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九十二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112 2019-11-05 15:41:18

  陈氏见人来,嘴角浮上一个客套的笑意,微微欠了欠身:“郡主,慕二爷安好。”

  慕二爷见屋里全是女眷,不好多停留,匆匆一揖后,寒喧了几句,便借故离去。

  平阳郡主面甜心苦。像她这等火眼金星,如何能看不出陈氏的敷衍。

  若是从前,自己堂堂郡主,何需要看她脸色。奈何人家现在有个做皇后的小姑子,有个做瑞王妃的女儿,身价不同以往了。

  平阳郡主陪笑道:“真正是巧了,竟在这里遇见,特意带府里几个姑娘给夫人请个安。”

  陈氏淡淡一笑,“郡主客气了,快坐下喝口茶吧。”

  此时仆妇递上蒲团,郑玉燕先上前磕头请安。陈氏略夸几句,赏了一支如玉簪。

  慕晚珂正要上前,却被两个庶出的挡在身后,她微微一笑,索性退后两步。

  三小姐,四小姐磕完头,陈氏问了问二人的姓名年龄,也一人赏了一支如玉簪。

  慕晚珂这才款款跪下,磕了三个头。刚要起身,陈氏发话:“这一位是……”

  平阳郡主牵强笑道:“这位是前头梅氏的女儿,名晚珂,今年刚满十三岁。”

  陈氏故意惊呼一声,道:“瞧着不像有疯病的样子啊。”

  自己的疯病连远在京城的陈氏都知道了,看来慕家送疯女给贤王一事,瑞王那头知之甚清啊。

  慕晚珂嘴角微微上扬。平阳郡主不慌不忙道:“府里花了重金,请了名医,刚刚把疯病治好。”

  此言一出,慕晚珂眉梢动了动,眼角正好瞥见玛瑙无声的翻了个白眼。

  明明是府里不管小姐的死活,竟然还有脸睁着眼睛说瞎话。玛瑙心里嘀咕了一句“真不要脸”,见小姐眼风扫过来,忙垂下了眼睛。

  陈氏长长的“噢”了一声,面露慈色道:“上前几步,快给我瞧瞧。”

  慕晚珂低眉敛目的上前。陈氏不知是真可怜慕晚珂,还是为了恶心一下平阳郡主,竟拉着慕晚珂的手叹道:“好孩子,真是苦了你了。你母亲未出阁时,我也是见过的,一等一的好相貌,你与她长得真像。”

  真是会做戏啊。慕晚珂心中冷笑,脸上不显,只垂着头柔声道:“已不大能记得母亲的样子了。”

  “你母亲不仅相貌好,连人品也是极出众的。”陈氏瞧了眼郡主,又添了一句。

  当着续弦的面夸前妻,这样直白的损人,令平阳郡主一张粉脸笑也不是,恼也不是,只用力的磨着后糟牙,强压住心中的怒气。

  陈氏眼眶一红,拍拍慕晚珂的手心,以示安慰,目光却深深的看了随从一眼。随从会意,当即从匣子里掏出一对极通透的翡翠缕嵌金丝玉镯,塞到了慕晚珂手里。“好孩子,拿着玩吧。”

  慕晚珂接过玉镯,朝陈氏福了福,眼角却向顾府众女看去。二房四个女儿,别人都一样的表礼,独独她这个刚好的疯子,得了重礼。

  这个陈氏真真不一般,明晃晃的在打郡主的脸。果不其然,那四人脸上如出一辄的表现,如同便秘了一般。郡主的便秘更甚一筹。

  此时,从外间进来一男子,未及弱冠,长得倒也俊朗,只一双眼睛生得有些阴冷,且脸角泛着微微的青色。

  慕晚珂一看,便知此人大病初愈。如果她没有看错,这男子应是陈氏的小儿子陆昆。

  陆昆一进来,既不向长辈行礼,也不向平郡主问安,只用目光在慕家四位姑娘身上打转,样子十分猥琐。

  慕府四女纷纷捂着帕子,红着脸偏过脸去。

  陈氏忙打圆场道:“这是我那不成才的么子,偏宠了些,被我惯得无法无天,郡主见谅。”

  平阳郡主知道此子是当今陆皇后的心头肉,哪里敢多说什么,陪笑道:“好个一表人才的哥儿,让人看了真心欢喜。叨唠已久,我先带着姑娘回去了。”

  陈氏也不虚留,只说了些客套话。

  慕晚珂垂头正要跟着众人离去,却听那陆昆道:“那个穿白衣服的,你叫名字?”

  慕府五女,唯有慕晚珂穿月牙白衣裳。

  她回过头,朝着陆昆嘿嘿干笑两声,然后龇了龇牙。

  陆昆未曾有什么反应,那陈氏厉声呵斥道:“昆儿,不得无理,还不赶紧到母亲跟前来。”

  叫得这么急,是怕她也一口咬上去吧,慕晚珂趁机含笑离去。

  “母亲,那女子颜色极好,你做什么拦着我。”

  陆昆一脸不高兴。

  陈氏忙摒退了左右,柔声道:“我的儿,这个女子就是把贤王咬伤的疯子。她的疯病好没好透,谁也不知道,你何苦去招惹她。”

  “噢!”陆昆恍然大悟:“原来是她,真真是晦气。”

  “可不就是她。听说贤王被她咬了一口,连床都下不了。”

  “那母亲为何还要给她重礼?”陈氏嘴角流出一抹讥笑道:“你懂什么,那疯子是前头的女人生的,我就是想臊臊平阳的脸。抱着你姐夫的大腿,还想着鼠首两端,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

  陆昆不耐烦听这些,高傲道:“臊什么脸,直接打发出去得了。”

  慕晚珂走出客栈,华平阳郡主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她,忽然冷笑一声。

  慕晚珂未有半分惧色,笑盈盈的上前,低声道:“母亲,是女儿做错了什么吗?请母亲教诲。”

  平阳郡主被堵住了话,不由心中大恨,话也懒得说,拂袖而去。郑玉燕根本不拿正眼去瞧慕晚珂,嘴角浮上一抹不屑,也跟着上了马车。

  慕怡芸正愁找不到把慕晚珂踩在脚下的机会,她幽幽的朝四小姐慕怡莲笑道:“这有的人啊,就是不消停。疯病好了没几天,就开始招惹男子。看来还是没有人教养的缘故啊。”

  慕怡莲正要说话,却被慕晚珂抢了先:“三姐果然好教养。冯姨娘该欣慰了。”

  说罢她淡淡一笑,自顾自扶着玛瑙的手,爬上了马车。

  慕怡芸被这一句话堵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银牙暗咬,一张脸粉涨得通红。她如何听不出,这疯子是在嘲笑她是姨娘教养出来的。

  “啧啧啧,这六妹玲牙利嘴的,没想到这么厉害。三姐姐,这下你可落了下乘了。”

  慕怡芸帕子一甩,冷冷的道“别忘了,你也是姨娘养的。”

  慕怡芸冷笑而去。

  慕怡莲脚步一顿,眼中露出怨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