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九十九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077 2019-11-08 23:49:22

  待所有人坐定,慕老爷轻咳一声,大爷慕允恩夫妇上前向二老见礼。

  慕晚珂趁机打量。

  大爷生的相貌堂堂,一派书生模样,只一双眼睛略显阴沉。榜眼出身,未及不惑之年,已任兵部侍郎,正三品的官位,爬升的很快。

  慕侍郎一妻二妾。

  正妻周氏,膝下两子一女,两位小妾,均未有生养。周氏长得富态墩厚,一副养尊处忧的阔太太模样。

  大房这些年,只二姐一个庶出,周氏的手段可见一般。

  慕晚珂把眼睛收回,心中警惕,暗暗留神。

  大房夫妇行罢礼,二房夫妇上前行礼。

  礼罢,便轮到孙子辈。

  仆妇递来早已备下的蒲团,大少爷慕子暄,携妻管氏,双双跪拜见礼。

  慕子暄二十出头,长得风度翩翩,一表人材,如今已是举人名头,在家准备来年的春闺科考。

  正妻管氏着玫瑰紫压正红边幅锦缎长袍,眉目楚楚,身形丰腴,两年前生下哥儿,是慕府头一个重孙。

  听玛瑙说,大少爷读书喜欢红袖添香,故房里已收了三个能吟诗,能弹琴,能作画的姨娘,一个比一个娇媚。

  二少爷慕子晔,今年刚刚十六,尚未成亲,仍在太子监读书。么子得宠,是周氏的宝贝疙瘩。

  礼罢,慕府五个未出阁的小姐纷纷起身,给长辈行礼。因大小姐早已嫁为人妇,且不在京城,一两年才回府一趟。故由二小姐带着四位妹妹。

  慕晚珂仍居最末,她不紧不慢的上前,正要跪下,二小姐突然出声:“祖父,祖母,六妹乃二房唯一的嫡女,理应站在我边上。”

  此言一出,众人变色。

  慕晚珂轻轻一叹,二姐啊二姐,你这个时候替我出头,未免太早了些。这是生生在打郡主的脸啊。

  果不其然,平阳郡主端着茶盅,脸色难看。

  玉姐儿是她从外头带来的,算不得嫡出。扒拉来扒拉去,二房的嫡出还真的只有那个疯子。

  慕二爷怕郡主生气,正要呵斥几句,却想着大房在此,因此生生把到嘴的话咽了下去,装着喝茶的样子,挡住了脸上的尴尬之色。

  慕晚珂身形未动,一脸惊讶的样子呆愣在原地,她在等大房众人的态度。让她失望的是,大房无一人说话,一副事不关己看好戏的模样。

  倒是太太闫氏冷了脸呵斥:“二丫头,长辈面前,哪里有你说话的份。罚你今日抄女则十遍,女孩子家言行需有分寸。”

  二小姐既不气,也不恼,垂首低声道:“孙女口出无壮,甘愿认罚。”

  慕晚珂眸色一动,轻轻笑道:“二姐这话说得对,我是二房嫡女,理应站在前面,玉姐姐不过是外头来的。”

  说罢她脚步轻挪,盈盈的走到慕怡芷身旁,把郑玉燕往边上挤了挤,一派理所当然的样子。

  平阳郡主的脸越发的青了起来。郑玉燕更是气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柔顺灵秀的瓜子脸也因此有了几分扭曲。

  她入慕府五年,还从未有人敢当着她的面戳她的痛处。不过她到底是郡主教养出来的,脸色变了几变后,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慕老爷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如何能瞧不见。

  他想着慕家还得倚仗着老郡王府,厉声道:“混帐,什么外头来的,里头来的,谁教的你这般无礼。”

  慕晚珂抬起明眸,一脸天真无邪道:“祖父,孙女也听府里人说的,难道孙女说错了吗?”

  慕老爷噎住,一拍桌子道,声色厉疾道:“闫氏,你是怎么教管的下人。”

  闫氏捏着帕子不说话,眼中却是有莹光。

  就在气氛陡然而变时,慕侍郎发话了:“算了,不过是个站位而已,有什么可争的,六丫头说得没错。更何况,母亲年岁大了,如何能管得住这一府的下人。”

  这话听着是和稀泥,细嚼之下却有深意。

  二房从来都是郡主一手遮天,要怪也只能怪郡主治家不严,哪里能怪到太太头上。

  自搬石头砸自己脚,这是她活该。

  慕晚珂会心一笑,随着其他四女跪拜下去,低垂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只她心中已渐渐明朗,大房和二房不是一条心呢。

  那就好办了。

  请完安,慕老爷开始训话,无非就是母慈子孝,兄友弟恭这等冠冕堂皇的话。

  慕晚珂眼观鼻,鼻观心,如老僧入定。

  半盏茶后,一场本应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晨起请安,却因为慕怡芷无心的一句话而草草散去。

  慕老爷大手一挥,带着儿子,孙子入了书房,说些修身齐家的牙疼话,商量慕家应该如何重塑辉煌。

  闫氏则移步内堂,带着媳妇,孙媳妇,孙女聚在一处说话,商讨如何打理内宅。

  内堂坐北朝南,摆着一张大榻,上面铺了狐狸毛毯,榻后是一面十六扇的雕绘绣梅兰竹菊屏扇。周氏和二小姐一左一右,亲扶太太坐下。

  郡主则施施然坐在下首,半分没有动手的意思。此时丫鬟们捧着茶盘果点鱼贯入内,又奉上茶水。

  平阳郡主拨了拨茶叶末子,饮了一口茶,道:“大嫂,快到年跟头了,各府的年礼也预备起来。”

  周氏笑道:“弟妹放心,老郡王府的早已备下,比着往年再多两成。”

  平阳郡主听罢,心中熨贴,道:“这次进京来得匆忙,老爷,太太,姑娘们的过年衣裳,首饰还没能备下。听说京里的绣娘手艺极好,这事还得大嫂多费心。”

  周氏面甜心苦,自己原本好好的小日子过着,既不用晨起请安,又不用瞧任何人的眼色,自己的地盘自己作主。这下倒好,二房来京,一家子吃喝拉撒不说,得多出多少开销。

  上头来了个婆婆,边上多了个厉害的妯娌,下头还有四个侄女。周氏再会演戏的人,那笑也扯不出来啊。

  更让她倒仰的是,这府邸原是慕老爷掏钱买的,偏她前几年得意时,花了几万两重新修缮了下,这钱没有从公中走,掏的是他大房的私房房银子。

  如今瞧着架势,二爷必是要在京中做官了。二房一向得宠,又有个出身皇家的郡主,将来这大宅子花落谁家,还真不好说。

  万一……自己真是亏大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