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一十五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496 2019-11-12 22:36:52

  祝氏亭亭袅袅走到闫氏跟前,盈盈一拜,笑道:“给夫人请安,夫人近来身子可好?”

  明明是头一回见,说得竟像是故交一样,这待人接物的礼数,一看就是大家出来的。

  闫氏含笑应答,忙唤来丫鬟看座,侍茶。

  祝氏也不客气,大大方方坐在闫氏下首处,随行的两个侍女甚有规矩的给闫氏道了个福,一左一右垂眼立于祝氏两边。

  祝氏喝了几口茶,笑道:“得知你们入京了,老祖宗就催着我来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心里咯噔一下。

  江家的老祖宗,那可是连皇上都要卖几分薄面儿的人啊。

  闫氏有些不甚明白,她把目光落在平阳郡主身上。后者忙笑道:“慕家何德何能,竟劳老祖宗惦记,真真是让人羞愧,正该是我们做小辈儿的,给老祖宗请安才是。老祖宗身子可好啊?”

  祝氏笑道:“还利索着。就是年岁大了,总想着以前的事,以前的人。前些天儿做梦,你们猜她梦到了谁?”

  “谁?”

  祝氏脸色微变,叹了口气道:“她竟然梦到了……嗨,旁的话我也就不说了,我家老祖宗以前只吃梅家大小姐开的方子。这不,老祖宗一听你们进京了,逼着我把六小姐接过去,说是要住几天。还请夫人行个方便。”

  此言一出,旁人倒不觉着什么,平阳郡主的脸色顿时拉了下来。

  当着她这个后妻的面,竟然夸起死去的前妻,这不是拿刀戳她的心窝子吗?

  祝氏何等眼色,又笑道:“我们也是拿她没办法。谁让她是老祖宗呢,连宫里都让着三分,我们做小辈的也只有顺着老人家的意思了。”

  这话一说出来,闫氏哪还顾得上郡主的脸色,忙陪笑道:“能让老祖宗惦记,真真是那丫头的福份。来人,请六小姐出来,把东西都准备好,去给老祖宗磕几个头。”

  祝氏见目的达到,暗下松出一口气,喜不自禁的和慕府众女眷周旋一翻。

  “小姐,小姐,快,快,江家派人来接了。”

  祠堂的门突然被打开,杜嬷嬷一脸喜色的跑进来,二话不说扶起慕晚珂。

  “太好了,终于可以不用跪了,小姐啊,这一晚上的急死奴婢了。”

  这么快?慕晚珂无力的靠在杜嬷嬷身上,任由她搀扶着走出去,心里却思量开了。

  她原本以为江弘文定会像那天一样,趁着晚上偷偷摸摸将她带到府里,未曾想这江家青天白日,光明正大的上门要人了。

  这又是怎样的一出戏啊?

  慕晚珂不知觉的呢喃出声。

  “什么戏啊,不戏的,只要不让小姐跪祠堂,就是天大的阿弥陀佛。”杜嬷嬷脸上带着兴奋:“咱们快走,可不能让江家人等。”

  慕晚珂一听这话,反倒是顿住了脚步。

  “急什么,求人的事,自然是要等上一等的。去,让玛瑙先往安寿堂回话,就说我得沐浴,用饭后方可跟大奶奶去江家。”

  “小姐……”杜嬷嬷有些担忧。

  慕晚珂淡淡道:“杜嬷嬷,你记着,有些谱是一定要摆的。今儿我带玛瑙去,咱们这院里离不了人,有你坐阵我才放心。”

  “嬷嬷替小姐守着。”

  一盏茶喝完,众人没等到慕晚珂的人影,反倒等到了她身边的丫鬟。

  玛瑙脆声道:“回夫人,大奶奶,二奶奶。我家小姐正在沐浴用饭,特让奴婢来回话,劳江府的大奶奶略等上一等。”

  平阳正憋着一肚子的气,冷笑道:“你家小姐好大的面儿,竟然敢劳长辈等。”

  祝氏心里虽然不畅,却因江弘文的交待,不得不笑道:“千金小姐出门,确是要慢着些来,去跟你家小姐说,不必着急,慢慢来。”

