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二十五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631 2019-11-14 21:53:50

  玛瑙憋着一肚子话想问,见小姐这副模样,只得旁敲测击道:“小姐,奴婢打听过了,江府下头这一辈,除了大房的七爷外,就只有三房的六爷还未成亲。”

  慕晚珂抬首道:“偏这六爷也是个嫡出?”

  玛瑙见小姐清楚,尴尬笑道:“二小姐若要嫁进来,这身份上不大配啊。”

  慕晚珂被她这样一说,这医书再也看不进去了。

  世家最重规矩。正所谓嫡庶有别,二姐的身份确实低人一等,这是她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慕府内宅。

  平阳郡主卸了珠钗,只着中衣坐在床沿上,朝男人道:“明日已满七日,我打算亲自把人接过回来,顺带着送些年礼过去。”

  慕二爷这几天正为官位一事忧心,老郡王那头虽然应承下来了,却始终没个确切的消息,一颗心荡在半空中,不上不下的,连个年都过得没滋味。再者慕二爷的人脉都在江南,京城对他来说,属于两眼一抹黑。眼看着老大天天喝酒,宴请,忙得脚不沾地,自己却只有老郡王府一处可走动,心下便有些不快。

  心中不快,话便懒得接,翻了个身继续拿着本书装模作样。

  平阳郡主知道男人的心思,却打定主意不去理会,必要冷落他几天,方知道老郡王府的厉害。

  她自顾自道:“二丫头的那门亲事,你瞧着如何?”

  慕二爷没好气道:“又不是咱们这一房的,操什么闲心。让老大自个定夺去。”

  “一个庶出的,能嫁进尚书府,还有什么可定夺的,依我看,爽爽快快的应承下来,才最要紧。”

  慕二爷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那个男人,连死了三房老婆了,年岁跟我一般大,儿子女儿都可以成亲了,你让二丫头怎么嫁过去。”

  “怎么嫁过去,就这么嫁过去。人家什么门第,你慕家什么门弟。真要成了,那是你慕家祖宗显灵。”

  “你……”慕二爷气结。

  原来冰人替二小姐说的人家,是工部高尚书嫡出的长子,现年三十六岁的高小峰。

  要说这高小峰,也委实点背了些。头一房正妻,风华正茂时,得了怪病不治身亡,留下了一子一女。第二房续弦,还是得了怪病,进门三年,留下个儿子走了。第三房妻活得更短,连个一子半女都没有留下,就寻前头两位姐姐去了。京中传言,此子命中克妇,跟着他的女人都活不长。

  也有人说这高小峰有怪癖,喜欢养大狗,常常人狗同睡一室,把女人活活吓死了。

  传言越演越烈,京府高门哪个愿意把娇养的女儿,嫁过去送死。

  固然也有贪图尚书府门第的,暗下这么一琢磨,门第和命相比,还是命更重要些。

  慕二爷一拍床沿,气恼道:“你这不是让她活活去送死吗?”

  “送死?”平阳郡主斜着眼睛冷笑道:“我的好二爷,听说工部有个郎中的位置正空着。二爷若不愿意,就罢了,直接回了人家,也省得别人说咱们慕府又做那卖女求荣的事。”

  “工部郎中?”慕二爷面色一动,犹豫了下,低声道:“油水如何?”

  平阳郡主故意沉吟了一会,笑道:“油水倒没听说什么,不过工部这个位置……”

  “怎样?”

  “还挺清闲的。”平阳郡主起身,吹灭了烛火,自顾自躺到了里间。

  黑暗中,慕二爷睁着一双贼亮的眼睛,拧眉苦思。

  东园里,慕侍郎夫妻也为慕怡芷的婚事议论了半夜。

  两人商议,这高府门第虽高,可白白让女儿去送死,显然有些得不偿失。万一像高小峰第三个正妻那样,什么都没有留下,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二丫头虽然是个庶出,却从小养在夫人跟前,行事规矩都是好的。寻个好人家,将来万一发达了,对他们大房来说,也是个助力。高家眼前瞧着好处多多,可那高小峰终究不大像样。这事要传到外头去,慕府的名声也不好听。

  二人定下主意,决定将这门亲事推了去。

  安寿堂里,闫氏将自己关在小佛堂念经。贴身大丫鬟莲姑见时辰不早,大着胆子来催了几回。

  闫氏拨动佛珠,道:“明儿就十二了。二丫头去那府里已经是第七天了。”

  “明儿可不就是第七天了。二小姐要回来了。”

  闫氏低声道:“也不知道她在那府里过得如何?”

