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三十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602 2019-11-16 23:39:13

  李平看着慕晚珂的样子欲言又止,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暗夜中,他脚下一提,手上一使劲,轻巧的翻过了高墙。

  落地的片刻他心道,那个慕家二小姐有什么好,值得小姐为她思量,小姐如今该思量的是如何与煜王合作。

  李平不知的是,五年来,在这个偌大的慕府里,能给慕晚珂以温暖的人,唯有二小姐慕怡芷。

  而慕晚珂不管前世今世,一向知恩图报,所以慕怡芷的婚事,从来都在她的思量中。

  杜嬷嬷最知小姐的心思,她往炭盆里加了些银霜炭,又将手炉塞到慕晚珂手中,低声道:“小姐,这事并非一朝一夕能成,只怕还有的磨呢。天儿不早了,小姐不防先好好睡一觉再说,总能想出法子来的。”

  慕晚珂脸上淡淡一笑,道:“嬷嬷说得对。如今慕府不明真相,把婚事拒了去。等瑞王,老郡王府那边把事情挑明,定又是一场大闹,我得养精蓄锐才行。”

  杜嬷嬷笑道:“我替小姐点一柱安神香。”

  “还是嬷嬷最知我心。”

  万花楼里。

  妈妈梦姑亲自将酒盅喂到煜王嘴边。

  煜王一口饮尽,摸着梦姑的柳腰,笑道:“妈妈今儿擦了什么香,怪好闻的。嘴上的胭脂也好看,要不给爷吃一口?”

  “死相,爷就会拿梦姑开玩笑。”

  “爷从不开玩笑,梦姑看不到爷的真心吗?”

  阿尹就立在边上,闻言惊得一口口水没咽过来,当即咳嗽起来。

  这还是他那英明神武的爷吗,怎么说话的腔调像个没见过女人的二流子。

  煜王剜了他一眼,心里喜滋滋的。

  前几日让阿尹打听的事情,总算是派上用场了。

  那个女人居然明日张胆要他做事,简直可喜可贺。看来,她是把他当成了自己人啊。门突然被推开,江弘文面无表情的走进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目光扫了梦姑一眼。

  梦姑何等眼色,娇笑道:两位爷慢聊,我去外头招呼客人。”

  待人离开,周煜霖笑道:“怎么,又输光了?”

  江弘文青着脸道:“这样把银子送给别人花,也不是办法。七爷我这纨绔子弟,能不能换个别的方法,玩女人也行啊,反正万花楼是自家的,花不了几个钱,装装样子也就得了。”

  周煜霖冷笑:“爷都已经玩得不举了,进进出出还有人盯着,更何况你?”

  江弘文心中一凛,当下明白瑞王,贤王私养的暗卫,布下的暗桩,绝不是吃素的,自己和周煜霖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

  “这日子,也忒难了些。”

  “怕什么,钱庄一开,那些赢了钱的,还不得乖乖把钱还回来。”

  江弘文正色道:“说起钱庄,亭林啊,咱们的本钱你可想好从哪里弄来?”

  周煜霖抚着额头,头痛道:“弘文,大好的日子,能不能提别这些烦心事。爷好不容易不为银子烦了,你又来添堵。”

  “难道你想空手套白狼?”江弘文冷着脸添了一句,“人家六小姐只占一股,银子已经落到了实处。”

  江弘文因慕晚珂救了老祖宗,心怀感激。又见人家做事如此干脆利落,言而有信,忍不住帮衬几句。

  “所以我打算十五那日,厚着脸皮,撒泼打滚问父皇要银子。”

  “皇上要是不给呢?”

