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零七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319 2019-11-10 22:06:13

  慕晚珂心思百转,四个姑娘中,适龄的只有二姐。

  想到这里,慕晚珂的目光有刹那间的清冷,事情似乎不大妙。

  “到了别人家,就要守别人家的规矩,别让人看轻了慕府。二丫头,你六妹头一回出门,你在边上提点着些,别丢了慕家的脸面。”

  闫氏细心交待。

  慕晚珂回过神,起身笑道:“太太放心,孙女和二姐寸步不离。”

  “去吧,打扮得好看些。”

  闫氏疲倦的挥挥手。

  待人离开,闫氏把慕怡芷叫到跟前。

  “这一趟不会简单,你自个小心些。”

  慕怡芷点头:“祖母,会不会是给妹妹们相看人家?”

  闫氏轻轻一叹,没有说话。

  “小姐去王府坐客,为何还要拿在身上藏些毒?这青天白日的,莫非王府的人要害咱们不成?”玛瑙一脸的不解。

  慕晚珂忽然有种无力之感,这丫头的厉害全在嘴上,脑中还是少了根弦。

  彩月正好端着果盘进来,清脆道:“玛瑙姐姐,老话说防人之心不可无,郡主岂是那么好心会把小姐带出去的人。”

  慕晚珂眸光一闪,看向彩月的目光带了几分赞意。

  玛瑙一听,似乎有些明白,忙道:“小姐,奴婢跟你去吧。”

  慕晚珂点点头,柔声道:“自然是你跟我去。替我打扮得素净些,越不显越好。”

  “小姐,太太刚刚还说要打扮得……”

  “玛瑙,你要多听,多看,多想,多问几个为什么,凡事需在脑子里过了遍。”

  慕晚珂起身,拔掉了头上的一根珠钗,笑道:“你若能做到这几样,小姐这我辈子都舍不得把你嫁出去。”

  玛瑙歪着头,细细琢磨小姐这话里的意思。

  慕府四位小姐,分坐两辆马车,两个庶出的坐一辆,慕怡芷、慕晚珂坐一辆。

  王府的马车,比着慕府的要精致,奢华不少,车里铺着厚厚的毯子,角落边一只小小的碳盘,暖如春日。

  慕晚珂见二姐一脸心事的模样,轻轻把手磕在她的肩上:“二姐,不过是去做个客,何至于愁眉苦脸,六妹护着你。”

  慕怡芷失笑道:“得了吧,你别给二姐闯祸就行,王府不比别处,规矩大着呢,你跟紧了我。”

  慕晚珂微微一笑。

  这天底下规矩最大的地方,她也曾去过,那里才是刀光剑影的所在。

  路行半个时辰,便到了老郡王府门口。

  左右两只威武雄壮的石狮子,三间兽头大门,门前立着十来个小厮,婆子。

  慕府四女下车,换了轿子,由角门而入。轿子抬着走了一箭之远,歇了片刻后,换了人再抬。

  慕晚珂掀起轿帘,往外打量,将老郡主王府的布局看在眼底,暗自留心。

  玛瑙扶轿低语道:“小姐,这府里好大的气派。”

  慕晚珂点点头。

  老郡王的生母,原是先帝的寝宫里倒夜壶的宫女,有一回先帝薄醉,见这宫女长得有几分姿色,宠幸了一回。

  酒醒后,先帝把此事忘得一干二净,直至宫女怀胎五月,身子藏不住被人发现了,才把事情漏出来,四个月后,便有了老郡王。

  堂堂皇帝宠幸倒夜壶的宫女,传出去龙颜何在,因此这母子二人极不受先帝待遇。

  先帝驾崩,隆庆帝历经一番血雨腥风后继位,血洗中发现这个长兄倒还安分守己,这才封了王。

  轿子在垂花门前落下,众婆子打起轿帘,扶慕府小姐下轿。

  慕晚珂进房,脂粉扑鼻子,房里已坐满了穿红戴绿的人。

  平阳郡主迎上来,笑道:“总算来了,快来拜见老王妃。”

