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一十七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493 2019-11-12 22:39:28

  江弘文被慕晚珂质问的目光瞧得无地自容。

  一屋子的男男女女面面相觑,这女子是什么人,这话他们怎么听不懂,年节儿上的,老太太吃半颗花生糖怎么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中年留须男子肃声道。

  江弘文为难的看了慕晚珂一眼,正要说话,却听得她冷笑一声。

  “你们如果再在这儿耽误时间,我敢保证,不出三个时辰,你们一个个都要换了孝服,玛瑙,把针拿来。”

  “小姐,针来了。”慕晚珂迅速拿过针,见屋里的人仍没动,高声怒道:“闲杂人等还不赶紧出去。”

  “玛瑙,褪去衣衫。江弘文,再拿几个火盆来。”

  江府众人一看她拿针的架势,都惊住了,赶紧一个接一个走了出去。

  仅有三个中年男子退到了一旁。

  慕晚珂深吸一口稀薄的凉气,素手一抬,指着其中一个男子道:“你,把窗开条缝透透气。”

  中年男子看了看两边的兄弟,依言将窗子透了一条缝。

  一切妥当,慕晚珂手起针落,刚开始速度极快,越到后面越慢,手上似有千金之力,难以下针,她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江弘文默默的看着她,目光有些窒息。最后一针落下,慕晚珂长出一口气,虚脱的跌坐在床榻上,接过玛瑙递来的帕子,擦了擦额头的虚汗。

  “六小姐,老祖宗她怎样?”江弘文问得极为小心。

  慕晚珂无力的抬了抬眼睛:“有救了,醒来喂几勺参汤,若再不听我的医嘱,再次发病,不必再来请,神佛难救。”

  似为了应证她的话一般,床上的老太太无意识的“哼”了一声。

  墙角的三个中年男子面露惊色,眸光中有几分将信将疑。

  这女子尚未及笄,偏偏一言一行带着老成,连经年的太医都没她的气势。

  道理其实极为简单,太医是帮主子看病,言行中带着几分恭维。而慕晚珂自行医以来,都是病人求上门,她是金府里说一不二的王,言行中自然带着长虹的气势。

  三人拿目光去看江弘文,偏偏后者只将目光落在女子身上。

  “六小姐,那药方……”

  “拿笔墨来。”这次慕晚珂没有半分犹豫,迅速写下方子。

  “速去抓药。”江弘文看了看药方,“三叔,派人去宝庆堂抓药。”

  “宝庆堂?可咱们家用药不都是在……”

  “三叔,你照着我的话去做没错。”

  慕晚珂赞许的看了江弘文一眼。这家伙的脑子够好使。

  开罢药方,慕晚珂接过玛瑙早已预备好的湿帕子,净了手后,将针一根根拔下。

  最后一根针拔出,床上的老太太“哎啊……”一声,一双浊眼幽幽转醒。

  江家三兄弟喜不自惊,纷纷围上去。

  慕晚珂见状站起来,退出数步外,面无表情的对着江弘文道:“此针将行七天,明日此时再来请我,请带我去休息的院子。”

  江弘文看了眼她微微苍白的面色,正要说话,慕晚珂眉头紧蹙道:“这番救人,我露了真身,非我本意,你收拾残局,若漏了风声……”

  一双明眸带着淡淡的寒气朝江弘文扫去,似有几分威胁之意。

  好个厉害的女子,江弘文眉眼笑意渐盛,道:“六小姐放心,一切包在弘文身上。”

  慕晚珂暗下冷哼,轻描淡写道:“先行一步。”说罢,轻轻一福,欲借势而过。

  “留步!”一个低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慕晚珂身子一顿,缓缓转身走到床前,居高临下看着床上已然睁眼的老太太,声音淡然。

  “老祖宗身子大虚,不该说话,有什么话,等身子略好些再说。你们几个,也不必围着,病人最忌劳神劳力,喝了药好好将养着。药虽苦,却是救病良药,一口气喝下去,不许含糖。告辞。”

