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一十八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286 2019-11-13 22:52:08

  慕晚珂也不理会祝氏为什么突然离去,闷头倒在了床上,疲倦道:“玛瑙,我先歇上一会,回头再吃饭。”

  “小姐好好睡,奴婢把东西理出来。”

  玛瑙轻手轻脚的合上了门,走到了外间。

  正房里,江家老祖宗喝过药后沉沉睡去。

  江弘文被父母兄弟团团围住,一副你不说清楚,今日便休想离开的表情。

  江弘文京中一霸的虚名,并非浪得,他重重的咳嗽两声,道:“老祖宗事先交待过,此人需征得她的同意,我方可说出。大嫂,是也不是?”

  祝氏一只脚刚刚跨进来,恰恰好听到了这句话,也恰恰好接到了小叔子的寒光般的眼神,当下忙不迭的点头道:“没错,老祖宗事先交待过。”

  祝氏是江家孙媳妇当中第一得意人,娘家三品京官,为人八面玲珑,老太太对她的宠爱甚至超过了大孙子。

  祝氏开口,谁也不敢再逼这个不成调的老七开口,只当是老祖宗的命令。正巧丫鬟叫饭,众人松出一口气,齐出用饭。

  “小姐,小姐,江府的不让咱们出去,说一会把带我们去找六小姐的。”

  小灯掀了帘子进来。

  慕怡芷听得心头一动。她换了小轿,怕被人小瞧,未曾留心外头。不想人到了院子,才发现六妹不跟她住一起。

  初起她也没在意,各府有各府的规矩,姐妹两个分住两居,那是江家人对客人的敬重。收拾好箱笼,便有江府的丫鬟拎了食盒进来。用罢饭,略歇一会,想着六妹那头,便要去找她,谁知竟被人拦住。做个客,还有不许出了院子的道理,慕怡芷气得眼冒金星,这江府搞什么明堂,哪有这样待客的。

  小灯向外探了探头,把二小姐拉到一旁嘀咕:“小姐,这江府古里古怪的,一问三不知,一个个像据了嘴的葫芦。”

  慕怡芷忙喝道:“不得瞎说,小心给听了去。”

  说话间,有脚步声响,两人对视一眼,忙收了话。

  片刻,一个青衣丫鬟含笑进来,福道:“二小姐,真真不巧了,刚刚老祖宗病了,府里正忙着。大奶奶说委屈了府上的小姐。”

  “老祖宗要紧不要紧?”

  “大夫说有些凶险。”

  慕怡芷恍然大悟,怪不得不让她们出院。

  “我六妹怎样?”

  “二小姐放心吧,六小姐正歇着,大奶奶让奴婢晚点带您过去。二小姐先歇着,奴婢告退。”

  慕怡芷朝小灯打了个眼色,小灯笑着把人送出去。

  行针本来就极费心神,又是救一个垂危之人,慕晚珂这一觉足足睡了一个时辰,才缓缓醒来。刚醒,便听得玛瑙与几个丫鬟说话,她凝神静听了一会,不由对玛瑙套话的本事,感叹一番。不过将将数语,她已将这府里的情况略知一二。

  老祖宗年近古稀,育三男一女,底下七个孙子,九个孙女,数个重孙重孙女,可谓人丁兴旺。府里上下,以老祖宗为尊,三个儿子在她跟前,连个屁都不敢放,指东不敢往西,指西不敢往东,一等一的大孝子。

  慕晚珂听玛瑙都打听得差不多了,遂轻咳一声,玛瑙忙进来服侍。穿戴妥当,江府的丫鬟早已在外间摆好了饭菜,慕晚珂正好饿了,拿起筷子朝玛瑙抬了抬下巴,主仆二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用起饭来。

  饭菜极为丰盛,竟有八菜一汤。

  慕晚珂吃了几口,抬道道:“你们府里谁管事?”

  年岁稍长的绿衣丫鬟笑道:“小驵,我们府里大奶奶管事。”

  “跟你们大奶奶说,四菜一汤便可,多了太浪费。”

  四个丫鬟面面相觑。

  “爷,爷!”周煜霖歪在坑上,身前身后各两个美婢,一个捶肩,一个捶腿。

  他懒洋洋的抬了抬眼睛,道:“何事这么惊慌,阿尹啊,做为爷的贴身侍卫,需大山崩于眼前而岿然不动。”

  阿尹翻了个白眼,朝两个婢女挥了挥手,待人出去后,方道:“爷,江府的老太君又病了,七爷已将六小姐接了去,刚刚他稍信来,让您去呢。”

  “不去,我懒得去见他。”

  阿尹心中不解,道:“爷,这又是何故?”

  “故你个头?”

  扇子敲了上来,周煜霖气得直起身子,“弘文让我去,我就去,爷我多没面子。走,陪爷往万花楼转一圈再去也不迟。”

  阿尹更不解了。

  七爷和王爷乃京中二霸,一向要好,平日七爷只要一喊,爷跑得比兔子还快,为何今日扭扭捏捏,还要讲究个什么面子。

  他想了想道:“爷,听说老太君的病可是凶险万分啊。”

  周煜霖手指不停的点着他,恨恨道:“你果然蠢得像头猪,有那个女人在,老祖宗凶险个屁啊。”

  阿尹脑袋被点得生疼,忍不住嘀咕道:“堂堂王爷,总是屁啊屁啊的,一点都不文雅。”

  周煜霖抬腿,照着阿尹的屁股就是一脚,“爷就是喜欢粗鲁,你奈我何?”

  阿尹被踢翻在地,看着主子阴睛不定的脸,心道今儿个爷莫非跟那十八个侧妃一样,来了葵水,一副吃了枪药的样子。

  他哪里知道,周煜霖与那人聊了一夜的旧事,此时心中酸涩无比。

  他何止是吃了枪药,分明就是想拿刀砍人。心中怨气正无处可出,阿尹撞上了,岂有不拿他开刀的道理。

  周煜霖俊眉一拧,双目一弹,“还不快点来侍候,难不成爷自个动手穿衣服。”

  慕晚珂用罢饭,精神大好,水还未喝上,祝氏已匆匆入院来。

  “六小姐,老祖宗醒了,非要见你一面,拦不住。”

  慕晚珂气笑道:“你家老祖宗怎的如此不听话?”

  祝氏嘴角掠过苦笑。“我的六小姐啊,老祖宗要是听话,也不会得了这病。这府里上上下下,除了老七还能朝她哼哼几句,旁的人……你是不知道我们做小辈的为难啊,哄着,骗着,求着,供着,什么招都使了。”

  慕晚珂玩味般的笑笑:“我可不惯她这个毛病。”

  祝氏一惊,这话听着怎的如此大不敬啊。

  慕晚珂对江家这位老祖宗的生平,可谓了如直掌。并非她好打听,而此这位连皇帝都敢拍板的人,实在是个奇女子,京中无人不知。

  江府的老祖宗姓温,原是平安侯府长女出身,在家便是千娇万宠的。

  时下贵族女子,应知书达礼,悠闲贞静,行己有耻,动静有法。偏偏这温大小姐鹤立独行,喜欢像个假小子一样武枪弄棍,性子颇为利爽。养活到十七,还没有人敢上门提亲。

  老平安候夫妇急得头发发白,无可奈何之下,求了先太后。先太后乱点鸳鸯谱,一武配一文,竟把人指给了江家老太爷。老太爷一介书生,讲究的是风花雪月,自然不愿意娶个母夜叉回来。

  故新婚之夜,两人是被绑着入洞房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