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一十九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421 2019-11-13 22:52:39

  被硬绑在一起的两人,婚后的故事简直精彩纷呈。

  老太爷房里四个姨娘,个个娇羞柔弱,楚楚可怜,瞧着人畜无害,暗下却是善于心计,野心勃勃之人。

  温大小姐是个直来直去的人,哪里是她们的对手,短短半年,屡遭陷害,最后老太爷嫌弃的,连她的房门都不进来了。

  温大小姐也是个人物,君若无情我便休。怀着三月身孕的她一纸休书,例出男人十八条罪状,把人休弃,另立门户过活。

  反正侯府给她的陪嫁也多,有银子有宅子,还有孩子,日子过得潇洒无比。

  谁知她一走,那江老太爷反倒琢磨出她的好来,打着孩子的名义,要把人再迎回来。

  这两人折腾半年,温大小姐扶着临产的身子,放出豪言,进门可以,四个姨娘统统滚蛋。

  江老太爷看着她颤威威的大肚子,一口应下。

  温大小姐从此翻身做主人,江老太爷彻底沦为妻管闲,到死都没敢碰过其他女人。

  慕晚珂看着眼前满头白发的老祖宗,心中升出敬仰之心。不是所有女人都能豁出去,拼死一搏的。

  “你是……梅家老二的女儿?”老祖宗的声音带着虚弱。

  “是的,家母梅秋梧,梅家二小姐。”慕晚珂直言。

  “过来,给老祖宗瞧瞧。”

  慕晚珂走上前几步的,大大方方抬起脸。

  老祖宗眯着眼睛上下左右打量几回,半晌,才道:“脸模子像老二,眼神却有点像老大。”

  慕晚珂心里咯噔一下,真是个鬼精鬼精的老太太,一双锐眼看尽世间百态。自己这点道行在她面前,不足一提。

  “您老眼神好使。”

  “是你救的我?”老祖宗目中闪过光芒。

  “怎么,我看着不像?”

  老祖宗喘了口粗气,笑笑:“你跟老大说话的语气,都一模一样。当年,我就喜欢她给我诊脉,用药精准。什么病只要七天,就可见效。”

  慕晚珂听到有人夸自己的母亲,心中微漾。

  “只可惜……”老人的眼睛瞬间失去光芒,脸上有淡淡的哀色。

  慕晚珂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五年来,头一回听到旁人说起梅家,用了“可惜”二字。

  她强忍泪意,淡淡一笑:“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人挣不过命。老祖宗,我已想开,也请老祖宗放下。”

  她的身体,绝不能再多思虑,慕晚珂不得不这样说。

  这话一出,不光是老祖宗一惊,连慕晚珂身后的江弘文,祝氏也惊住了。

  眼前的女子还未过十四岁的生日,言语中便透着沧桑,比那上了年岁的人还老成持重。

  “好孩子,你叫什么名儿。”老祖宗颇有意味的看了她一眼。

  “慕晚珂。”

  老祖宗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显然有些支撑不住了,目光移向祝氏,道:“替我好好招待,不能委屈。”

  祝氏忙道:“老祖宗放心,委屈谁也不能委屈六小姐。”

  慕晚珂并未转身离去,而是正色道:“老祖宗福寿双报,也该替府中小辈思量思量。大好的日子,若有个三长两短,让这府里一干人如何过活。以后不可任性妄为,病好了,再把我叫来问话,也不迟。”

  老祖宗被个小辈数落,偏偏不怒反喜,眼露赞色,轻轻一叹:“你当真与老大,一模一样。”

  慕晚珂转身离去,老祖宗手一挥,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孙子,祝氏颇有眼色的离开。

  江弘文见屋里没了外人,坐到床前,拉着祖母的手,笑道:“方才她才交待过,祖母又不听话了。”

  老祖宗眼睛一瞪,江弘文忙陪笑道:“我说,我说,我统统都说,求老祖宗别再说话,养着些精气儿。”