  慕晚珂不等她开口,转身离去,将行到门口时,脚步略有些虚浮。

  玛瑙瞧得分明,忙上前扶住了。

  江弘文微惊,眼中有些了然的意味,“我送六小姐回院。”

  床上的老太太眸中精光一闪而过,又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慕晚珂走出堂屋,见江府众人均立在庭院静候,心中微微一叹。

  这么多人看在眼中,也不知这厮如何将她的身份瞒住。

  若瞒不住……

  慕晚珂垂头福了福,跟在江弘文身后,也不理会十几道锐利的目光,直上了轿子。

  祝氏忙笑着道:“七弟,我来送六小姐回院。”

  江弘文知道府里人等着他解惑,笑道:“有劳大嫂。”

  轿子七拐八拐后,终于停下,慕晚珂下轿习惯性扶住玛瑙的手,手扶住,才发现跟前的人并非玛瑙。

  “六小姐,小心脚底下。”祝氏笑眯眯道。

  慕晚珂微微颔首。

  心道自己这会原形都现了,也不用再装什么天真。

  “多谢大奶奶,我二姐安置在何处?”

  祝氏笑意更盛:“六小姐且先歇歇,回头我让人把二小姐请来。六小姐是大夫,会诊脉看病?”

  慕晚珂边走边道:“略知一二。”

  “那府上说六小姐这里……”祝氏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沉吟着不把话说下去。

  慕晚珂轻道:“大奶奶,家母姓梅。”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把所有的是非曲折都道了出来。

  祝氏何等人也,岂能不知道大宅门里的龌龊,忙打岔笑道:“六小姐可否帮我看看,身上有什么毛病?”

  慕晚珂指了指屋内,苦笑道:“可否容我坐下喝杯茶,再替大奶奶诊脉。”

  “瞧瞧我这急性子。”祝氏跌足一叹,忙把人扶着入了屋里。

  慕晚珂一眼扫过,便知这屋子江家人用了心思。

  一水色的黄花梨家私,精致中透着奢华。屋子中央摆着两只赤金炉,炉内银丝碳燃得正旺。两个清秀的丫鬟迎上来,一个端着面盆,一个拿着毛巾。

  慕晚珂也不客气,净面洗手。玛瑙打开随行的小箱笼,从里面取出一个精致的白玉瓷瓶,慕晚珂接过来打开,素手从里面挑了些香膏,抹在手脸上。待涂匀了,方才接过丫鬟递来的茶碗,素手拿着茶盖轻轻拨了几下,轻啜了几口。

  一连串的动作行云流水,不带半分忸怩,祝氏看的微张着嘴,心里暗暗有些吃惊。

  慕府明明说这个六小姐疯病才好,偏偏这一举一动都甚有规矩,而且还会替老祖宗看病。看来这里面的明堂决计小不了。

  慕晚珂见她发愣,放下茶碗淡声道:“伸手。”

  祝氏回神,忙伸出手,笑道:“六小姐年纪轻轻,如何就得了这一身好医术?”

  慕晚珂抬了抬眼睛,很快垂了下去,恍若未闻。

  祝氏忙收了口,将信将疑道:“六小姐,怎样?”

  “大奶奶,我家小姐诊脉,最忌病人说话,一说话,气息便不稳,气息不稳,脉便扶不准。”

  玛瑙极为老成的说道。

  我的个乖乖,连个小丫鬟说起来,都头头是道的,祝氏当下闭了嘴,心中不敢小觑。

  片刻后,慕晚珂收回手道。

  “大奶奶这几日是否觉得私处有异味,瘙痒难耐……”

  饶是朱氏成婚多年,已是孩子的娘,也被这几话羞得面红耳赤。

  “羞什么,这是病,若不治,以后有得你头疼,回头你派人上我这儿拿方子。”

  祝氏心跳加速,羞得逃也似的出了院子,行了几步,顿住脚步。

  见了鬼了,这么私密的事,这六小姐也能诊出来,我的妈啊,那是神医啊!不行,得赶紧找老七问问清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