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九十七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481 2019-11-07 23:13:24

  慕晚珂眼光在船舱内扫视一番,并看见玛瑙,便问:“玛瑙呢?”

  “她给小姐熬着药呢,借别人的手她不放心。”杜嬷嬷说着,说话间,玛瑙端着药正走进来,见小姐坐起来,脸色一喜。

  “小姐醒了。”

  慕晚珂轻轻叹出一口气道:“辛苦你们了。”

  “小姐这是说的什么话。”

  玛瑙坐到床前,把药吹了吹奉过去:“小姐赶紧先把药吃了,我和杜嬷嬷憋着一肚子话要问呢。”

  慕晚珂无可奈何的笑笑,将药一口饮尽。

  “事情便是这样,我也未曾料到会那个时候来葵水。”

  慕晚珂将昨夜之事简单的说了一番,便已感觉力尽,怏怏的躺靠在床边。

  玛瑙听罢,杏眼一睁,柳眉一竖,小手一插腰,正要开骂。

  慕晚珂身上不舒服,忙拦着道:“别骂,头痛。”

  玛瑙憋了一肚子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气恼道:“煜王这样对小姐,定是心里存了恨,亏得小姐还送银子给他花,简直良心狗肺。”

  慕晚珂目光微敛,摇头道:他这样的人被我算计,只想着将我戏弄戏弄,已是极大的面儿了。更何况,万花楼,宝庆堂想在京中站稳脚跟,必要有个极大的靠山才行。我们未曾不是得了利的。”

  杜嬷嬷思忖道:“小姐,奴婢想着以后还得让李平在外头找个会拳脚功夫的丫鬟跟着。”

  慕晚珂正色道:“我也是这般想的。”

  京中不比扬州府,藏龙卧虎,危机四伏,一个不甚,满盘皆输。若有个会拳脚功夫的丫鬟,自己也能有几分安心。

  玛瑙担忧道:“小姐,那煜王还会不会还来?”

  慕晚珂拧眉略思,道:“不会了,他此时应该在算计,如何让我为他所用。合则两利,败则两伤,他是个聪明人,知道这里面的曲折。”

  话音刚落,一个柔糯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六小姐醒了?”

  “是孙姨娘。”玛瑙蹭的站起来,轻声道,“她怎么来了?”

  慕晚珂朝两人打了个眼色,道:“把人请进来。”

  孙姨娘着一身紫红色绣海水如意三宝纹的锦缎对襟袄子,略略坐了半个身位。

  “六小姐头一回来葵水,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好歹是过来人,知道些好坏,过来叮嘱两句。”

  慕晚珂有意试一下孙姨娘的深浅,道:“姨娘这会来,就不怕郡主知道了,落不得好。”

  孙姨娘笑道:“从来就没落过好,还有什么可怕的。若是能让六小姐受些益处,让她埋怨几句也无防。”

  慕晚珂听着这颇有深意的话,心中如明镜似的。

  孙姨娘来这顾府短短数月,上前郡主压着,下有刘,许两位姨娘虎视眈眈,不可说错一句话,不能行错一步路。再加上嫁的男人是个软尾虾,日子过得有些艰难。

  有道是独木难成林,府里和她一样的,扒拉来扒拉去,也只慕晚珂一个。

  因此,孙姨娘巴巴的向她投诚来了。

  慕晚珂微微一笑,道:“多谢姨娘为晚珂思量。晚珂生母去的早,自己又是混沌刚开,正需要长辈指点。方可不让郡主嫌弃。”言外之意,我是个无依无靠的,你若不怕郡主,我自然愿意与你结盟。

  孙姨娘虽庶女出身,生得一颗七巧玲珑心,闻言笑道:“既然六小姐不嫌弃,我便与六小姐说一说。”

  半盏茶的时间,孙姨娘叮嘱完,见慕晚珂脸上微有疲态,颇有眼色的趁机告退。

  杜嬷嬷亲自将人送出。房里没了外人,玛瑙忙道:“小姐这是要……拉拢她?”