  平阳暗暗咬了咬牙,一言不发,只心里在想,这江家老祖宗哪根筋搭错了,想起谁不好,偏想起了梅家的人。

  闫氏面甜心苦,不紧不慢的喝着茶,陪着祝氏说话。

  早知道江家人要来,就不该把人往祠堂里送,让人家干等着,真真是失礼。

  周氏心中思量开来。小儿子如今在国子监读着书,要是能得到江祭酒的赏识,这前程可就不一样了。

  慕府众女各有各的心思,却不敢离去。

  祝氏一看这等情形,笑意越发深沉。

  两盏茶后,慕晚珂方由杜嬷嬷,玛瑙扶着入了安寿堂。

  祝氏不等她走近,便起身上前握住了她的手,趁机细细打量。不看则已,一看祝氏心里跳了跳。

  这六小姐容貌出众,却年龄尚小,莫非那活阎王看中了?

  慕晚珂清楚的看到祝氏眼中的惊色,脸上适时浮上了一抹羞涩,慢慢低下了头。

  闫氏忙道:“六丫头,跟着大奶奶去吧,记得谨言慎言,万不可丢了府里的脸面儿。”

  慕晚珂福道:“是,夫人。”

  “慢着!”平阳郡主走到祝氏跟儿前,笑道:“大奶奶,你有所不知,这孩子原先儿脑子有些个不灵光,言行没个分寸,怕让人瞧了笑话去,可否让她姐姐跟着一道入府。”

  “这……”祝氏犹豫,来前活阎王可没说有这姑娘脑子不好啊。

  闫氏也被昨儿的事情吓着了,万一六丫头又语出惊人,这府里可没第二个十万两陪过去,忙道:“大奶奶,你有所不知,她的病确实才治好。”

  祝氏轻笑道:“那好吧,府里哪个小姐跟着一道去。”

  “玉丫头。”平阳郡主脱口而出。

  “二丫头!”闫氏轻轻道。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厅里的气氛瞬间尴尬。

  慕晚珂珠眸一动,轻轻扯了扯祝氏的袖子,柔声道:“大奶奶,我能让二姐姐陪着去吗,二姐姐知书达礼,温柔可人,老祖宗一定会喜欢她的。”

  柔声细语带着一丝哀求,明亮的眼睛含着一丛水色,祝氏如何能拒,笑道:“好孩子,那就让二小姐陪着你吧。”

  闫氏眼中闪过一抹欣慰。这孩子知恩图报着呢。

  平阳则微微沉下了嘴角,看向慕晚珂的目光带着不善。

  两个庶出的则一脸羡慕。

  “老不死的,竟然敢坏我的好事。”回到屋内的平阳气鼓鼓的接过丫鬟递来的茶盅,还没拿稳,猛的一掀,怒骂道:“黑了心的娼妇,你想烫死我。烫死了我,你好坐正房奶奶去。”

  小丫鬟吓得两腿打哆嗦,扑通跪倒在地,一句话也不敢分辩。

  曹嬷嬷忙使眼色,小丫鬟逃也似的离开。

  郑玉燕坐在坑上冷冷道:“母亲何必跟个小丫鬟动怒,那江家有什么好,她们便是八抬大轿来请我去,我也不愿意去。”

  “你个姑娘家懂什么。”

  平阳郡主气得两眼翻翻。

  老王妃刚与她说过,想把玉儿许配到江家。今儿就这么巧,人家江家竟然上门来了。原本想让女儿过去探探路子,谁知被老不死的抢了先。合着当她傻子呢,那老不死的也在替二丫头打算着呢。

  郑玉燕头一回被母亲呵斥,气得俏脸通红,冷笑道:“女儿年岁小,又是在南边长大,自然不懂这京里的弯弯绕。恨只恨女儿生父去得早,若不然……”

  郑玉燕想到心酸处,眼泪刷刷流下来。

  自己千金之躯,王府的嫡亲外孙,竟然在这不入流的慕府,一呆就是五年,还要被人嘲笑是“外头来的”,想想都觉得委屈。

  女儿一掉泪,平阳郡主的一颗心顿时软作一团。她朝曹嬷嬷递了个眼色,曹嬷嬷掀了帘子出门,叫来贴心的两个丫鬟,一左一右守在门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