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零三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328 2019-11-09 22:11:43

  冯氏听得慕晚珂淡淡的话语惊得魂飞魄散。

  这傻子居然把自己翻她屋子的事情说出来,这事要是让二爷知道,她该如何是好?

  慕晚珂特意咬重了“乱翻乱摸”四字,为的就是蛇打七寸。

  她见冯氏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嘴角微弯,略带讥意的笑了笑。

  “更何况为人奴婢,忠心二字最为紧要,就像为人妾室,本份二字最为紧要,这是做人的规矩。玛瑙这丫鬟颇有几分自知知明,知道要护着我,依我看不仅不能撵,还得赏。两位姨娘,你们说是也不是?”

  这不光是做人的规矩,也是慕府的规矩。

  郡主进门后第一天就发话了,哪个姨娘若不安着本份来,别怪她心狠手辣。

  冯、胡二人心头一阵阵发虚,半个屁也没敢放,直接抬腿走人。至始至终,两人都没有把来意说明。

  玛瑙待人离开,乐得前俯后仰。这一场嘴仗,打得太解气了。

  杜嬷嬷从里屋走出来,睁大了眼睛把小姐上下打量,半晌才长长叹出一句:“小姐啊,奴婢现在才明白,小姐不光医术高明,连这吵架的本事,都是一等一的好。”

  杜嬷嬷真是说了句大实话。

  在郡主眼皮子底下讨生活的人,有哪个是弱的。

  慕二爷先头还有房外室,三天功夫就被郡主打发了,连个声都没有。

  这二位姨娘能如鱼得水的在慕府生活,绝对是有几分真本事的。偏偏在慕晚珂的手里,连个招儿也没有过上,便落慌而逃,杜嬷嬷对自家小姐的本事,简直佩服到无体投地。

  慕晚珂目光看着她,静静道:“以后你们记得,与人吵架这种事,就专挑她最弱的地方,狠狠的踩下去,踩得她鲜血淋漓,你就赢了。”

  杜嬷嬷目含担忧道:“小姐,奴婢别的不怕,就怕这两人在二爷跟前滴眼药水呢。”

  慕晚珂打了个哈欠,脸上有些疲色,淡淡道:“正愁她们不去滴呢。快摆饭吧,我饿死了,填饱了肚子,才有劲也这府里的人斗智斗勇。”

  玛瑙一听,又兴奋上了,忙道:“小姐,饭菜早送来了,都在炉子上热着呢,我去拎。”

  冯姨娘气鼓鼓的回了院子,静坐在榻上不言不语,连吃饭都没了心思。

  这个慕晚珂,短短数日,竟然变得这么厉害,不行,得想个办法治治她,也省得她张狂的不知天高地厚。

  那厢胡姨娘也颓然靠在椅背上,想着心中的憋曲,不由得涌上怒火。

  自己也是官宦人家出生的女儿,虽是庶出,却也是金啊玉的娇养长大。虽然被二爷一身好皮囊骗了身子,却也从不以为自己低人一等。而且这慕家财帛富足,家世清贵,二爷虽然有诸多不是,待她却是好的,自己又生下一女,后半辈子也算有了依靠。谁知自己以为的锦绣人生,在六小姐眼里竟是如此不堪,她的身份不过比着奴婢略高一些。这让一向清高的胡氏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平阳郡主她斗不过,忍着也就算了,一个疯子竟然也敢骑到她们母女头上来。哼,看来需得拿出几分厉害手段才行啊。

  “来人,去打听一下二爷身在何处?”

  “是,姨娘。”

  “这两个贱人果然没安好心。”平阳郡主怒气冲冲的把手中的帕子往地上一摔,脸阴了下来。

  生不出儿子是平阳郡主这辈子心头的痛,偏这两个贱人专挑她的痛处说,简直可恨之及。

  “母亲何需为这两人生气,不过是两个没规矩的姨娘罢了,母亲想治她们,三个手指捏田螺,十拿九稳,急什么?”

  是啊,她急什么。

  平阳郡主被女儿这一说,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有的是办法治她们,就算治不了她们,两个庶女的婚事还捏在她这个嫡母手里。

  平阳郡主把女儿搂在怀里,冷笑道:“明儿要回王府,腾不出手治她们,这笔帐早晚跟这两个贱人算算。”

  “二奶奶,饭摆好了。”郑玉燕起身,将母亲扶到外间坑上,丫环端了铜盆,拿了热毛巾上前。净罢手,平阳捏着筷子,想了想对女儿道:“明儿回府的年礼,你帮我过过目,万一有什么短了漏了的,也好提醒提醒母亲。”

  郑玉燕含笑点头。

  慕晚珂用罢饭,闲适的睡了个午觉。一觉醒来,她呆呆的歪在坑上不动。

  在扬州府时,尚有一个洞能让她走出去,看看这大千世界;入了这京城,四方的高墙一围,自己便如这万千内宅女人一样,被困守住了手脚。

  杜嬷嬷进来,见小姐眼神没有焦距,笑道:“小姐是不是又在想来福他们了。咱们进京才一天,奴婢的箱笼还没收拾出来的,日子久了总有机会见面的。小姐快别想了,绣娘已经在外头候着了。”

  慕晚珂脑袋一惊,哑然失笑。可不才进京一天吗,急什么,徐徐图之方是正理。

  她微微一笑道:“这么快就请了绣娘来?”

  “郡主发话,大奶奶岂里好驳她的面子,可不得快些。”

  慕晚珂自言自语道:“入了这京里,可就是郡主的天下啊。”

  离过年将将四天时间,慕府众人既要忙着收拾行李细软,又要准备过年事宜,加再上连日的行船伤了元气,个个累得筋疲力尽,也失了争斗之心。

  慕家在京城有几家世交,这会慕老爷进京,过年期间定会有一翻走动。为了能有个好的气色见人,老爷夫人一商议,连晨昏定省都勉了。

  因此婆媳之间,妯娌之间,妻妾之间,嫡庶之间空前的和睦,都缩在自个院里,懒懒的不想出门。

  入京的第二天,慕二爷和平阳郡主,带着郑玉燕,拉着满满三车的年货,去了老郡王府。

  直至晚间,夫妻二人回来,郑玉燕则被老王妃留在了王府。

  一回府,二爷就被老爷叫去了书房,直至三更时分,才和大爷两人从书房出来。

  慕晚珂并不理会这一趟王府之行,慕家有没有收获,只让玛瑙去打听父亲夜间叫了几次水。

  如果说一次,老郡王府也不过是将这个女婿看得尔尔,日后父亲的前程如何,还真不好说。如果两次,好歹有些戏,说不定会寻个普通的差事。如果是三次,那定是老郡王许诺了什么,父亲不得不拼了浑身力气。

  次日早晨,玛瑙朝慕晚珂伸出了两根手指头,并眨了眨眼睛。

  慕晚珂笑而不语。

  大年三十,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这日,大房,二房诸人齐聚在安寿堂,祭拜过祖先后,在花厅里开了整整三桌,热热闹闹吃年饭。连平常不让上桌的姨娘们都坐成了一桌。

  郑玉燕仍是没有回来,老郡王府只派了个管事婆子过府,称老王妃舍不得外孙女,定要留在府中过年。

  慕府众人自然无话,然而看向郡主的目光,又多几分不同,言语中带着讨好。

  平阳郡主笑眯眯的接爱着众人的敬酒,脸上很是得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