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二十四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682 2019-11-14 21:53:06

  须臾后,但见一个小小的人儿,端坐在上首,绝美的脸上时而蹙眉,时而垂目,深邃的眼眸中除了平静,看不到一丝波澜。

  江府的老爷夫人们,均把目光移到了她的脸上,心下只觉得好奇。

  这姑娘年纪轻轻,从哪里学得一身本事,莫非是梅家的遗传。

  三位老爷夫人诊完脉后,因府中有客来,匆匆离去。

  慕晚珂疲倦的用手支着额,略作休息。

  玛瑙一脸心疼的拎了食盒进来。

  小姐忙到现在连早膳还未用,空着肚子呢。

  时间如流水,一日快似一日。这日,慕家的门房上,来了位冰人,求见闫夫人,称要与府上二小姐作谋。

  闫氏心头一喜,忙令人把两个儿媳妇请来。

  冰人四十上下,打扮得娇俏无比,自称陈婆子。

  陈婆子凭三寸不烂之舌,被誉为京中第一媒婆。

  她喝了一口热茶后,先将二小姐一阵好夸,然后将男方的情况一一说出。

  闫氏原本笑着的脸,一点一点冷却,到最后直接青了,随即端茶送客。

  陈婆子一走,闫氏忙着人把府上三位爷请回来。

  就在闫氏端茶送客的同时,阿尹将福伯迎进了煜王的书房。

  福伯行罢礼,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双手奉上,道“王爷,这是宝庆堂一年的利钱,请王爷收下。这是隆庆年去年的帐本,王爷请过目。”

  周煜霖深深吸了一口气,把银子接了过来,将帐本推了过去。

  他动了动脸上的肌肉,尽量使自己的表情,看上去和蔼可亲些。

  “来福啊,替我谢谢你家小姐,受之有愧,受之有愧啊。”

  福伯陪笑道:“王爷不必客气。”

  周煜霖捏着手中的银票,装模作样道:“既然你家小姐如此言而有信,我倒不得不透个消息给她。”

  福伯心中一紧,笑意更盛:“王爷请说。”

  “工部尚书高府,已派了冰人往慕府说亲,说的是府上的二小姐和高府嫡长子高小锋。”

  福伯有些诧异。

  尚书府与慕府,嫡长子和庶出,这门第上相差甚远啊。

  周煜霖见他不明就里,故意呵呵笑了几声,“你附耳过来,我与你说个高府的秘密。”

  福伯匆匆离去。

  周煜霖数着银票,笑得一脸得意。

  “阿尹啊阿尹,爷长这么大,还没数过这么多的银票,真是心情舒畅啊。”

  阿尹摸着口袋里仅剩下的二十两银子,心里也乐开了花。

  有了这笔银子,这日子可就好过罗。

  周煜霖数着数着,手里就慢了下来,皱眉道:“慕家刚进京不过十天,这高府怎么就看上了慕家二小姐,这里头,谁在牵线搭桥?蹊跷,蹊跷啊?”

  阿尹看着主子手中的银票,咽下口水,随口的接话道:“查查不就知道了?”

  “好主意!”周煜霖嘴角露出笑意:“既然人家拿了这么多的银子,爷就替爷将来的王妃出点力吧,阿尹,查他个水石出。”

  “是,爷。”阿尹迅速离去,

  转身的刹那翻了个白眼。什么王妃王妃,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呢,爷你太性急了,六小姐答不答应,还是个未知数呢。

  一晃,姐妹俩已在江府住了有六日。老祖宗此时已能下床走两步,虽然还带着喘,但比着病危的那一日,不知好了多少倍。

  慕晚珂早晨去老祖宗房里施针,下午与慕怡芷两个,或做针线,或和府里的夫人,奶奶闲聊,无事从不往外头去,日子过得极为平静。

  江府众人都道慕府的两位姑娘贞静悠闲,颇有教养。

  第六日晚间,老祖宗发话要在府中宴请慕家两位姑娘,祝氏得了令便忙开了。

  宴请设在老太太院子的偏厅里,男眷一律不准入内,只设两桌女眷。

  老太太并未出席,在床上听着那屋里的热闹,心中欢喜。

  宴毕,各房各院都有表礼送上,慕晚珂瞧着江府的行事,心中暗叹,这才是百年诗礼大族。

  这一晚闹到三更,众人将才散去。

  老祖宗遣散众人,独独将慕晚珂留下。

  门帘放下来,屋里檀香深重。慕晚珂坐在床前的櫈子上,看着老祖宗欲言又止的模样,浅笑道:“老祖宗从来都是利爽人,有话不防直说。”

  老祖宗轻轻一叹,道:“你母亲……到底如何走的?”