  莲姑跟着夫人近五年,最知夫人的心思,走进了上前道:“夫人,明儿郡主要带着玉小姐亲自去接人。傍晚的时候,郡主吩咐大奶奶,叫准备些年礼呢。”

  闫氏早就知道这一出,只是藏在心里没有声张。

  这个老二媳妇,心里打什么主意一目了然,也想着把女儿往那府里塞呢。

  倒是不傻,知道那府里既清贵,又有皇宠在身,还极有规矩,姑娘若能嫁过去,后半辈子的幸福就算有了。

  闫氏咬咬牙,沉声道:“就看二丫头的命了。”

  七日已满,这次是最后一日施针。

  慕晚珂起了个大早,让玛瑙留在房里收拾箱笼,自个跟着江府的丫鬟去给老祖宗施针。

  因是最后一回,府里三房夫妇都在眼跟前。

  慕晚珂施完针,沉吟着新拟了方子,交给下人后,走到老祖宗跟前,道:“加了几味药,老祖宗先吃吃看,应有奇效。”

  老祖宗慈祥道:“我觉着身上一日比一日松快,都想到园子里走动走动了。”

  慕晚珂笑道:“再有七日,方可走动。需得趁午后阳光好的时候,不可吹了冷风。旁的我就不多说了,老祖宗需得听话,万万不可任性妄为,让老爷,夫人们为难。”

  这话一出,身后的三位夫人捂着帕子直笑。

  这话也就这孩子敢说,旁人若说了,只怕那拐杖就砸上来了。

  老祖宗也笑得见牙不见眼,道:“短短几日,你这孩子竟将胳膊肘往外拐,老祖宗白疼你了。”

  话音刚落,祝氏风风火火的走进来,笑道:“老祖宗,慕府来接人了,是二奶奶亲自来接的。”

  平阳郡主来接人?

  慕晚珂皱眉,这又是唱得哪一出。

  老祖宗看了看床前的人,对着三个媳妇道:“你们替我去迎迎,帮这孩子说几句好话。”

  三位夫人听得分明,忙点头应下。

  慕晚珂与老祖宗行礼,再与三位老爷行礼,挺直了腰背退了出去。

  祝氏悄无声息的跟上来,捏着帕子低声道:“妹妹,嫂子有话就直说了。那几贴药吃过后大好,嫂子再来讨几盏药吃吃。”

  祝氏这几日常常往慕晚珂院里跑,几日处下来,两人渐渐熟捻起来,称呼上也改了口。

  慕晚珂停下脚步,笑道:“胡闹,药岂是随便吃的?”

  祝氏厚着脸皮将手伸过去,笑道:“好妹妹,再替我诊诊。”

  慕晚珂推开她的手,从袖中掏出两张方子,笑道:“不必诊,我已将方子开好了,就等着你来向我讨呢。内服,外洗,十日便可除根。”

  祝氏又惊又喜,嗔笑道:“还是妹妹疼我。走,我送妹妹出门。”

  祝氏领着慕晚珂两姐妹入花厅里,平阳母女已用过半盏茶的时间。

  张氏笑盈盈的坐在上首处,其他两个夫人依次坐在下首。

  坐定,华阳见笑道:“也不知这两个丫头有没有给府上添麻烦。”

  张氏笑道:“满京城都找不出这么知书达礼的小姐,老祖宗天天放在嘴上夸。”

  平阳郡主心头一滞。

  一个疯病刚刚治好的小姐,连大字都不识一个,竟然被夸知书达礼,简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她灵机一动,陪笑道:“那是老祖宗慈爱。玉燕,快给夫人们请安。”

  郑玉燕今日着蜜合色大朵族锦团花芍药锦长袄,头截镶蓝宝石花钿簪,袅袅上前,一一行礼。

  慕晚珂见状,与二姐交换个眼神,心道平阳郡主到底是把她带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