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九十六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250 2019-11-07 23:12:33

  周煜霖连连打出几个喷嚏,哑着嗓子道:“弘文啊,这女子是个刺猬,爷我简直……阿嚏……倒了八辈子血霉。”

  慕晚珂只觉得身体里,有什么东西直往外流,肚子一抽一抽的疼的不行。

  她是个大夫,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情况。

  她来葵水了。

  冬日的湖水这么冰,如果不及时回去用药的话,一定会落下病根的。

  阿尹感觉到背上的六小姐浑身都在发抖,似乎不大对劲。

  他不敢问,只能加快脚步。

  “阿尹,背我去最近的药房,我要抓药。”

  阿尹忙道:“六小姐,这个时候药房都关门了。”

  慕晚珂低声道:“衡水府有宝庆堂,我们去那里。”

  阿尹也不知道宝庆堂在哪里,只好一条一条巷子的找。

  好在衡水府的街面不大,一柱香的时间,两人已敲上了宝庆堂的门。

  门敲了半天,始终没有人开门。

  慕晚珂气恼道:“给我砸开!”

  阿尹吓了一跳,心道这六小姐也太狠了些吧,要不要这么粗鲁啊。

  就在此时,门吱呀一声打开,伙计披着衣裳出来。

  慕晚珂说了句暗语,小伙计吓得脸色一变,忙把人请进去。

  慕晚珂回了客栈,天已微亮,她唤了声嬷嬷。

  杜嬷嬷揉着惺松的眼睛走进来,点了蜡烛,哈欠打到一半,脸已变了颜色。

  “小姐,你……你怎么……穿了男人的衣裳。”

  慕晚珂无力的倚在床上,娇喘道:“嬷嬷,先别问这么多,你去帮我把这药煮了。赶紧。”

  “小姐,你生了什么病要用药,这药哪来的。”

  慕晚珂轻轻摇了摇头。

  一股痛意袭过来,支撑不住人已倒在床上。

  “小姐,小姐!”杜嬷嬷吓得大惊失色。

  阿尹回到船上,顺便替煜王爷带了几包驱寒药。

  “爷,这是六小姐叫小的带回来的,六小姐说,您用了,手脚就灵活了。”

  周煜霖看着那几包驱寒药,挣扎了几下,却重重的跌落在床下。

  江弘文憋着一肚子笑不出来的内伤,掩饰的咳嗽了一声。

  “这个……啊,马有失蹄,人有失手,她金神医既能治病,也能要命。非常人能比,你以后还是远着些,别靠得太近了。”

  某人咬咬后糟牙,恨道:“来人,替爷煮了,爷连药渣都要吃下去。”

  江弘文笑倒在床上,边笑边问道:“我且问你。你怎么就让她得手了?”

  周煜霖愣了愣。

  是啊,他怎么就让她得手了呢。

  他先是闻到了她身上的一股子浅浅的药香,药香里还掺杂着幽幽的少女体香……然后……他想凑近了闻得更清楚些。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咦,不对啊!周煜霖似想到了什么,脸上微有波澜道:“你带她去药铺了?”

  “是的,爷,六小姐像是生了病,急着抓了药。”

  怪不得她匆匆要走。

  周煜霖忙道:“生了什么病?”

  阿尹摇摇头道:“六小姐没说,不过小的看到六小姐身上有血。”

  “伤口在哪里?”

  周煜霖脱口而问道。

  阿尹脸莫名的红了,再次摇了摇头。

  一把扇子砸了过去,不偏不倚正正好砸到阿尹的脑袋上。

  “你……你……你总要问一问伤口在哪里啊,笨!”

  周煜霖恨声道。

  阿尹翻了个白眼,“爷,没有伤口。”

  “没有伤口,哪来的血。你怎么变傻了?”

  周煜霖痛心疾首。

  阿尹的脸红得像个关公。

  “回爷,小的耳尖,抓药的时候听到了经血二字,小的煎药去了。”

  说罢,慌不择路的逃走了。

  周煜霖先是一怔,再是一愣,还未反应过来,脚后的人已暴发出一阵惊天的笑声,久久未止。

  一大清早,曹嬷嬷带着一身寒气走进来,朝小丫鬟递了个眼神。

  “郡主起身了没有?”

  小丫鬟摇摇头。

  “这……”曹嬷嬷搓了搓手,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何事?”

  “郡主,六小姐昨夜病了。”

  曹嬷嬷心头一喜,忙低声道。

  “病了?”平阳郡主窒了一下,阴阳怪气道:“这三天两头的病,还真不少,就数她最精贵,别人怎么不病?”

  曹嬷嬷沉吟道:“郡主,要不要请大夫?”

  平阳郡主冷笑道:“请什么大夫,等太太的大夫来了,顺便再给她诊个脉不就得了。”

  床里的慕二爷被搅了清梦,翻了个身道:“要不……还是请一个吧,万一病重,又要耽搁了。”

  平阳郡主面色一沉,酸酸道:“二爷发话了,还不快去。”

  “祖母,听说六妹病了,我瞧瞧去。”

  “回来,你急什么,你二婶会给她请医的。”闫氏歪在床上,有气无力道:“什么病?”

  慕怡芷接过丫鬟递来的帕子,一边替太太擦拭净面,一边回道:“听说是来了葵水,偏着了些凉。”

  “也该来了。”闫氏轻轻一叹,道:“去,箱笼里有件大毛暗褐刻丝灰鼠披风,你替我找出来,让下人送过去。”

  “还是太太心疼六妹。”慕怡芷笑道。

  “我心疼有什么用,要她娘老子心疼才得用。你看看她身上的衣裳,比着那一位,真真是一个天,一个地。北边天寒,也难怪生病。”

  话音刚落,曹嬷嬷的声音在外头响起。“回太太,郡主说要起程,请奴婢过来问问太太,能不能撑得住。”

  慕怡芷勃然大怒,厉声道:“太太病着,如何能撑。”

  闫氏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话:“二爷怎么说?”

  曹嬷嬷道:“二爷说若是太太撑得住,早些回京也是好的。若是太太撑不住,那就再歇几日。只是,怕耽误了过年。”

  闫氏闭了闭眼睛,道:“那就回吧。”

  “祖母!”

  闫氏脸一沉,慕怡芷一肚子怒气只能咽下去。

  慕晚珂醒来时,已是黄昏,晃晃悠悠的显然是在船上。

  身上已清理过了,衣服也换回了自己的。

  “嬷嬷。”杜嬷嬷放下手中的针线,忙上前掖了掖被子,把锦垫塞到她背后,道:“小姐醒了。”

  “怎么在船上了?”

  杜嬷嬷一听这话,脸色顿时拉了下来,怒声道:“小姐快别提了。郡主说不能因为小姐一个人,耽误了回京的时辰。这些个黑了心肝的,一个晚上都等不得,硬让奴婢几个抬着小姐上了马车。”

  “太太的病好了?”

  “太太的病也没好透。郡主说这一路上耽误的时间太久了,再不入京,赶不及到各府送年礼。”

  慕晚珂似笑非笑道:“我这不得宠的,倒也算了,父亲是个孝子,他难道就同意了。”

  杜嬷嬷冷笑:“二爷一句话也没有说。太太识趣,就这么点头同意了。听说二小姐倒是争了几句。”

  慕晚珂把手抚上小腹,思忖片刻后方道:“与仕途一比,孝心也算不得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