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零九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390 2019-11-10 22:07:41

  周煜霖觉察到她的目光,转过身,对上那双比天上的星辰还要闪亮的双眸,心中荡了荡。

  “但说无防。”

  “我不光可以帮你赚银子,还可以帮你治病救人。”

  周煜霖眼中闪过惊色。

  这倒是个不错的提议,凭她的医术,可以为他做很多事情。

  他甚至可以在京中开个一模一样的金府,她看病,他受益,互惠互利。

  “需要我为你做什么?”

  “帮我查清一件事。”

  “何事?”周煜霖不以为然。

  慕晚珂抿紧唇瓣,注视他良久,然后微微一叹,“我外祖父家当年的一把火,是谁放的。”

  一道天雷劈中周煜霖的身子,他猛然回首,目光如电。

  “你想为梅家复仇?”

  慕晚珂脸色平静,然而平静中却透着一抹冷然:“欠债还债,欠命还命,难道……不该吗?”

  周煜霖抬头直视她的目光,蓦然心头一颤。

  她装疯卖傻十多年,暗下习得一身惊世医术,开宝庆堂,开义诊,设计让慕家在江南难以立足,被迫入京……难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梅家?

  “我想知道原因?”

  慕晚珂依旧是波澜不惊,墨玉似的瞳眸如无垠的夜空,黑而深。

  “因为我的身上,流着梅家人的血。”

  简单直白的一句话,却也是最能打动人心的一句话。

  许久,周煜霖轻轻叹道:“本王……还能有其他选择吗,多赚点银子,逍遥一生,难道不好吗?”

  慕晚珂唇际露出一抹苦笑,带着深深的哀伤。

  她也想拿着银子,带着杜嬷嬷,福伯逍遥一生,只是梅家百十口的冤魂怎么办,他们在天上看着呢……更何况还有程家。

  “人活一世,如果只为银子而活,多无趣。”

  有些责任一定要担,有些事情一定要做。

  湖风吹起慕晚珂长长的发,遮住了脸上的一抹痛色。

  “我只要王爷帮我查清真相,其它的事绝不需王爷动任何手。”

  周煜霖突然觉得自己掉进一个坑,通往坑里的每一步,都是这女人计算好的。而这女人就这样悠闲自得的蹲在坑边,甚至连小手都没有招招,就睁着眼睛看着自己掉了进去。

  周煜霖把目光落在湖面,一双眼睛冷幽如深潭。

  须臾,他不紧不慢道:“本王只是个闲散王爷,吃喝嫖赌在行,查案什么的不是长项啊。弄不好还得将自己折进去。有命挣银子,没命花银子,这买卖有点亏啊!”

  慕晚珂笑道:“既然王爷觉得亏,那就只当我没说,告辞。”

  没有半分犹豫,也没有一丝挽留,慕晚珂绝决而去。

  周煜霖一瞬间手足冰冷,如置冰窟,脸上挂满了寒霜。

  这女人简直就是翻脸无情,错,是绝情绝义;错,是冷血冷心。

  她难道不知道这么重要的事情,是需要时间思考的吗?这短短一瞬间的时间,他思考个屁啊!

  周煜霖的脸色越来越冷,却依旧不语,浑身凛冽的寒气能将这一湖的水冰住。

  随着拱桥的临近,慕晚珂的脚步也越来越沉重。

  五年前的旧案,光要查出凶手就已经是极难了。更不用说这案子牵扯到方方面面,动一发而牵全身。

  这世上有这个胆量和能力的人,除了当年皇上外,也只有身后这个纨绔王爷。如果他不答应,不光之前所有的算计前功尽弃,而且很有可能让他产生戒备之心。

  慕晚珂觉得这个赌注下得有点大。

  后悔在瞬息之间消失,她的脚步依旧轻盈。

  既然是赌注,那就要做好输得精光的准备,她不介意从头再来,反正她有一辈子的时间。

  “等等!”

  就在慕晚珂的脚将要跨上拱轿的第一个台阶时,周煜霖咬牙切齿的开口了。

  “本王答应你。”

  慕晚珂捏着一手心的冷汗,放下了脚。

  她觉得五年来最动听的一句话,莫过于刚刚这一句。

  慕晚珂眼眶微热,所有的努力和筹谋,总算是没有白费,这场堵局……她到底赢了。

  她缓缓转过身,冲着脸有怒意的周煜霖莞尔一笑。

  “王爷英明。”

  “只是,既然是合作,有些话,总是要问一问的。”

  周煜霖目光深深的打量她一眼,眼中锋刀一闪,有杀意涌出。

  慕晚珂掩在袖中的指甲狠狠的掐在手心,痛楚如约而至。

  眼前的男子从来不是等闲之辈,他定会趁着这个机会,把久藏于心中的疑问问说。

  如何答,答到哪一步,这是慕晚珂必须慎重思虑的。

  果然不出哦慕晚珂所料,周煜霖收了一切神色,静静的开口:“你的疯病是如何治好的?又是如何学得这一身的医术?”

  “以王爷的聪明,一定知道梅来福是谁?”

  周煜霖目光一沉。

  他头一回见到所谓的福伯,就觉得此人面熟无比,暗下派人一查,惊得无以加复。

  他竟然是前太医院院首梅立宗的贴身奴仆,而且医术了得。

  当年的那一场大火,他是如何逃脱的?

  慕晚珂深深浅浅的眸中带着薄薄的忧伤,她深吸一口气。

  “外祖父不放心母亲,让福伯赶来通风报讯,因此逃过一难。我的疯病就是他治好的,这一身的医术也是跟他所学。”

  原来如此?还是仅仅是如此?周煜霖眼眸暗沉,如箭的目光直直的看向她。

  慕晚珂清楚的察觉到男人眼中的不相信,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将目光迎上去。

  两人对视许久,清楚的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自己,心中各有思量。

  眼前的男子,明显是在擦试自己。自己只要露出一丝胆怯,以他的警惕,必会察觉。

  慕晚珂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欺瞒,目光坦然。因为有些话,即便你想说,也得有人相信。

  眼前女子的眼神,黑白分明,没有一丝遮掩,想必是真话。再者说,没有人能在他的注视下,浑身上下透不出一丝惊慌。

  周煜霖对自己有这个自信。

  他冷声道:“是他怂恿你查梅家大火一案?”

  慕晚珂不答反问:“倘若我说,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不知王爷可信否?”

  “为什么?”周煜霖眉心紧蹙。

  “还是那句话,因为我的身上,流着梅家的血液。”

  慕晚珂眼底的疏离如湖面的寒冰。

  周煜霖颇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半晌后,眼中的杀意散去,“合作事宜,我会再来找你。”

  说罢甩袖而去。

  慕晚珂捂着胸口,浑身虚脱。头一回,她觉得眼前的男子,竟如此可怕。

  “怎么去了这么半天,咦,脸色这么白,瞧着一手的冷汗。”

  慕怡芷把六妹拉到跟前,抚了抚她的额头,还是一手的汗,气笑道:“你这是干什么去了?”

  慕晚珂笑笑,道:“太远,跑得累。”

  慕怡芷掏出帕子,替她细细的擦着汗。

  “她们俩个呢?”慕怡芷素手一抬,指了指数丈之外的地方。

  慕晚珂顺着她的手瞧去,只见这两人一左一右的拥在郑玉燕身旁,和王府的众姑娘们笑作一团。

  慕晚珂眨了眨眼睛,笑道:“二姐怎么没去?”

  慕怡芷摇摇头:“跪舔这种事情,我是做不来的。更何况,王府的姑娘都不拿正眼瞧我们,何苦拿热脸贴别人的冷屁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