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零八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118 2019-11-10 22:06:35

  郡王府的园子里,十几株早梅连成一片,景致可人。几个青年才俊在梅下说话,见煜王过来,纷纷上前行礼。

  郑玉燕素手一挥,示意姑娘们往边上避一避,此举正中慕晚珂下怀,挽着二姐便往别处去。

  诺大的厅堂里,仅剩平阳郡主和老王妃。

  老王妃朝女儿抬了抬头,道:“大房的那个不错,虽说是个庶出,模样倒还周正,嫁过去也不算辱没了她。”

  平阳郡主得意的笑笑:“我就说母亲一定能看中。”

  “只是……大房的事,你二房能不能插手?”

  平阳郡主冷笑:“母亲,但凡是让慕家升官发财的事,别说一个庶女,就是嫡女,也照样舍得。”

  “其他的三个,那两个庶出的我瞧不上,瞧着有股小家子气。最小的那个,虽然疯病刚好,我看着倒不一般。她的婚事,你这做嫡母的需得好好思量思量。”

  老王妃一双眼睛阅尽人间百态,最是毒辣,一眼就看出了三人之间的不同。

  平阳郡主撇撇嘴,不屑道:“没看出哪边不同,不过是脸盆子长得好看些罢了。”

  老王妃气恼的将茶碗重重一搁,眼中利光迸出。

  “你这孩子,还不玉姐儿聪慧。眼光放长远一些,有本事就生个儿子作依靠,没本事就得把那三个拢在手里,到时候也是你的助力。”

  母亲的话句句在理,平阳郡主被骂得声都不敢吭。

  “咱们府里跟老二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只有他成大事了,才能保证府里的荣华。这三个的婚事,一个都不能将就,须得为老二上位出一把力。”顿了顿,又气恼的说道:“把嫡出的姑娘送给老三,这种晕招亏你也能想得出,简直是……愚蠢之及。”

  “母亲,我这不是……”

  “你懂什么。”老太妃呵斥:“管好你的一亩三分地,替玉姐儿多挣些嫁妆,旁的事情,自有你父亲,兄弟筹谋。我告诉你,中宫的那位不是吃素的,到手的东西怎么可能让人,搏都要搏上位。”

  平阳郡主听得冷汗涔涔而下,半晌才道:“母亲教训的是。”

  老太妃见女儿领悟,放柔了声音叹道:“你和姑爷是半路夫妻,若能替他生个一男半女,倒也罢了,偏偏……这慕家的男子既然绝情,就需得自己留个心眼。你父亲说了,做官不是问题,但绝不能给他高位。”

  平阳郡主略思片刻,便明白这话中的深意。

  官做得大了,也就滋生了他的野心,到时候不好拿捏。

  老太妃皱着眉头又添了一句:“你且牢记,玉姐儿嫁得好了,才是你这辈子最大的倚靠。你父亲心下已有人选,就看老二那边的意思,你心中要有数。”

  一席话,说得平阳郡主心悦诚服,这回她算是明白了,一个强大的娘家,对女人来说是件多么重要的事。

  “爷,爷……”阿尹上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本王有事,各位继续。”

  周煜霖风度翩翩的朝众才子颔首,然后踱着方步,大摇大摆的离开。

  阿尹朝那头指了指,道:“六小姐往那头去了,爷,如何行事。”

  周煜霖看了看园子,扇子一收往拱轿边的树下一指,“爷在那边候着,剩下的事情交给你。”

  “爷,小的……”他一个大男人,众目睽睽下怎么把六小姐骗过去,再者说,六小姐是个人精啊。

  “王府内宅少个跑腿的,你要不要去啊……”

  阿尹听着传过来的话,牙齿磨得咯咯直响,喉咙里撇出三个字:“爷等着。”

  “这等小事,也需劳动本王,如今的小厮也拿大的很啊!”

  周煜霖瞧着阿尹的背影,摇头直叹。

  阿尹是个痛快人,肚子里没有那么多弯弯绕,对于六小姐这样的人物,他只有一个字“请”,若再让他添上几个字,那就是“恭敬着请”。

  故他踌躇的出现在六小姐的数丈之外,正心下盘算着如何请时,对面眉目楚楚的慕晚珂说话了。

  “二姐,我肚子有些不适,去趟如厕。”

  慕怡芷未曾多想:“让玛瑙陪着,早去早回,避着些外男。”

  “二姐放心。”两人的对话清楚的传到阿尹的耳中,他有些风中凌乱。长出一口气的同时,他打定了一个主意。这一辈子,绝不与六小姐为敌。

  这女人,仅凭他一个身影就能判断出事情,这人和爷一样,属狐狸的。

  青松树下,锦衣玉袍男子背手而立;拱轿上,素衣女子袅袅婷婷而来。“阿尹,方园百米之内,不许飞进来一个蚊子。”

  没有一丝嬉笑,甚至带着几分冷然,阿尹心神一凛,一句废话不敢有,点头应下。

  慕晚珂走过去,在周煜霖数丈远的地方,顿住了脚步。她已经走得够多的了,想要和她合作,那就必须他主动走过来。

  周煜霖看了看两人之间的距离,眉头紧皱。

  这女人,她一定是故意的。

  罢了,罢了,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

  周煜霖大步流星走过去,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一人的身位。

  “六小姐,说说你的打算吧。”

  是慕晚珂喜欢的开门见山,她微笑:“王爷费这么大的劲把我请来,还是王爷您说。”

  一问一答,若被旁人听见,只会觉得一头雾水;但这两人经过这几次的交锋,无须多余的话,便知对方的意思。

  周煜霖抬首看了她一眼,眼光带着冰一样的寒意。

  这女人,他恨不能一巴掌拍死她,这么聪明,难道就不能装着蠢一点吗。

  这一眼让慕晚珂不由自主的觉得一阵森冷。

  这个男人果然纨绔在外,金玉在内,莫名的让人感觉危险。她没有动,高手之间过招,谁示弱了,谁就输了。

  “我想和你合作。”周煜霖眼珠子一转说到。

  “怎么个合作法。”

  “你替我挣银子。

  “好处?”慕晚珂问的很直接。

  “除了慕府的事外,我帮你拿下宫中的用药。”

  “仅此而已?”青莞挑眉。

  “你还想要什么?”周煜霖惊讶。

  这世上最好赚的钱,无非就是皇宫的银子。

  拿下宫中用药,宝庆堂在当世的地位,只需跺跺脚,医药界便要抖三抖。

  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事。

  慕晚珂偏过头,看着身侧的煜王,然后清晰无比地道:“我有另外一种合作方法,你想不想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