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二十六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298 2019-11-15 23:07:16

  张氏平静的看了郑玉燕一眼,眼中微有惊色。

  她娘家书香门第,府里规矩甚严,素来讲究在家从父,出门从夫,夫死从子的规矩。

  这个平阳郡主,丈夫不过刚逝半年,便带着女儿改嫁,可见规矩家法稀疏平常,未曾想教养出来的女儿如此温婉端庄。

  张氏由衷夸道:“好个标致的小姐,竟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

  赵氏笑道:“大嫂说得是,可把咱们府里的比了下去。”

  韩氏接笑道:“真让人移不开眼睛。”

  一句比一句好听,郑玉燕羞得垂下了头。

  三位夫人各自从丫鬟手里接过早就预备下的表礼,交到郑玉燕手上。

  平阳郡主一看这等情形,喜不自禁,正想吹嘘女儿几句,不想张氏已开了口。

  “老祖宗说了,六小姐合她的眼缘,以后得常接来住。到时候郡主可别舍不得。”

  平阳郡主心里梗了一下,这话听着怎么有些别扭,什么叫舍不得,她巴不得老祖宗天天把人叫过去,这样玉姐儿也好沾些光。

  赵氏抚了一把慕晚珂滑腻柔脂的小脸,叹道:“好孩子,在那府里受了什么委屈,想吃什么玩什么,只管派人过来。”

  慕晚珂笑道:“多谢夫人疼我,回头晚珂可不客气。”

  这话听着更加别扭,平阳郡主又梗了一下。

  祝氏笑道:“傻妹妹,你可别跟二婶客气,二婶房里的好玩意最多,往日里我们只有眼馋的份。回头妹妹讨了,也好让我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开开眼。”

  赵氏气骂道:“真是一张利嘴,你三婶的怎么不馋?”

  “我这屋里都不知道被她扫荡过几回了。”韩氏话过话,笑着对慕晚珂道:“好孩子,她们的话,便是我的话。”

  这话一出,慕晚珂再不敢坐着,起身走到三位夫人跟前,一一行礼,道:“晚珂多谢夫人们厚爱。”

  平阳郡主听得暗下直叹气。瞧着说话的语气,亲密的跟什么似的。这疯子还真是好命,竟然入了江府三位夫人的眼。

  平阳郡主遂递了个眼色给女儿,让她多开口说说话,谁知郑玉燕被慕晚珂行礼的姿势给惊住了,根本没有收到母亲递进来的眼色。

  大家小姐走路,说话,喝茶,待人接物都有成例。

  郑玉燕乃王府外孙,一言一行从小由宫中的教养嬷嬷亲教,因此礼数规矩极为周正。

  而慕家不过是中层官宦人家,姑娘家的教养虽然从小耳濡目染,但到底有些迵异,在扬州府那个小地方尚可入眼,入了京城跟那些个顶极皇族相比,那可就差了远了。更何况这个慕晚珂,从小便是个疯子,话都说不利索,从哪里学得这一套行云流水的行礼方式。

  郑玉燕不动声色的瞥了慕晚珂一眼,细细回想起来,这疯子在老郡王府时,便已经是这副作派,一言一行比着那两个庶出的更大方得体些。

  郑玉燕心中起疑,慕晚珂似乎是一夜间突然变了模样,她竟然未曾留意到,真真是太过粗心。

  郑玉燕哪里知道,梅家在京城的贵族中,排不上顶极,却也是世医之家。因此祖母,母亲对梅子陌的家教颇为严格,特意请了宫中的教养嬷嬷为她单独一人辅导。

  奈何她本性顽皮,只学了些皮毛应付大人而已。即便如此,这些学到的本事,应付平日的规矩,已绰绰有余。

  慕晚珂并不知道自己无意中流露出来的言行,让郑玉燕对她刮目相看。

  她见三位夫人故意与她表现的亲密,心中微有感激。又见二姐端坐在一旁不说话,虽有意让她在夫人面前露一露脸,却因为郡主母女的关系,只得歇下心思。

  这平阳郡主把郑玉燕带进江府,话里话外都在夸自己的女儿,看来用意很明显了。

  如果她没有料错的话,郡主动的也是江家的主意。

  慕晚珂不动声色的将一切尽纳眼底,几句寒喧过后,便起身告退。

  平阳郡主未曾想慕晚珂急着离开,盘算好的话来不及说出口,心中怨恨,只得掩饰的掠了掠鬓发,脸上依旧端着得体的笑。

  江家众女将人送出二门外,方才转回。

  丫鬟,仆妇们簇拥着郡主母女,转过长廊,绕过亭亭如盖的大槐树,入了安寿堂。

  慕晚珂垂首跟在身后,用余光打量。

  七日未入这府,似乎这府里有些什么不同,她说不上来。

  厅堂里,夫人闫氏,大奶奶周氏,大少奶奶管氏及两个庶出的小姐早已等候多时。

  见人来,管氏起身笑道:“总算把妹妹们给盼回来了。”

  慕晚珂,慕怡芷姐妹上前向闫氏,周氏行礼,郑玉燕只微微颔首,便坐于郡主下首。

  这一颔首算哪门子行礼,周氏用眼睛扫了婆婆一眼,见她视而不见,嘴角立马含了冷意。

  闫氏自然不会傻到与郑玉燕计较,目光只落在了慕怡芷姐妹身上。

  这姐妹俩从头到脚焕然一新,头上戴的头面首饰比着原来的,更为精致。衣裳上的花色,纹路也与从前不同,一看便是上好的面料和绣工。

  闫氏脸上笑意流出,喜道:“这一趟六丫头没惹出什么笑话来吧?”

  这话虽然是冲着慕晚珂说的,目光却落在慕怡芷身上。

  慕晚珂想了想,低低的唤了声:“二姐。”

  慕怡芷笑道:“祖母,六妹很乖顺,无事只在自己院里呆着,江府上到老祖宗,下到小姐媳妇,都很喜欢六妹。”

  闫氏淡淡一笑,道:“阿弥陀佛,没闯祸就好啊。”

  慕晚珂眼珠子轻动,笑道:“祖母,孙女不仅没闯祸,还得了好多赏呢,二姐也得了。二姐,快把你的那份给祖母瞧瞧。”

  慕怡芷恼怒的瞪了慕晚珂一眼,嗔道:“就你会献宝。”

  闫氏正想知道江家人对慕怡芷的态度,忙不迭道:“快拿来我瞧瞧。”

  丫鬟小灯捧着匣子走上前,奉到闫氏手中,“夫人,都在这里。”

  闫氏打开一瞧,笑得见牙不见眼。

  看来这江家对二丫头极为满意,瞧瞧这些个表礼,都是值钱的玩艺儿。

  平阳郡主目光一沉,她端起桌上的白瓷浮纹茶盏浅啜一口,淡笑道:“六丫头得了什么好东西?”

  玛瑙也将匣子捧过去,打开笑道:“江家老祖宗说,念着故人,我家小姐的比二小姐略微厚一些。”

  匣子一打开,众女将目光移过去,只一眼,平阳郡主心里便咯噔一下。

  果然只是微微厚了一些,多出了一对翡翠玉簪步摇,旁的竟是一模一样。

  闫氏暗暗吁出一口气。

  二丫头虽然是陪同,但江家却将她与六丫头一视同仁,看来,二丫头是入了江家人的眼,这一趟没白去啊。

  二房两个庶出的小姐,则露出羡慕的目光。

  这一趟,她们竟然得了这么多的宝贝,江家人可真有钱啊。

  闫氏笑道:“好了,都散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