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268 2019-11-08 23:49:58

  “弟妹有所不知,这京中的绣娘都是从南边来的,一个月前人家便回乡了。”周氏不冷不淡的说道。

  平阳郡主冷笑一声,唉唉叹息:“我们做小辈的也就算了,哪有让老爷太太穿旧衣裳过年的道理。”

  周氏被堵了话,气得太阳穴直跳。说这话,跟指着鼻子骂她不孝有何分别。

  “好了!”闫氏突然出声:“先把人安定下来,旁的一件一件事情做,这些虚的东西有何要紧。”

  平阳郡主撇撇嘴道:“太太有所不知。这京里的高门,都长着一张张富贵势力的眼睛,你身上的衣服就是起个褶儿,针角略微粗些,她们都有话说。媳妇也是为了这慕家好,原本府邸就不显,再让人家看不起,哎……”

  周氏气了个倒仰。自个娘家是五品官宦出身,兄弟姊妹虽不大富大贵,在当地也算望族。合着被她这样一说,自个的门第都拎不到台面上。

  到底是王府出来的人啊,战斗力非比寻常。

  慕晚珂捏着茶盅听得入神,连茶都忘了送进嘴里。

  闫氏土生土长的南边人,虽然年轻时也跟着男人入过几回京,到底已经是老黄历了。她听老二媳妇这么一说,心里起了些波澜。

  这一趟原本就是想到京城走动一翻,帮大儿子稳住官位,替小儿子寻个肥差,替府中几个小姐觅得良人。若真是像老二媳妇说的那样,高门里人来人往,如此不体面,慕家只怕被人暗中笑话。

  “老大家的,你看这如何是好?”

  周氏一听这话,便知太太已经听信了老二家的话,顿时神色有些不自在。

  几抹不虞转眼即逝,她陪笑道:“潘亮家的,你速去那几家好的绣纺瞧瞧,若还有手艺好的,花重金请来府里。”

  “是,大奶奶!”

  “别忘了还有首饰头面。”平阳郡主突然出声。

  周氏咬了咬后糟牙:“二奶奶的话听着没有。”

  “奴婢省得。”平阳郡主心下大为得意,长长吁出一口浊气。

  入了这京里,那就是她的天下了,这慕府的人捏扁搓圆,都随她的意。

  刚刚这一出,不过是想试探一下老太太和周氏,现下看来,这内宅的管家大权,早晚一天落在她的手中。

  闫氏眼风扫了平阳郡主一眼,道:“孙媳妇,带着妹妹们去园子逛逛吧,让她们也认认地儿。”

  慕晚珂正听得两人斗得起劲,见太太把她们打发走,知道太太有要事与两个媳妇商议,便上前轻轻一福,跟着管氏离去。

  “过了年,府里的几个小姐都到了适婚的年龄,你们都是做母亲的,该相看起来了。”闫氏敲打两个媳妇。

  周氏倒无所谓,名下还有一子一女,一嫁一娶,简单的很。再者说二丫头养在太太名下,难不成太太会撒手不管,总要暗下贴补些银子罢。

  平阳郡主心中却犯了难,名下四个女儿,一个连着一个,简直要了她的命,自己的宝贝疙瘩也就算了,那三个凭什么要她倒贴妆奁。

  门儿都没有。

  两个媳妇脸上不显,各自心下算计开来。

  管氏一人带着五个小姑子,往后花园去。

  慕晚珂神清气爽,由杜嬷嬷扶着,看着这京城慕府的大好风景,心中微有感叹。

  不把府中的情况摸个一清二楚,如何能行事啊。

  冬日的后花园,并无半点景致,只有冷风飕飕,好在日头已升起,小姐们手中都有暖炉,身上都披着斗篷,倒也不算太冷。

  慕晚珂披的是太太在船上赏的那件,颜色有些泛旧,样子也老式,比着其它几位小姐来,显得寒酸不少。

  偏偏她浑不在意,笑眯眯的跟在二姐身后,寸步不离。

  慕怡芷慢了脚程,与慕晚珂并肩。自打六妹清醒后,还未与她说上话,需得叮嘱她几句。

  “这府里人多,人多嘴杂,六妹无事就呆在自个院里,好好养病。”慕晚珂睁大了一双眼睛,笑盈盈道:“二姐,我的病已经好了,二姐不必替我担心。以后我会常到二姐房里走动的。”

  说话清脆,条理分明,慕怡芷满眼都是不敢相信和欢喜。

  “傻丫头,你到底是……老天有眼。”

  慕晚珂莞尔一笑,衣袖轻轻一动,道:“老天自是有眼,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二姐放心。”

  慕怡芷心中大惊。

  短短数月未见,六妹一改以前老实懦弱,呆呆傻傻模样,竟能说出如此通透的话来。

  不光如此,褪去了痴傻模样的她,把额头的短发绾起,露出白晳精致的脸庞,言谈举止落落大方,颇有让人赏心悦目之感。

  慕晚珂见她看呆了,心中轻轻一叹,低语道:“二姐往日对晚珂的照拂,晚珂铭记在心。若有人敢欺负二姐,晚珂必护二姐左右。”

  动物尚知感恩,何况人乎。

  慕怡芷见六妹知恩图报,心中微暖,手抚上她的发髻,叹道:“真正是清醒了的。我有太太护着,谁敢欺负我,倒是你,自个得处处小心。今儿我讲那话,是仗着太太,你能仗着谁?以后不可乱说。”

  慕晚珂眨了眨眼睛,点头没有说话。心中却道,这世上谁护着都没用,唯有自己变强了,才是王道。

  “哟,二姐和六妹说什么悄悄话呢,也说给妹妹们听听。”慕怡莲捏着帕子笑道。

  慕怡芷深看她一眼,没有搭腔。

  慕怡莲垂下的目光陡然锐利,轻轻哼了一声,“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跟我们一样。”

  这话虽然轻,众女却听得分明,慕怡芷的目光陡然锐利。

  她确实是姨娘生的,仗着太太的体面,才在府里活得如鱼得水。

  慕晚珂眼珠一转,浅笑道:“二姐与你们不一样。”

  三小姐慕怡芸冷笑道:“怎么就不一样了,不一样是庶出。”

  慕晚珂嘴角弯弯,“二姐的生母是老太太赏给大伯的,老太太看中的人,规矩着呢。”

  言外之意,你们的生母未出阁时就被破了身子,统统都没有规矩。没规矩的姨娘,教养出来的,自然就是没规矩的女儿。

  这话一出,慕怡芷心下暗笑。这个六妹,也不知从哪里说的这一通歪理,偏偏还让人找不到错处。

  慕怡芸、慕怡莲气得内伤,若柳扶风的身子在风中乱颤。

  自己的姨娘做姑娘时不干净,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只没有人拿到明面上说罢了。偏这个傻子,青天白日的说出来,简直遭人恨。更让人气的是,这话明面上听着一点错处都没有,不光没有错处,还连老太太都夸了进去。

  慕晚珂得意的挑挑眉,一脸无知的模样。

  扮猪吃老虎这招,可不光周煜霖那厮会,她慕晚珂藏了这么多年,又经历了一世,连两个小小的庶女都弹压不住,还说什么替梅,程二府报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