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零五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290 2019-11-10 22:05:04

  片刻后

  “老人家喜食甜?”

  江弘文心中一喜:“正是。”

  “近来常喊口渴。”

  “正是,夜里总要起来喝几回茶。”

  “消渴症,已经很重了,若再不医治,最多两年。”

  江弘文一喜之后又是一惊,忙道:“求六小姐救我老祖宗一命。”

  慕晚珂拧眉不语。

  江弘文以为她还在为以前的事耿耿于怀。

  “六小姐,亭林他并非……”

  “闭嘴!”慕晚珂嫌他太吵,很不客气地打断了。“老人家的病很复杂,不光有消渴症,还有其他病在身,如何用药,得细细斟酌。”

  江弘文堂堂混世阎王,何时被人叫过“闭嘴”二字,而此时他却半分不快都没有,反而心中有一丝安慰。

  眼前的女子蹙眉,睫毛似薄纱般笼罩着,掩住了所有的神色,半透明的肤色,一丝毛孔也看不见。

  沙漏倒尽,慕晚珂仍是没有动静,又换了另一只扶脉。

  江弘文静立在一旁,连大气都不敢出。

  许久,慕晚珂睁开眼睛,清冷道:“拿纸笔来。”

  一气呵成,慕晚珂在纸上写下药方,然后把药方交给蒋弘文。

  “无甚把握。”

  江弘文心中一紧,连退数步。连她都说没有把握,那老祖宗的病岂不是……

  慕晚珂不去瞧他的脸色,接着道:“此方子先吃七日,七日后,我还需把一次脉。切记,不可再碰甜食。”

  “无须行针?”

  慕晚珂眼眸微眯,嘲讽道:“身上无针,如何行。麻烦江公子下回掳我时,把我的针一并带来。”

  江弘文长长一揖,正色道:“六小姐,弘文实在对不住,请六小姐原谅。”

  没有一丝玩笑之意,面带着凝重,言语恳切。

  慕晚珂凤眸轻挑,脸上退了傲据之色。

  “老祖宗上了年纪,先用药慢慢调着,再行针。七日后你自己想办法来接我。记得,行针需在白天,方可万无一施。”

  江弘文忙道:“六小姐放心。我亲自送六小姐回府,这一回是我欠六小姐的。”

  “我会记着的。”

  慕晚珂哼哼两声,走出屏风。

  走出屋子,院里空无一人,连个守更的婆子都没有。

  慕晚珂深看江弘文一眼,后者敏锐察觉,道:“将六小姐掳来已是无奈之举,若再将六小姐的身份泄露出去,岂不是弘文的罪过。”

  慕晚珂笑笑,算作回答。

  两人走出院子,已有一顶小轿停在院门口。

  江弘文亲打轿帘,慕晚珂趁机上轿。轿子拐了几个弯后,在江府后门停下,慕晚珂下轿,上了马车。

  令她惊讶的是,江弘文并未就此离去,而是亲自驾车送她。

  慕晚珂悄悄掀起轿帘看了一眼,眼中闪过狐疑。

  京城二霸,眠花宿枊,聚赌斗殴,无所不为……与眼前这个清冷,知礼的男子显得格格不入。

  如果她没有料错,此人同煜王一样,属于扮猪吃老虎。

  那么一个诗礼簪缨之族,书香世禄之家的男子,披着这样一层不堪的外皮,用意何在?江家人知晓不知晓?

  慕晚珂面色冷然,然一双眼睛却泄露出太多复杂情绪。

  江弘文察觉六小姐正盯着他的背影看,心中哀叹一声。今日情急之下,漏出了太多的马脚,以她的聪明必会觉察到什么,看来得空了,还得跟亭林商议一下为好。

  他想了想,道:“世上多了内宅佳人六小姐,却少了个悬壶济世的金神医,六小姐甘心?”

  这话问得极有深意。

  慕晚珂轻咳一声道:“以你的意思,该当如何?”

  江弘文见她不答反问,心中升起警觉。

  自个和亭林两人,将将与她打个平手,一对一,自己绝不是她的对手,别试探不成,反被人探了老底,还是消停些吧。老祖宗的病可得依仗她呢。

  他呵呵干笑两声,道:“我如何能知,不过是替天下的病人惋惜罢了。”

  短短一问一答,慕晚珂已知他十分谨慎,突然问道:“那日的水贼果然是水贼吗?”

  江弘文思了思道:“六小姐说是,那便是;六小姐说不是,那便不是。”

  慕晚珂如此聪慧之人,如何能听不出这话中的深意。

  看来这些人并非真正水贼。

  她捂嘴一笑:“堂堂王爷,逛个妓院被人毒杀,入个庄子被人追杀,连游个船都有生命危险,明明身子康健,偏偏要……江公子,你说这世道是不是乱了?”

  江弘文半句话都答不上来,苦笑着叹了一声:“一言难尽啊!”

  草草将事情掩盖过去。

  慕晚珂摔了帘子闭目养神。既然问不出,那就无须刨根问底,主动权在她的手上,慢慢自然能摸清对方的底牌。

  江弘文暗暗松出口气。不行了,撑不住了,这女子实在太聪明了,本来还想拖几日,眼下看来拖不过去,煜王府这一趟,必是要走上一走的。但愿亭林不会怪我搅了他的好事。

  慕晚珂走进金府时,已是三更时分,一桌丰盛的菜,早已冷得透透,一众人都站在屋檐下等着。

  杜嬷嬷猛的扑过去,把慕晚珂搂在怀里,左看右看,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慕晚珂在杜嬷嬷怀里抬起脸,一一瞧去。

  福伯,李平,翡翠,玛瑙……慕晚珂对着众人笑道:“把饭菜热了重新端上来,咱们头一回入京过年,总要热闹热闹。”

  翡翠和玛瑙齐声应道,各自忙开了。

  须臾,花厅里四个角落支着炭盘,黄花梨大圆桌上摆着各色菜肴,升腾着热气,众人团团而坐,推杯换盏。

  慕晚珂喝了两口米酒,身上有了暖意,方道:“江府的老祖宗病了,病得还挺重,江弘文情急之下,就把我掳了去。”

  “江家,可是国子监的江家?”福伯惊声道。

  慕晚珂笑道:“正是能让国子监都改姓江的江家。”

  福伯一副了然的样子:“怪不得小姐愿意医治,她们也算得梅家的旧交了。”

  “来,今日团圆日,咱什么话也不说,咱们如往常一般,吃喝好喝。”

  慕晚珂举杯,带头一饮而尽。饮罢,她从怀里掏出事先预备下的红包,让杜嬷嬷分发给众人,一时间花厅里欢声笑语,皆大欢喜。

  五更时分,酒宴方散。

  福伯欲言又止,似有话要对慕晚珂说。

  慕晚珂拍拍他的肩,低声道:“福伯,先把这个年过好再说。”

  福伯心下明了,两府离得这般近,行事极为方便,待把年过好了,一切也就安顿下来了,到时候再商议大事。

  “小姐,老奴给小姐拜个早年。祝小姐来年顺风顺水,心想事成。”

  慕晚珂意味深长的笑笑,趁机伏在李平背上。

  起伏之下,人已进了慕府内院,慕晚珂只觉得天炫地转,定是被多灌了几杯水酒。

  她由玛瑙搀扶到了床上,似醉非醉间,听着外头的炮竹,牵了牵嘴角,沉沉睡去。

  慕晚珂沉沉睡去,偏有人辗转难眠。

夕夭夭

好吧,昨天竟然漏发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