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九十一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054 2019-11-04 22:47:27

  半个时辰后,江弘文青着一张脸,脚步虚浮着走进了万花楼,坐在了富丽堂皇的雅间。

  “一大早的就来逛妓院,你疯魔了不成。”江弘文接过茶水,咕噜喝了两口。

  昨儿陪人赌了一夜的牌九,简直要了他的命。

  哎……这混世魔王也没那么好当啊。

  周煜霖撇了他一眼,冷哼道:“不疯魔,不成活啊。有个消息,一个好的,一个坏的,想听哪一个?”

  江弘文懒懒抬了抬眼,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叹息道:“先听坏的吧,小爷我胆子小。”

  “昨儿个你家表弟我,又被参了一本。说我强抢民女,勾引人家媳妇,连母猪都不肯放过。”

  “噗!”江弘文一口热茶尽数喷出,笑倒在桌上:“你……你……”

  阿尹立在一旁,眼角翻翻。

  所谓的强抢民女,是爷逛街,有个卖果子的小姑娘摔了一跤,爷好心上前扶了一把。

  至于勾引媳妇,是那日在瑞王府喝酒,也不知哪家的媳妇腿软,故意跌倒在爷的怀里,眼睛还朝爷眨啊眨的。

  关于母猪……阿尹实在不愿意回忆。

  江弘文笑够了,问:“好事呢?”

  周煜霖眼神幽暗不明,轻笑道:“听说……慕家进京了。”

  江弘文心神一动:“那六小姐……”

  周煜霖挑挑眉:“听说也进京了,这会正在路上。”

  “那你的打算……”

  “自然是要好好的迎一迎的。”

  周煜霖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坏笑道:“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我听说,慕家六小姐的疯病,被金神医给治好了。”

  “噗!”江弘文刚好又喝一口茶,那茶又喷了自个一身,“这……这……她想做什么?”

  金神医就是慕家六小姐,慕家六小姐就是金神医。

  自己把自己的疯病治好了,这唱得是哪一出啊?

  周煜霖看着弘文身上的茶渍,皱皱眉头。真是个不爱干净的,穿着这样贵重的衣服,居然弄得一身脏,简直不能忍受。

  “你倒是说话啊,这衣服又不穿在你身上,瞧什么瞧?”

  周煜霖一撅屁股,江弘文就知道他想拉什么屎,脸上这么明显的嫌弃,他岂能看不出来。

  周煜霖“啪”一声,打开扇子,像是防备着他再要喷出来。

  “我哪知道她要做什么,所以才跟你商量,要迎一迎吗?”周煜霖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迎一迎,你懂不懂?”

  江弘文看着他一脸的坏样,摇摇头道:“怎么个迎法?”

  “你附耳过来!”周煜霖老神在在。

  阿尹斜着眼睛看了眼自家的爷,心里默念一声:六小姐,你自求多福,可一定要好好保重啊,阿尹也帮不了你的忙,谁让你算计的,是我家的爷呢!

  “阿嚏……阿嚏……”慕晚珂莫名其妙的打了两个喷嚏。

  “玛瑙,快把小姐的手炉拿来。”杜嬷嬷一听到慕晚珂打喷嚏,忙上前摸了摸她的手,冰冰凉凉的。

  玛瑙递上手炉,又趁机抚上慕晚珂的额头,见没有温度,这才放下心就来。

  慕晚珂见她们一个个的,比她还有大夫的样子,心头微微一笑,低头继续看她的医书。

  船越往北开,天气越是寒冷。风刮到脸上,像被刀割了一般,生疼生疼。

  这日船行到山东聊城府,因前几日下了场大雪,河面结了冰,慕府的船行不过去,只好停靠在岸边,等纤夫破了冰再走。而此时的聊城码头,已停满了因河道被冰,而被困住的船支。

  慕二爷请了老爷,太太的示下,命管家到城里采买米粮蔬菜,正在这时,有贴身小厮匆匆走来,附在其耳边低语几句。

  慕二爷脸色微变,忙转身进了船舱。

  片刻后,平阳郡主着穿整齐,与慕二爷一道出舱,两人相携入船,走入了另一条大船上。

  杜嬷嬷从外头进来,身上夹着一股子寒气。

  “小姐,二爷,郡主让府里四个小姐下船,给镇国公夫人请安。”

  慕晚珂放下医书,眉心微蹙道:“镇国公夫人?竟然在这儿遇到了?”

  杜嬷嬷见小姐脸色有些不对,忙道:“奴婢听说陈夫人是山东人,这次是带着府里的哥儿姐儿回乡探亲。”

  慕晚珂点头不语。

  隆庆帝共有两位皇后。先皇后薛氏出身于薛国公府薛家,隆庆二十七年,薛皇后病逝宫中,太子由她所出。

  薛皇后病逝,皇后之位空缺,一年后,隆庆帝扶陆贵妃为中宫皇后,封其子周煜璟为瑞王。

  陆皇后的嫡兄,便是镇国公陆俊岭。正妻陈氏,出身于山东赫赫有名的望族陈家。陈氏的长女陆馨兰三年前,由陆皇后作主,嫁到瑞王府为正妃。

  慕府原是瑞王的人,因送女一事,得罪了瑞王,正愁找不到机会靠上去,此番在这里遇上镇国公府的船,岂有不上前请安的道理。

  慕晚珂微微一笑,眼角流出些喜色,叮嘱道:“替我打扮得素净些。”

  当年太子一案后,有人说是陆皇后暗中替瑞王筹谋,将太子及其门人一网打尽;也有人说是邬贵妃做的手脚。

  谁是,谁非,慕晚珂进京就是为了查个水落石出,这会在聊城码头遇上了,真正是老天保佑,她正想会上一会呢。

  镇国公夫人并不在船上,而是已下塌至客栈。客栈很大,闲杂客人早已被清空,各个门口,都有小厮、婆子守着,几步一岗,排场很大。

  几十间房,只住着镇国公府一家。慕二爷夫妇先走进了客栈,慕怡芷并二房四个女儿鱼贯而入,慕晚珂有意落在了最后。

  慕怡芸见她识相,正欲嘲讥几句,想着此处不比别处,冷冷的瞪了她一眼,昂着头走进去。

  玛瑙凑在慕晚珂耳边道:“小姐,你瞧她那个猖狂样。”

  慕晚珂笑而不语,示意她留神。

  客栈正堂,一中年美妇端坐上首。

  只见她上着正红百蝶穿花银鼠薄缎袄,下着浅芍药红镶两指宽黑绒边的万福字百褶裙,漆黑的头发一丝不乱的梳成了个圆髻,头上规矩的戴着赤金五凤朝阳大钗,耳畔是一对大珠坠子,一派富贵大气的装扮。

  此人正是镇国公夫人陈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