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九十五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184 2019-11-06 23:34:53

  周煜霖觉察到她的紧张,故意两眼炯炯放光。

  “六小姐,你这么聪明,有没有想过,本王爷天王贵胄,只有将别人耍弄于掌中,从无人敢将本王耍得团团转。”

  慕晚珂微微一笑,只简单的说了一句:“愿赌服输。”

  言下之意,你煜王计不如人,蠢成这样,又怎能怪别人将你算计。

  周煜霖何等人也,岂能听不出这话中的深意。

  他不怒反嘿嘿一笑,用扇子轻轻一挑。

  慕晚珂只觉得身上一冰,被子已被挑到了脚后跟。

  周煜霖眼眸一眯,眼中似有惊艳。

  女子穿着丝质中衣,虽身量未开,却已有起伏。

  慕晚珂没有动,她只是握紧了拳头。

  蒙汗药的后遗症,会使人手脚无力。逃不掉,何不积蓄力量,以待最后一搏。

  “六小姐不想知道本王接下来,做什么吗?”

  周煜霖的目光像看着猎物一般。

  这个慕晚珂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二般的大。怪不得敢一边装疯卖傻,一边在外面行医。

  慕晚珂如实的点点头:“想知道。”

  “既然知道,那王本也无须多说,只用做的,你看如何?”

  慕晚珂目光由上而下,落在他身下的一处上,眼中的冷洌喷涌而出。

  “你只管来试试,我保证让你这辈子都举不起来。”

  周煜霖只当她内茬色厉,得意一笑道:“怕了吗,这会知道害怕了,当初脱本王裤子的时候,胆子可肥的很。”

  周煜霖想着自己回京的路上,因为那一脚,涌动着对六小姐无限的愧意,就怕她有个好歹。

  谁知……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她的算计中。

  他轻巧的上床,骑跨在慕晚珂身上,然后慢慢的弯下腰。

  慕晚珂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微眨两下,眼睁睁的看着那张俊脸凑过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俊脸离慕晚珂鼻尖两寸时,周煜霖停住了。

  “慕晚珂,你不怕吗?”

  “我说怕,你会住手吗?”

  四目相对,彼此眼中的倒影看得清清楚楚。

  周煜霖眼中闪着色迷迷的光芒,微眨眼睛,心道,我吓吓她,也好让她知道本王爷不是吃素的。

  慕晚珂眼中闪着清冷,眼睛微眨。心道,别看我现在没有力气,至少有五种方法,可以让你死的神不知鬼不觉。

  目光交汇,碰撞出最强烈的火光。

  周煜霖嘴角上扬,低下了头。就在薄唇即将落在她脸颊的时候,

  慕晚珂放在身侧的手动了。

  周煜霖尹只觉得腰腹间先是一痛,再是一麻,那麻像流水一样,迅速传到他的七经八脉。

  这女子,果然狡狤,他又被算计了。

  这是周煜霖倒下去时,脑海里浮出的念头。

  他用发麻的舌头含胡道:“你在我身上刺了什么?”

  慕晚珂一针刺出,已浑身无力,哪有精神回答他的问题。更何况他的半边身子重重的压在她的身上,她瞬间感觉到喘不过气来。

  一股幽香钻入鼻中,周煜霖清楚的看到她耳廓上的每一根绒毛,想凑得近些,却无能为力。

  慕晚珂瞪了他一眼,长长的松出一口气,忽然船床猛的摇晃了几下,紧接着便传来了打斗声。

  床上的两人,脸色大变。

  “弘爷,是水贼。”

  阿尹一边挥刀,一边大声喊道。

  江弘文倚在门前,双手抱胸,丝毫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这船上十个明卫,两个暗卫,一顶一的好手,十几个水贼怕什么,就是再来几十个,也不是对手。

  至于屋里那个……更不用他担心,身手好的,从来只有他挨打的份。

  孰不知,屋里的那个已经被慕晚珂刺了含有曼陀罗的针,全身僵硬发麻不能动,至少要两个时辰才能缓过来。

  而就在此时,两个蒙面的男子持刀悄无声息推门进来,看到床上一男一女叠在一起,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周煜霖此时手缚鸡之力,只苦笑着翻了个眼睛:“慕晚珂,你做的好事。”

  慕晚珂被他压着半边身子,动弹不得,狠狠瞪过去。

  “还有心思说这些有的没的,快想办法。”

  周煜霖眼角抽抽。

  “我动不了,你让我想什么办法。”

  慕晚珂胸口起伏两下,只得高声喊:“快来……”

  还未等她喊出,嘴里已被塞了布条,边上的周煜霖更狼狈些,他不仅被塞了布条,还被人用绳子绑住了手脚。

  周煜霖心头那个恨啊,阴沟里翻船。

  慕晚珂心生悔意,早知道迟一会下针。

  两人对视一眼,均后彼此眼中看到了后悔。

  黑衣人一人背伏一个,飞快的跑出船舱。

  许是因为背伏着人,脚步声略有些重,正在打斗的两个暗卫忽然觉察到不对,飞身上前,正好劫住了混水摸鱼的两个人。

  其中一个暗卫大吼一声:“不好,王爷被劫了。”

  正在一旁袖手旁观的江弘文,惊得头皮发麻,忙喊道:“阿尹!”

  那两个人,见势不妙,毫不犹豫地把身后的人往河里一扔,然后自己也跳了下去。

  噗噗噗噗四声,一切都安静了。

  江弘文和阿尹同时嘴角抽了抽,然后,阿尹认命的跳进了江中。

  半个时辰后。

  船舱里由火盆由四盆变成八盆。

  周煜霖连打两个喷嚏后,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充斥着全身,不禁长长的叹了口气。

  “六小姐,我不过是想和你开个玩笑,你竟然……”

  曼陀罗的药性还没有散去,周煜霖说话大着舌头,有气无力的靠在床头。

  慕晚珂披头散发,发尖还滴着水,身上裹着厚厚的棉被,脸色已苍白如纸。

  她强忍着体内散发的寒意,冷冷的看着他。

  周煜霖实在受不了那双如墨的眼睛,顿了顿道:“好……好……都是本王的错……本王。”

  “王爷可以送我回去了吗?”慕晚珂冷冷打断。

  周煜霖眉心一沉,一向嬉笑的俊脸闪过阴霾。

  没有一个女人敢打断他说话,而且还用这种冰冷的语气。

  慕晚珂已感觉撑不下去了,牙齿上下打着架,低低带着一丝哀求的语气,道:“送我回去。”

  就算周煜霖再眼拙,也看出了她的不对劲,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慕晚珂摇摇头,加重了语气道:“我要回去。”

  周煜霖见她脸色越来越苍白,忙朝阿尹递了个眼神。

  阿尹二话不说,背伏起慕晚珂,一个跃跳,迅速冲了出去。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阿?”

  江弘文无法想象,身手比阿尹还好的周煜霖,竟然会被人拿住了,而且还被人扔进了江里,到现在还动弹不得。

  这……简直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