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九十八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272 2019-11-08 23:47:46

  慕府的船经衡水出发,一路疾行,五日后的傍晚,抵达京城码头。

  大房夫妇亲临码头迎接,数十辆马车一并驶离码头,排场颇为浩浩荡荡。

  慕晚珂这几日病已大好,只脸色瞧着还有些苍白,她坐在车里掀了帘子往外瞧,正好看到隐在人群中向她看来的李平。两人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李平见小姐安好,迅速转身离去。

  慕晚珂心中微暖,将将要放下帘子,忽然见人群中,福伯和翡翠挤了出来。

  她眼露惊喜,微微将头探了一点出去。钱

  福伯和翡翠看到小姐,一脸的激动。

  慕晚珂颔首,迅速放下了帘子,慢慢闭上了眼睛,脑子里盘算起来。

  车行一个多时辰,众人便到了京中慕家的宅子。

  宅子位于京城最中心的楼牌坊,是慕老爷早年间置办的产业。

  京里有头有脸的人均分住在楼牌坊的四周。坐北朝南,三间五进三路的宅子,占了三分之一的胭脂胡同,十分的气派。分东园西园,修建的如江南的园林一般,亭台楼阁水榭,曲径通幽,青瓦白墙,是个雅致的好居处。

  慕晚珂笑笑,慕家人在衣食住行上,从来不会亏待自己,便是内囊尽了,该有的排场一样要有。

  众人周车劳顿,且太太又病着,便由府里的丫鬟领着往各自的屋中歇息。

  慕晚珂打量自个的院落。三间正房,左右各两间耳房,院中石子漫成甬路,庭前栽着数枝桂树及芭蕉,院墙爬满枯草黄藤,风吹叶落,有几分萧瑟的味道。

  玛瑙凑近了道:“大房的人均挪动到了东园,二房则在西园。西园最好的院子是有两个,二爷郡主占了一个,玲小姐占了一个。”

  “老爷太太住哪个园?”

  “老爷太太住中路安寿堂。二小姐跟着太太住,没有回东园。”

  慕晚珂点点头笑笑,走进正厅,打量一圈后,转身进了卧房。

  “帷帐,锦被倒还干净。”她淡淡道:“各个角落细细的熏了药香,我且先歇上一歇。”

  将将褪了衣裳,卸了珠钗,便有丫鬟拎了食盒进来。

  杜嬷嬷谢过后,塞了一两碎银子,将人拉到一边细细打听。

  玛瑙则将食盒中的饭菜,一一摆在了小几上。

  慕晚珂净完手,略尝了几口,杜嬷嬷便进来。

  玛瑙忙道:“可打听出来什么?”

  杜嬷嬷摇头道:“那个丫鬟也是新买来的,将将两个月,一问三不知。”

  慕晚珂心中一动,笑道:“咱们院里的呢?”

  “也是新人,有的连规矩都还没学好。”

  慕晚珂笑笑,道:“这是大房防着咱们二房呢。得了,且让我好好歇上一觉,存些个精力,再与他们斗罢。”

  慕晚珂放下筷子,拿了茶水漱口,便到临窗大坑上歪着,心中思虑李平他们现在如何。

  高墙外,一黑影跳下墙头,正是被慕晚珂惦记的李平。他迅速钻进了马车里,朝着车中的福伯笑道:“福伯,小姐安顿下来了,院子也已打探清楚,咱们回吧。”

  福伯抚着微稀几根胡须,道:“先回去,让小姐歇两天再说,我远远瞧着她的面色不大好。”

  “咱们京中的宅子在哪里?”李平随口问道。

  福伯笑着指了指边上的一处大宅子道:“就在你眼皮底下。”

  “这么近?”

  “小姐早三年前就买下来了。走,进去瞧瞧。”福伯会心一笑。

  “三年前?我的娘啊,三年前,我还未到小姐眼儿前呢。”李平惊叹着,说话间,两人一同入了宅门。

  片刻后,沉重的木门发出一声吱呀声,被重重掩上。

  巷子里空无一人。

  此时,一个黑影轻巧的从墙头跳下来,他猫着腰来到宅门口,嘴里念出了两个字“金府”。

  一夜好眠。

  晨时一刻,慕晚珂被杜嬷嬷唤醒,玛瑙端水进来洗漱。

  慕晚珂看着铜境里的自己,从妆奁里挑了一支簪子交到杜嬷嬷手中。

  “今儿戴这只。”杜嬷嬷一看这簪子,脸上有惊色,弯下身道:“小姐,这是二奶奶独留下来的,这会戴是不是……”

  “正是要这会戴才好呢。”慕晚珂眉头挑起一个上扬的弧度。

  这只簪子母亲也曾有一支,是当年姐妹二人进宫时太后赏赐的。御赐的东西,无人敢拿,故留了下来。

  打扮妥当,慕晚珂看着忙碌的两人,思忖道:“我的屋里,只有你们二人。这里是京城,不比扬州府,慕家是要脸面的,只怕不出几日,大房就会塞人进来。”

  “小姐说的对。奴婢打听过了,大小姐没出门子前,身边的贴身大丫鬟是四个,二等的四个,小丫鬟也是四个,再加上四个使粗婆婆,院里共有十六人。”玛瑙说得头头是道。

  “那就把彩月、彩霞二人放到房里来。”

  杜嬷嬷皱眉道:“就怕大房说这二人年岁小。”

  慕晚珂眼中含着笑,轻声道:“不怕,到时候我自有说辞。我现在只愁如何把刘嫂子弄进来。吃惯了她做的,别的已是入不了口。”

  “要不让福伯替小姐想想法子?”

  慕晚珂微微颔首,半晌才道:“等日后见着他们再议。走吧,今儿这个安不大好请啊。”

  杜嬷嬷虚扶着慕晚珂绕过垂花门,沿着东侧厢院前门的碎石幽径前行。

  入正院,绕过一屏极大的大理石刻照壁,眼前豁然开朗。

  一片极宽敞的甬道,正面前走五十余步,是一间十分广阔的敞亮大厅堂。一排十六扇明亮的朱红漆木大扇门俱已打开,上头上书匾额‘安寿堂’三个大楷。

  浑厚劲道,似有金石之气,一看便知是大爷的手笔。古言道字如其人,这大爷纯属墙头草,怎会写得这一笔好字?

  慕晚珂自嘲一笑,抬眼打量四周,较之扬州府的富丽堂皇,这里更是奢侈无比,气派非常。

  抬步进去,里头已坐满了人。上首处端坐着老爷太太,两边列椅上男妇依齿序而坐,左边是大房,右边是二房。

  慕晚珂打量自己的坐位,见郑玉燕赫然已坐在郡主下首,两个庶出的姐姐也依次而坐,心中微微一笑,看似浑不在意的坐在了末尾。

  眼角扫过大房众人,见无人说话,慕晚珂眉梢轻动,垂下了头。

  自己明明是二房唯一的嫡出,大房却视而不见,看来这规矩上也稀疏的很。

  慕晚珂并不知道,自己这一进门,一坐下,让慕家众人心头咯噔一下。

  这个六小姐疯病好之后,一言一行还算有规矩,瞧着并不像是少教养的样子,甚至比二房庶出的两位,看着还要稳重些。而且她至始至终脸上都挂着一抹浅笑,眉眼像极了死去的梅氏,再加上头上那支梅氏生前常戴的凤钗,这让某些人心中极不舒坦。

  仿佛眼前坐着的,是梅氏本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