  “谈不上拉拢,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她想多个同盟,我想多个同盟,仅此而已。”

  杜嬷嬷去而复返,听了慕晚珂这话,颇为赞同道:“小姐说的对。我看她轻言细语的,行事很不一般。”

  慕晚珂摇摇头,叹道:“一般的人在慕家,活不长。”

  杜嬷嬷怕小姐又想起旧事,忙的打了茬道:“小姐睡着时,二小姐亲自来瞧过,拿来了太太赏给小姐的斗篷,还送了些吃食过来。略坐了坐就走了。”

  慕晚珂嘴角浅笑:“她,才是值得我真心对待的。”

  孙姨娘回了房,坐在床沿闷声不语。贴身丫鬟小棉见状,忙打了水侍候姨娘洗漱。

  孙氏回过神,道:“你觉得六小姐如何?”

  丫鬟小棉跟着孙姨娘已有五六年的时间,主仆间感情极好,她想了想道:“是个可怜人。”

  孙氏神情有此古怪道:“为什么,我觉得这六小姐很不一般呢?”

  “姨娘说什么痴话,六小姐这儿有毛病,能不一般到哪里去。”小棉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孙氏摇摇头。

  她是庶女出身,最擅长的是察言观色,猜人心意,偏偏她看不透六小姐眼眸中的情绪。她说话非常谨慎细致,滴水不漏,看似糊涂,又像是聪明。

  孙氏有些拿捏不准自己这步棋,是对是错。

  衡水府知府衙门。

  邓知府跪倒在地,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上前的两位活阎王,心里泛起阵阵害怕。

  煜王亲临衡水,结果船还未靠岸,便被水贼扔进了河里。这简直是要了他的命,万一皇上怪罪下来,自己这乌纱貌必保不住,弄不好还要人头落地。

  周煜霖摇着扇子,冷着脸一言不发。身后的江弘生也像个二郎神似的,脸阴得能滴出水来。

  呜呼哀哉!

  邓知府心痛肉痛的从袖子里掏出银票,恭恭敬敬的递到煜王跟前,泣声道:“下官一定严查此事,还请王爷高抬贵手。”

  周煜霖看了眼银票,嘴角冷冷一哼,似乎是嫌少。

  “这点银子,打发叫花子呢。王爷,要不咱们还是如实回禀了皇上吧。”

  邓知府吓得腿一软,边声哀求道:“不可,万万不可。”说罢他又从袖子里掏出了几张,然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王爷啊,下官上有老,下有小,这已经是全部的家当了,求王爷给下官一条生路。”

  周煜霖轻咳一声,缓缓站起来,居高临下道:“得了,起来吧。别说本王不体量你。这案子须得细细的查查才行,若真是水贼便罢了,要是其它的……你也知道,本王在江南被刺,江南的官场……哼哼!”

  说罢,头也不回的摇着扇子走了。

  江弘文收起银票,大摇大摆的跟着走了出去。

  邓知府失魂落魄的从地上爬起来,一改刚刚畏畏缩缩的模样,厉声道:“来人!”

  “大人有何吩咐?”

  “快派人去贤王府,把煜王遇刺一事,如实告知。等等……那五万两银票的事情,一并告之。”

  “是,大人!”

  周煜霖不过动动嘴皮子,便得了五万两银子,偏他脸上半分喜色也无。

  江弘文深知他心,正色道:“五万两银子,虽杯水车薪,也能用上一段时间。只是我担心……”

  周煜霖收了笑,冷冷道:“本王一纨绔王爷,还有什么可怕的。姓邓是三哥的狗。狗除了向主人摇摇尾巴,叫唤两声,没别的招可使。”

  “要防着人家咬你一口。”

  “这种看门狗,还没有这个胆量,除非他不怕死。五万两银子,爷要的光明磊落。得了收起来吧。”

  江弘文压根没想着把银子拿出来,他挑挑眉道:“走,去客栈瞧瞧六小姐去,别真病出个什么好歹来。”

  “回二位爷,慕家的大船一个时辰前,已驶离码头。”

  马车中的两人均变了变脸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