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一十一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140 2019-11-11 22:34:27

  平阳郡主的一番话让周氏垂下的眼皮,及时的掩住了笑意。

  这就对了,谁让你是她嫡母呢,她拉的屎,屁股就该你这个做母亲的替她擦。

  慕二爷惊讶看着妻子,心道今儿个她怎么这么大方,平常问她要几百两银子,都要推三阻四的,这一下子可是十万两呢?

  平阳郡主把众人神色尽收眼底,心中冷笑不己。心道果然给母亲料中了,这一家子,一定会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想尽办法塞到她的手里来。

  只见她柳眉一扬,似笑非笑道:“这六丫头也不是没有身家的。当初她母亲的嫁妆,田庄,七七八八凑一凑,十万两也不是拿不也来。反正单子上都有,回来我到库房寻一寻。”

  一记重拳狠狠砸出去,慕府众人顿时被砸得头晕眼花,四肢抽搐。

  周氏更是抖着嘴唇,一张脸陡然间发青,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平阳郡主看着慕家诸人的表情,心中简直爽到了极点。

  梅氏的嫁妆,早就被慕家大房悄没声的拿走大半,剩下的都是些不值钱的玩艺。

  六个嫁庄铺子,三个在梅氏死的当年就卖了,还有三个如今也被卖了个干净。若真算起来,何止十万?你们想让我背这黑锅,我索性撕掳开来,让你们有苦说不出,有言难出口。一个个的当别人都是傻子不成?要好处时,削尖了脑袋凑上前;要出血时,就把一屁股的屎留给我来擦。做他娘的春秋大梦,老娘今儿就让你们瞧瞧厉害。

  平阳郡主故意笑眯眯道:“太太,今儿就把梅氏的嫁妆单子给我,孩子大了,也该预备起来,了不得一两年就要出门子,到时候省得我手忙脚乱的,丢了慕家的脸面。”

  闫氏神色有些恍惚,似乎没听到二媳妇说的话,只拿目光看着大儿子夫妇。

  慕侍郎凌厉的看了周氏一眼,心下转过几个弯后,朗声道:“弟妹,哪里能让你掏这些银子,你也是一片好心,怪只怪这丫头……罢了,父亲,母亲,二弟,这银子就公中出吧。”

  闫氏就在等着大儿子开口,她长长松出一口气,目光向看自家男人,用征询的语气,轻道:“老爷,你看呢?”

  慕老爷此时早已怒意滔天,却不能当着两个儿媳妇的面发作,他冷冷道:“公中的银子……”

  慕侍郎一看父亲的脸色,便知道不大妙,忙道:“父亲,这银子我和二弟弟一起想办法。”

  慕允文忙表态道:“大哥说的是。”

  两个儿子都表态了,慕老爷暗下松出一口气,然后猛的一拍桌子,怒目圆睁。

  “就算如此,我也不能饶了那个孽畜,跪祠堂,两天两夜不许放她出来,需得好好给我反醒反醒。”

  众人见老爷发话,均起身齐口称是。

  慕老爷犹不解气,厉声道:“老二家的,既然你是她嫡母,这规矩上还是要教导一二,免得将来嫁了人,祸害到慕家。”

  被这个女人算计了一把,明着说不出来,只能换个方式敲打敲打。

  平阳郡主摸着一手心的汗,有气无力的点点头。

  我的娘啊,这一场仗,可胜的极险啊!

  “小姐,小姐,不好了,老爷让你跪祠堂呢。”彩霞一路跑了进来。

  慕晚珂不怒反笑。今儿这一出原本不在计划之内,灵机一动才想出了这一招。

  话说起来,还得感谢周煜霖,若不是他一身凛冽的气势,让她受了惊吓,她又怎会反弹出如此惊人的智慧。

  “来人,替我把护垫绑上,我要在佛祖面前,好好反省一翻。”

  “小姐……”杜嬷嬷哽咽,脸上尽是心疼。

  慕晚珂气笑道:“哭什么,跪个祠堂就能收回姨母的嫁妆,这笔帐划算。你们谁也别惦记,该吃吃,该睡睡,说不定明儿个我就能出来了。”

  玛瑙一把搂住慕晚珂:“小姐,我陪你一道跪!”

  慕晚珂嫣然一笑道:“你帮我到隔壁跑一趟,跟李平说,明儿一早,我要慕家六小姐有十万两陪嫁的事,满京城皆知。”

  杜嬷嬷担忧道:“小姐是怕慕家反悔?”

  慕晚珂笑得一脸雍雅闲适。

  “不防君子防小人,慕家人难道是君子?”

  闫氏重重的把茶几往桌上一搁,肃着脸道:“这么说来,事情并非由六丫头而起?”

  慕怡芷忙道:“太太,孙女说的句句是实话。六妹原本跟我寸步不离,离王府的小姐们远远的,是三妹,四妹使坏才把她牵进去的。而且六妹还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六妹说,冯姨娘也去她房里找过银子。”

  闫氏拨着佛珠的手一顿,怒骂道:“这个贱人,竟然敢背着慕府……来人,把这事告诉二爷听,瞧瞧他枕边都是些什么人?”

  贴身大丫鬟忙掀了帘子出去。

  慕怡芷轻轻擦了把眼泪,道:“祖母别动怒,今儿这一出,六妹也算因祸得福,十万两的陪嫁带到夫家,六姐以后的日子不会难过。”

  闫氏幽幽长叹:“你二婶的身家,何止十万两啊。六道轮回,阴果报应,哪里来的,还到哪里去。”

  慕怡芷垂着眼不作声。“去吧,偷偷给她弄点吃的去。十万两陪嫁银子换来这一顿罚,她也算受益。”

  “是,太太!”

  “郡主啊,今儿个好险啊,要不是老太妃出主意,咱们定给慕家算计的连渣儿都不剩啊。”

  平阳郡主将参茶一口饮尽,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嘴里直哼哼。

  园子里的事情刚闹出来,便有丫鬟来回话,她惊得一口气上不来,直挺挺的就要倒下去。好在母亲机灵,把事情前前后后问了个清楚,然后就给她出了这以退为进的主意。

  险,真真是险啊,平阳郡主觉得自己从鬼门关转了个来回。

  “我看到大房夫妻的嘴脸,就觉得解气。要好处时闷不吭声,要出钱时急得跳脚,这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拿了我二房的东西,就得给我吐出来。只可惜了我的玉姐儿,平白无故的少了三万两公中的钱。”

  曹嬷嬷讨好道:“老太妃不是说这银子由她掏吗?”

  “你懂什么?”平阳郡主呵斥道:“便是不出这个事,母亲这三万两银子也会掏出来,快,再替我倒杯参茶来,让我压压惊,我这心儿啊,到现在还怦怦直跳呢。”

  “二爷进院了。”丫鬟在外传话进来,屋内的声音瞬间止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