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二十三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397 2019-11-14 21:52:21

  周煜霖颓废的摆摆手,脸色灰败道:“我堂堂煜王,龙子龙孙,全部家当扒拉起来,还不如人家慕晚珂的一个零头。弘文啊,爷羞愤欲死啊。”

  江弘文素来面无表情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笑意:“亭林啊,你还有两千两,七爷我这个年一过,只剩下两百两,我快输得当东西了。”

  周煜霖一听这话,气就不打一处来,骂道:“你就不能替爷赢点钱回来,五万两银子,说没就没有了?”

  江弘文回骂道:“爷要赢了,散财童子江不举的名头你来背?再者说那五万两,可不是我输了的,七爷我输的是自个的钱。”

  周煜霖捶胸顿足,气得哇哇叫了两声,突然目中锐光一闪向阿尹

  9看去。

  阿尹会意,嘴中轻哨一声。院子里两个隐在树上的暗卫跳下来,分立左右守着书房门口。

  江弘文见他变脸比眨眼还快,冷笑道:“你如今这脸上的本事,也修练到家了。”

  周煜霖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正色道:“那府里的开支也撑不下去了。前儿我去看他,过年连件新衣裳都没有,委实让人心酸。”

  江弘文低声叹道:“咱们这头,也支撑不了多久啊,这样下去,总不是个办法。”

  阿尹低声插嘴道:“爷,六小姐说宝庆堂的银子,会给咱们送来的。”

  周煜霖似乎对阿尹提到“六小姐”这三个字很不满意,他瞪了瞪眼睛道:“弘文,我想好如何用她了。”

  “如何用?”

  “娶回家。”

  江弘文一惊,忙道:“谁的主意?”

  周煜霖凑近了道:“我的主意。”

  “娶回家,然后呢?”

  “然后替我打理王府,赚银子,等我把她睡了后,再利用她的聪明,替咱们出谋划策。”

  周煜霖一脸的坏笑,“最主要她还有一身的好医术。”

  江弘文担忧道:“我看这六小姐对你没甚好感啊,万一人家……”

  “爷堂堂煜王,虽然穷是穷了点,但好歹也是个王爷,她一个几品小史的女儿,能嫁给爷作王妃,那是上辈子修来的福份。”

  江弘文呵呵干笑两声,算作回答,忽然,脑海中似有什么闪过,他一把抓住周煜霖的胳膊,迅速道:“她曾经是个傻子。”

  “一个曾经的傻子,配早已不中用的王爷,你说会不会让人放心。”

  江弘文皱眉思忖道:“足以让人放心。只是身份上太不匹配了些,旁人不信啊。”

  周煜霖面色一顿,淡淡道:“听说她有十万两的陪嫁银子,爷这个纨绔王爷,府里穷得叮铛响,还要养活十八个侧妃。倘若爷为了这十万两呢?”

  “好主意啊,这样便能说得过去了。”

  江弘文眼中一丝惊色闪过。

  站在门口的阿尹迅速瞄了眼主子一眼,不知为何,心里开始同情起六小姐来。

  六小姐这般聪慧美貌之人,身世又可怜,且尚未及笄,偏偏被自家主子给盯上了,真真是羊入虎口。

  不妙,大大的不妙。

  周煜霖不知阿尹所想,长长松出一口气道,“弘文啊,爷为了这件事,眠思梦想,夜不能寐啊。”

  江弘文狐疑的低下头,去看他的眼睛:“你……不会是真的……动了心吧?”

  周煜霖面色微红,不大自然道:“怎么可能!”