  小半盏茶后,江弘文口干舌噪的端起茶盅,一口气喝光,“老祖宗,事情我都说完了,半点都没瞒着,您若不信,呆会亭林来,你自个问他。还有,六小姐的事情得瞒着,这次要不是为了您,她绝计不会露出真身的。”

  老祖宗慢慢闭上眼睛,嘴角扶上笑意:“那家的人……果然聪明。”

  “老祖宗,那家是哪家啊?”江弘文等了半晌,也没见回话,忙凑上去一看,老祖宗已阖着眼睛睡着了。

  他轻手轻脚,正要偷偷溜出去。

  “回来!”江弘文上前,嬉皮笑脸道:“老祖宗有什么吩咐?”

  “把三个老爷叫来。”

  江弘文面色一喜,“是,老祖宗!”

  片刻后,江家三位老爷已入内,一字排开恭身立于床前。

  “慕晚珂是我要护着的人,她的事情,府里谁也不许多问,也不许漏到外面去,”

  江家三个老爷一惊。

  老祖宗这些年,可从来没有明目张胆的说过要护着谁。

  “谁敢多一句嘴,别怪我翻脸不认人。都去吧。”

  “是,母亲!”

  三个儿子谁也不敢多问一句,恭恭敬敬行了礼退出去。

  老祖宗说完这些,就着小孙子的手,躺了下去。

  江弘文正想着夸几句,老祖宗头一歪,呼声已起。

  慕晚珂回到院里,慕怡芷早已等着,见她回来,笑道:“这是往哪里去了,我在这院儿里,等你半天了。”

  慕晚珂想了想道:“老祖宗病了,想见我一眼。”

  “可有守着规矩,有没有胡言乱语?”

  慕晚珂见她只担心这个,心中怅然一扫而光。

  这个二姐,定是被她吓坏了,生怕她再闯出什么祸来。

  慕晚珂笑道:“很守规矩,没有胡言乱语,二姐放心吧,外头天冷,咱们进屋说话。”

  两人刚进屋,祝氏领着两个丫鬟进来,丫鬟手里各捧着一个匣子。

  “老祖宗早就预备下的,两位小姐别嫌寒酸。”

  丫鬟把匣子打开,竟是两盒精致的珠宝首饰,看上去珠光宝气。

  慕怡芷惊得跳起来,恐慌道:“大奶奶,这怎么使得?”

  祝氏朝慕晚珂看看,见她眸中没有半分惊色,暗道就冲这份淡定,六小姐必定成名医。

  她摸了摸袖子里的方子,笑道:“长者赐,不能辞,二小姐快快收起来,也免得我这没得了的,心里看得痒痒的。这一盒是给六小姐的,老太太念着故人,略微厚了些,还请二小姐别见怪。”

  祝氏素手指着其中一个匣子,得说极为坦然。

  慕晚珂心中赞叹。

  这江家行事倒光明磊落,不藏着捏着,凡事喜欢摆在明面儿上,让人挑不出错来。这样的人家,若是二姐能嫁进去,该是受益终身。

  慕晚珂心中打着小主意。

  慕怡芷则红了脸蛋。人家原本只请六妹,自己跟着来,已经是厚着脸皮了的,再收东西,怪不好意思的。

  “收着吧二姐。”慕晚珂知道她面儿薄。

  慕怡芷嗔骂道:“就数你胆子大,还不快谢谢大奶奶。”

  慕晚珂没有回嘴,陪了个笑脸。

  “多谢大奶奶。”

  “谢什么,东西是老祖宗的,回头等老祖宗病好了,多磕几个头也不迟。”

  祝氏虽然脸上带着笑,眼睛却狐疑的看着姐妹俩,硬把心里一肚子话憋了回去。

  “这头肯定是要磕的。只是老祖宗的病怕是有几日才好呢,还请大奶奶帮我们姐妹们回府传个话。”

  慕晚珂轻声提点。

  七天的行针,必是要在这府里住下的,若不然一来一回,慕府那头定会露了马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