  慕晚珂跟在二姐身后行礼,礼毕,便有赏赐下来,这时她才抬起头打量。

  这不抬头还好,这一抬头,对上一双如墨般的眸子,那眸子里还着捉狭之色,慕晚珂脊背一凉。

  怎么到哪里,都能遇到这货。

  周煜霖自打慕晚珂一进门,目光便落在她身上,这个女人今儿穿了件绣翠蓝竹叶暗花小袄,头上仅戴几只珠花,装横作样的混在人群中行礼,姿势还挺标准。

  有意思!

  周煜霖摇了摇扇子。

  这丫头一双眼睛长得太好,不经意看人时,漾着半透明的水色,能把人的心都看荡起来。若是年岁再长些,哎……为难啊!

  “来,这是煜王爷,你们都见过的,过来行礼。”

  慕晚珂亦步亦趋上前,道了个标准的万福。

  心里盘算着这货为什么会在郡王府。按理说以他的眼界,一个老郡王府如何能放在心上?

  慕晚珂当然不知道周煜霖这一趟为她而来。

  自打除夕那日后,他就一直在想着找个机会,偏偏她窝在慕府哪里都不去。这让周煜霖无计可施。

  想他堂堂王爷总不能冒冒然跑去慕府。好不容易打听到平阳郡主在郡王府,他心下一动,颠颠的跑到父皇那里,领了这个慰问老皇叔的差事。

  周煜霖别有深意的看了慕晚珂一眼,扇子一收,笑道:“本王就喜欢人多热闹。老王妃,今日外头阳光颇好,我陪老王妃去外头转转。”

  老郡王妃出身不高,长得也极普通。她对这个喜欢往女人堆里钻的煜王实在无可奈何,笑道:“老身年岁大了,腿脚也不灵便,让玉姐儿陪你去吧。”

  “皇叔,我陪你去!”郑玉燕从老王妃榻上站起来。

  慕晚珂一看郑玉燕坐的地方,心中便一片清明。

  王府里这么多孙女,偏偏只有她这个外孙女坐在了老王妃的榻上。

  这个世道,死了丈夫的女子,改嫁的极少,都需为男人守节。而平阳郡主仅仅守寡半年,便改嫁到了慕府,而且还带着个拖油瓶的女儿。这事若不是郡王府在背后撑着,又怎么能做到。

  看来坊间盛传老郡王最宠平阳郡主,果真不假啊。

  如此说来,江南的慕府不过是因着山高水远,老郡王够不着,方才被她算计;京里的慕府倒是块难肯的硬骨头。

  慕晚珂想明白这一点,脸上的笑意一点点淡了下去。

  刚刚这女人脸上还有些笑意,怎的一转眼,笑意便没了?莫非是因为他?

  周煜霖轻咳嗽一声,扇子猛摇了两下,道:“都一道去吧,这屋子里怪闷的。”

  慕怡芷见郑玉燕至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瞧一下慕府的人,在慕晚珂耳边低语道:“怪道她在府里谁也不肯搭理。”

  慕晚珂笑笑。

  不怪二姐会有如此感叹。慕府四女入内,王府的小姐,媳妇还略略欠了欠身,偏偏郑玉燕屁股都没有挪动,一副你们来与我有何相干的模样。

  “她好歹也是吃慕府的米粮长大的。”慕怡芷又补了一句。

  慕晚珂冷笑。

  郡主下嫁到慕府,和姨母一样,陪嫁颇为丰盛,只有往外倒贴的,断无往里拿的。要真算起来,郑玉燕还真不是吃慕家的米粮长大的。

  “二姐,她过她的,你过你的,又不跟咱们一路的,只求相安无事罢。”

  慕怡芷眼前一亮,心中的浊气一扫而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