  江弘文收了笑道:“既然你打定了主意,那这个事情,可得好好参详参详了。”

  “爷,六小姐今年十四,您都快弱冠了。”

  阿尹决定凭一已微薄之力,替六小姐说句公道话。

  周,江二人同时侧过头,阴阴的看着他,四只眼睛里喷出熊熊的火光。

  阿尹的头一点点低下去,低到最后,连脖子都消失不见。

  慕晚珂这只被人惦记的小肥羊,此时刚送走福伯和翡翠,由翡翠侍候着洗漱后,歪在了坑上看医书。

  翡翠用戳子把灯芯挑了挑,道:“小姐,该睡了。”

  慕晚珂摇摇头,道:“不困,我再看一会。”

  “这医书有什么好瞧的,来来回回都是那些个字,小姐不知道看过多少回了,都能倒背如流了。”

  慕晚珂气笑道:“傻丫头,这医书里的学问才大呢。每诊过一回病人,再回过头琢磨琢磨,必有所悟,你若困了,你先睡吧。”

  玛瑙打了个哈欠,道:“小姐,咱们得在这府里住上七天,这日子可太长了,又无事可干。”

  慕晚珂笑道:“你若无事,把那几个字练练,狗爬一样的。”

  玛瑙浑不在意道:“我一个下人,要练什么字啊,能识字都是小姐抬举我了。”

  慕晚珂笑笑。

  自己也不爱练字,也难怪玛瑙有样学样。笑过后,她慢慢把心思沉浸在医书中。

  江家老祖宗的病情,其实并不乐观,即便这七天的针行下去,也只能起到缓和作用,她必须好好的研究一番。

  月到中梢,玛瑙睡一觉见里屋还有光亮,起床给火盆里添了些银霜碳,又倒了杯热茶给小姐,方才晕晕睡去。

  第二日一早。

  慕晚珂刚刚起身,便有丫鬟回话。

  “六小姐,府里三位老爷和夫人来了。”

  慕晚珂惊了一跳,忙穿戴妥当了迎出去。

  刚到院门口,就见一群人浩浩荡荡已入内。

  慕晚珂恭敬的把人迎进去,一一上前行礼。

  江家大老爷江瑞祖快到知天命的年龄,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乃当之无愧的大儒,时任国子监祭酒。

  他笑得一脸温和,道:“姑娘大恩,容江家日后再报。姑娘放心,事情已经交待下去,必不会让姑娘难做。”

  话里有话,慕晚珂却听得分明。

  她慕府六小姐的身份,江家不会走漏消息。

  慕晚珂起身,深深一福,以示谢意。

  倘若前世,见着江祭酒,按着辈份只怕是要行磕头之礼,今日这一福,已是简薄之至。

  大老爷朝两个弟弟看了眼,抚须笑道:“姑娘医术高明,老祖宗的病就有劳姑娘。”

  慕晚珂不敢拿大,柔声道:“老爷,夫人们请放心,我定会全力以赴。只是……”

  “姑娘但说无防。”

  “老祖宗的病,四分医,六分养,调养得当,可颐养天年,调养不当,便是大忌。万不可再由着她的性子来。”

  这话说得再明白不过,座上之人心中均咯噔一下。

  江大老爷神色动容,心中很想夸几句,奈何碍着自己的身份,只沉声道了一句:“好孩子!”

  让江祭酒夸一声“好孩子”,绝非是件容易的事。

  这世上想拜在他门下的人,成千上万;能入他眼的,寥寥无几。而慕晚珂不仅入了他的眼,更让他的言语中,带着敬重,江府众人听在耳中,心中各自分明。

  “好孩子,我有个不情之请,我家老爷最近食欲不震,不知可不可以替他诊个脉。”

  说话的是大夫人张氏。

  “是啊,我家老爷最近也总喊腰酸。”二夫人赵氏温和的笑道。

  话已说得如此明显,慕晚珂不得不应承下来。

  “各位老爷,夫人若是无事,就容晚珂替你们诊一诊脉。”

  “太好了!”三夫人韩氏直接起身,走到慕晚珂跟前,拉着她的手道:“真正是个热心的。”

  慕晚珂淡淡一笑,道:“玛瑙,笔墨备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