  慕晚珂不曾想她要问的竟是这个,收了笑道:“母亲服毒而亡。”

  老祖宗脸色一哀,眼中似有泪光,微微摇了摇头道:“孩子,这些年,你装疯卖傻……委屈你了。”

  慕晚珂鼻头一酸。

  老祖宗竟然连这个都知道了,必是那江弘文把她的底都露了出去。

  她低下头,有些哽咽道:“不辛苦,能活着已有老天庇佑。”

  小小年纪竟说出这种话来,老祖宗万分怜惜道:“你母亲当年出嫁,你姨母是极力反对的。她曾与我说,你父亲的一双眼睛瞧着有些轻浮,怕非良人。又远在江南,万一有个什么……娘家难以帮衬到。”

  慕晚珂听得仔细。心道母亲瞧人,倒是极准。

  “谁又曾想到……”老祖宗微微叹了口气,扭过头去,声音渐弱。

  “老祖宗节哀。”

  老祖宗想了想,张嘴道:“以后有什么为难的,只管来找老祖宗,虽然不中用了,倒底还能说几句话。”

  慕晚珂忙道:“多谢老祖宗。”

  “好孩子,咱们之间,可没有谢这一个字。”

  慕晚珂回到院里,在白梅树下站了会,慕晚珂怕寒夜着了凉,把人哄了进来。

  刚洗漱完了,三个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相继而入。

  原来夫人们暗下又替慕晚珂备上了一份表礼,比着刚刚的略厚几分。

  慕晚珂含笑纳之,半点推却也没有。

  待人走后,玛瑙瞧着这一炕的表礼,笑道:“小姐,你这几日辛苦诊脉,也算有收成,奴婢瞧着这些东西,都是好玩艺。”

  慕晚珂挑起其中一支白玉莲花簪,拿在手中瞧了瞧道:“你看这江府如何?”

  玛瑙一边将表礼收起来,一边笑道:“老有老的样,小的小的样,爷们有爷们的样,妇人有妇人的样。”

  慕晚珂笑道:“这话如何说?”

  玛瑙想了想道:“奴婢也说不上来,反正挺有规矩的。”

  “说来听听。”

  “旁的不说。就说这表礼。怕落了二小姐的面子,备了双份。私下又给小姐送来一份,显得亲厚。旁人却只道江家人一视同仁。”

  慕晚珂心中赞叹。

  祖父生前常道,做事就是做人。把人做好了,这事也就顺了。如此看来,江府能几朝不衰,简在帝心,很有几分道理。

  “小姐你看,江府每个爷们房里都有姨娘,可这几日咱们进进出出的,硬是没遇到一个。听说江家规矩,姨娘连院门都不大能出的,只在自个房里过活。瞧瞧多有规矩,哪像咱们府里姨娘,一个个的都当自己是个人物。”

  慕晚珂点头。

  江府的爷们也纳妾,却从不宠妾灭妻,对发妻相当的尊重。老爷们如此,底下的几个爷也是如此。爷们但凡往姨娘房里多去几回,上到老祖宗,下到三个夫人,都要敲打。

  “小姐,你再看府里的几个庶出的小姐,都养在嫡母跟前,跟嫡出的一模一样的打扮,连戴的珠花都是一样的。奴婢瞧着她们一言一行都甚有规矩。”

  “长幼有序,嫡庶分明,不偏不倚,家庭兴旺。”

  慕晚珂感叹。

  “最为难得的是,这一府里三房人家在一处过活,奴婢还未听过一句尖酸刻薄的话,可见这府里平日的规矩极大。”

  玛瑙越说越得意,心道若是小姐能嫁到这样的人家,上有老祖宗宠着,下有三个夫人疼着,兄弟和睦,妯娌相亲,这日子也就好过了。

  慕晚珂微微一笑,道:“你说,把二姐嫁到这府里如何?”

  玛瑙心中的小算盘还未开始打,便听到了这样一句话,惊得瞪大了眼睛,道:“小姐,这样的好人家,打着灯笼也难找。小姐为何不自己嫁进来?”

  慕晚珂的嘿嘿干笑两声,拿起医书,再不肯说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