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零二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260 2019-11-09 22:11:03

  慕侍郎手一挥,两个下人颇有眼色的离去,一左一右守在门口。

  “太子的命,是朕给的;只有朕才能拿去;谁要敢动他,朕便要谁的命。”

  慕老爷忍不住问道:“莫非太子要复起。”

  慕侍郎连连摇头:“并非如此。皇上说残命可留,但江山已不能托付。”

  慕老爷瞬间明白过来。

  皇帝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儿女情亲。作为皇帝他将太子软禁起来,但作为父亲,他还希望留着儿子的命。

  “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谁也不敢轻举妄动。不过,据儿子观察,到底还是瑞王占了一点上风。皇帝每逢初一,十五雷打不动的往皇后宫里坐坐,这些年从未变过。”

  慕侍郎轻轻一叹:“只可惜送人那步棋,走得略急了些,若不然,儿子也不会在兵部度日如年。”

  这话没有任何埋怨,却让慕老爷和慕允文羞愧难当。

  哎,悔不当初啊!

  慕侍郎趁机又道:“父亲,明日就让二弟和弟妹回郡王府吧,多走动走动,终归是有好处的。后日我想去瑞王府送些年礼,二弟跟我一道去。看在老郡王府的份上,瑞王多少会有些松动。”

  安寿堂里。

  慕怡芷跪倒在地。

  太太闫氏斜斜的靠在榻上,任由孙女跪着,似乎有些出神。许久,她才叹道:“可知错了?”

  慕怡芷垂了眼帘,接口道:“孙女知错。”

  “起来吧,你过来。”

  慕怡芷依言坐了过去,端起药碗,奉到太太手边。

  太太从榻上坐起来,接过药碗,一口气饮下。

  慕怡芷忙递了茶水侍候她漱口。

  太太从几上捻过一颗梅子,含进嘴里,方才喘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是为了她好,孰不知连我都要瞧那位脸色,你不是在替她出头,而是为自己竖敌。”

  太太有些赌气的把药盏往她怀里一送,慕怡芷稳稳的接了过来。

  “太太,慕家在扬州府能一手遮天,在这京里……倘若被有人心瞧见了,传到外头,旁人定会说咱们府里嫡庶不分,没有规矩。咱们慕家根在江南,偏偏在江南坏了名声,如果再不谨言慎行的话,这府如何能在京中立足。所以孙女抖胆才会说出那样的话。”

  太太大惊,未曾想她看得这般分明,想得如此深远,既有几分心酸,又有几分感叹。

  “只可惜,你不是男儿身,若是男儿,就凭你这翻话,定能为慕家建功立业啊。”

  慕怡芷将药盏放回几上,轻声道:“太太,孙女不求建功立业,只求慕家安安稳稳。说句大不敬的话,京城之后,慕家又可去哪里?”

  闫氏一听这话,一脸的惶恐。

  “你……你……”

  慕怡芷握住她微颤的手:“太太,一切只需按规矩办事,便可无忧。”

  闫氏如泄了气的气球,颓然倒在榻上。

  “孩子,在这府里讲规矩,难啊!”

  慕晚珂在府里溜达一圈,把整个慕府前前后后,里里外外瞧了个遍,身上乏的不行。

  中午时分,便回了院子。

  而此时,冯、胡两位姨娘早已在此候了她半天了。

  且说慕怡芸,慕怡莲两位小姐从园子里离开后,心中越想越气,越气越恼,便去了各自的姨娘院里一通好说,只把那冯、胡二人说得头皮发麻,瞬间炸了毛。

  那话她们只在心里想过,何曾敢拿到嘴上说。这个疯子信口开河,胡言乱语,这是要置她们于死地啊。于是两人心中一盘算,便借着由头来寻事,巧的是在半路遇上了。

  两人略通了口风,商议好如何行事后,便进门坐等。

  慕晚珂进门,目光锐利一扫,对这二人视而不见,自顾自走进里间。

  “六小姐!”冯、胡二人见六小姐目中无人,神色多少有些愤恨,两人对视一眼,便要跟进去。

  玛瑙伸手拦住,虚笑道:“两位姨娘留步,六小姐的闺房,不是两位姨娘可以进去的。等六小姐洗手净面,换了干净衣服,再与姨娘们说话。”

  冯姨娘一双妙眼狠狠的朝玛瑙剜了两眼,冷笑道:“好个护主的丫鬟,别到时候主没护成,反累了自己。”

  玛瑙昂首道:“为人丫鬟,自然是要忠心护主的。若不护主,与那些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人,有什么区别。”

  “你……”冯姨娘气得脸色沉了下来,伸手就要打这丫鬟。

  玛瑙机灵的往后一退,冷笑道:“打狗还得看主人呢,姨娘莫非以为我家小姐,还是个傻的,任由你欺负?”

  “好一个贱奴,跟谁学的玲牙利齿,连主子的话都敢反驳,我看你是吃了熊心暴子胆了。”冯姨娘气得心里头翻江倒海。

  玛瑙冷笑着朝她翻了个白眼:“冯姨娘,你还没正经做上主子呢,等回头二爷将你扶了正,我再唤你一声主子。这会儿啊,也只能算半个,不过比我们做奴婢的,略好些罢了。”

  “你……你……反了天了,反了天了!”冯姨娘气得七窍升烟。她虽出身小户,却也是正经的小姐,被一个丫鬟指着鼻子骂,这还是出娘胎来头一回。

  胡姨娘原本正在看好戏呢,玛瑙这话连她也骂了进去,如何还能忍住。

  她尖声道:“好好的小姐,就是被你们这些个小娼妇儿教唆没上没下,没规没矩。你这下流东西,不教训教训,越发的上脸了。等我回了二爷,把你们一个个都撵出去。”

  “姨娘要撵谁?”慕晚珂换了素静衣裳,手里抱着个暖炉,轻巧的走了出来,脸上挂着淡然的笑意。

  玛瑙到底是知她心的,船上交待她的话,都还记着呢。

  这一通夹枪弄棍,连浸淫内宅多年的冯氏也落了下乘。

  胡姨娘扯了一抹笑:“六小姐的丫鬟也忒厉害了些,冯姨娘不过是说一句,她倒有十句在等着。依我看,这样的贱婢就该撵出府才省事。”

  慕晚珂坐定,接过彩月递来的茶水,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才娇笑道:“姨娘的手伸得可真长,要不我去跟老太太说,这慕府的管家大权交给姨娘得了。”

  简单一句话,就把胡姨娘噎住了,这话若是让大奶奶和郡主听见了,府里哪还有她的容身之处。她惊慌失措道:“使不得,六小姐,万万使不得,我也是为了六小姐好,没的被这些个奴婢教唆坏了。”

  慕晚珂笑得一脸天真:“我倒觉得玛瑙的话句句在理。”

  “六小姐,我可听不出理在哪里?”冯姨娘帮腔。

  慕晚珂将目光轻轻扫了冯氏一眼,轻声道:“姨娘本来就是半个主子,我到底是慕家二房的嫡女,这小姐的闺房岂能容你们乱闯。往日我混沌不开,容你们乱翻乱摸也就算了,如今我病已经好了,难不成也得忍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