道:“又该回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