  “我就去偷母妃的东西,拿到外头当。”

  江弘文用手指着周煜霖,指了两下,颓然放下手,道:“是个好办法。”

  当然是个好办法。

  周煜霖心中得意。皇家的东西,有哪个当铺敢收,到时候报了官,顺天府尹一看是他煜王的手笔,定会屁颠屁颠的把此事捅到父皇跟前。

  父皇一看最宠爱的儿子混成这样,心中生怜,大手一挥,银子不就来了。如此一来,他这个纨绔王爷的名声,又盛三分,身边盯着的眼睛,也好少几双。

  反正是个扶不起的阿斗,盯着也是白盯着。

  江弘文不怀好意的添上一句:“那我是不是也要趁机捞上一笔。”

  京中二霸,称不离砣,砣不离称,要穷一起穷,要富一起富,没道理亭林拿了银子,他一点油水也捞不着。

  周煜霖认真的思索几下,道:“你到时候可以哭一下你早已死去的姑母,哭得惨一点,父皇应该会念旧情。”

  阿尹朝着两位爷用力的白了一眼。这与空手套白狼有何分别。

  银子的事情商议妥当,周煜霖心中一块大石头落地,笑得贼嘻嘻道:“你猜猜刚才谁来了?”

  “谁?”

  “慕晚珂的侍卫李平。”

  “他?来做什么?”

  “打听一件事。”

  “何事?”

  “高小锋的事。”

  “高小锋?”江弘文惊住了,“就是那个逛青楼要比别人多掏银子的高小峰?”

  “正是。老郡王想给这个鳏夫做媒,说的是慕家二小姐,你觉得如何?”

  江弘文面色一凝,眼中闪过狐疑,手合在一起搓了几搓后,道:“是为了周庭海的事?”

  周煜霖也不急着回答,倒了两杯酒,一杯送到他面前。两人碰了碰杯,才开口道:“还有周庭海身后的人,我那好二哥。”

  江弘文饮了一口酒,品了品滋味,道:“她来打听,说明慕家二小姐的事情放在她心上,这门亲事她肯定会想办法破坏。”

  “我们该如何?”

  周煜霖笑眯眯的啜着酒。

  江弘文幽幽的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丝苦笑,半晌才道:“你又在算计她?”

  “许她算计我,就不许我算计她?”周煜霖笑得像朵花,如雕刻一般的脸庞英俊的不像是凡人。

  以慕家的为人,这个二小姐是一定要牺牲的。

  这样一来,不光慕府两个爷的官职有了,还与老郡王府,瑞王府也更亲厚了一些。再者说,二小姐嫁进尚书府,三五年内至少是无碍的,那么慕家在京城又多了一条通向富贵的路。

  慕晚珂一门心思想让慕家倒霉,这个二小姐又是她护着的,她如何能甘心。

  以慕晚珂的聪明机智,绝对不会走一步,看一步。她必定要算计到三步以后,才会谋定而后动。那么,以她的本事,这个“谋定而后动”会不会把老郡王府,瑞王府牵扯进来,还是只让慕府倒霉?

  周煜霖轻叹一口气。

  自己被她算计的连渣都不剩,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一定会是前者。

  哈哈哈,他有些期待慕晚珂会以怎样的手段,拒了这门亲事,并且让慕家,老郡王府家倒霉。

  江弘文不知为何,忽然觉得这俊脸有些打眼。他冷冷道:“你可别忘了,你答应过她的事情,而且她和咱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的银子还得靠她挣出来。”

  “哟,看不出六小姐去了你们府里一趟,弘文你开始怜香惜玉了?”周煜霖语气有些酸酸。

  江弘文摆出一幅懒得跟你说的表情,将酒一口饮尽,然后朝阿尹抬了抬下巴。

  阿尹心里对自家爷算计六小姐的事情很是不耻,他一听七爷替六小姐说话,手脚麻利的替江弘文倒酒。

  周煜霖见这两人一个鼻孔出气,气得两眼翻翻,拍案而起。

  “本王何时说让她单打独斗了?”

  阿尹心中一喜,道:“爷是打算在六小姐后面帮衬着?”

  周煜霖不答,只将空杯子往前一送。

  阿尹颠颠的替他倒满了,一脸期望的看着眼前的俊脸。

  周煜霖把酒放在鼻下闻了闻,笑得像一只得了食的狐狸。

  “凡事能让别人倒霉的事,本王都乐得看见。爷和六小姐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当然得在后面帮衬着。”

  更何况,他在江南差点送了两回命,不管是老二干的,还是老三干的,不把这两人拉下马,又如何能让那位明正言顺的出山。

  周煜霖眼中闪过一抹及快的寒光,转瞬即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