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三十一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693 2019-11-16 23:40:33

  周煜霖眼中的寒光一闪即逝,可熟悉他的江弘文和阿尹却瞧得分明,两人心里同时咯噔一下。

  我的娘啊,如果说六小姐的聪慧,是明晃晃的摆在了外头;那么这个男人的算计,则是不动声色的藏在了内里。

  这二人,到底谁算计了谁,谁利用了谁,还真不好说啊!

  “阿尹,以后无事,常往金府走动走动,看看那头需要什么帮衬。六小姐的院里,夜半无人时,你也可以常去瞧瞧。毕竟……”

  周煜霖把酒一口干掉,爽脆道:“毕竟,她将来是我的王妃,她的事,就是本王的事,她想干掉的人,也是本王想干掉的……”

  阿尹从头到脚打了个寒颤。

  以他对爷的了解,爷还少说了一句话。她想查的事,也是爷想查的事。

  慕晚珂一觉醒来,神清气爽。玛瑙,杜嬷嬷在边上侍候着,穿戴妥当,慕晚珂坐在镜前看了看镜中的自己。

  鹅蛋脸,柳叶眉,红唇丰盈,肌肤盛雪,半垂着眼睑时,有江南女子的三分柔美。抬眼时,眼角的媚态浑然天成。

  六年了,前世的梅子陌该是什么模样,已渐渐模糊。

  玛瑙见小姐发呆,叹道:“小姐这些日子,像是长开了不少,越来越好看了。”

  慕晚珂回过神,笑着站起来,道:“左右不过是身皮囊,好看顶什么用。走吧,昨儿曹嬷嬷刻意交待了,咱们可别去迟了。”

  慕晚珂这话一出,杜嬷嬷不放心,怕郡主出么蛾子,道:“小姐,还是奴婢跟着一起去吧。”

  玛瑙嗔怨道:“嬷嬷,有我护着,你还不放心吗,论吵架,这府里谁能吵过我?”

  “小蹄子,就怕你一张利嘴给小姐惹了祸。”

  杜嬷嬷用手指戳着她的脑袋,气骂道。

  玛瑙朝杜嬷嬷吐了吐舌头,笑道:“小姐在船上还夸我呢,说我骂得对,以后都得这么着才行。”

  “小姐,你瞧瞧她。”

  慕晚珂将杜嬷嬷搂住,笑着拍拍她的肩,道:“有什么重活,让那两个多做做。拿着大丫鬟的月例,总要出点力才行。”

  “小姐放心。”

  郡主院里,几个俏丽的丫鬟在院子里忙碌,见六小姐走进院子,远远的行了个礼。

  慕晚珂见状,就知道昨儿与曹嬷嬷的那翻话,必是传开了。

  她们怕她病没好透,一个个的都避着呢。

  慕晚珂目不斜视走进去。

  堂屋里,两个庶出的已经在左手一排椅子上坐着,见她来,目光在她身上溜了一圈,同时鼻子里呼出一口冷气,两个脑袋凑在一起说话。

  慕晚珂见这两人故意冷落她,心中一点也不奇怪。毕竟十万两银子的陪嫁,足以让所有人心生嫉妒。

  玛瑙指了指最前头的位置,示意慕晚珂坐下。

  慕晚珂挑挑眉。

  到底是要闹一闹的,若不然,这靠前的位置如何能轮到她。

  慕晚珂施施然刚坐下,'郑玉燕带着丫鬟已经进屋。

  她不动声色的看了看三人的坐位,在慕晚珂的对面坐下。

  慕晚珂抬头看了她一眼,嘴角有笑意流出。

  此时帘子一掀,慕允文夫妇走出来,一左一右坐于上首处。

  曹嬷嬷紧随其后,垂手立在平阳郡主的身后。

  慕允文看了看底下的四个女儿,张了张嘴道:“好生跟你们母亲学规矩,姑娘家大了,一言一行需有分寸,免得惹了祸事。”

  这最后一句,显然是说给慕晚珂听的。

  慕晚珂面不改色心不跳,轻轻拨动着碗里的茶叶,装作没听懂的样子。

  慕允文见她这样,当着其它女儿的面也不好说什么,只得甩袖而去。

  平阳郡主见男人离去,很不客气的把茶碗往桌上一搁,厉声道:“老爷,夫人把你们交给我。这个差事,我本该推了去,可一想到你们到底叫我一声母亲,你们将来的体面,便是我这做母亲的体面,我不得不应承下来。”

  慕晚珂垂下眼睛,掩住了一抹笑意。

  郡主嫁进慕府府六年,从来只把郑玉燕放到身边教养,她这个疯子也就罢了,那两个庶出的也是跟着姨娘长大。

  要顾及体面,早就顾及了,何需等到现在。这会子装模作样的弄这一出,显然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姑娘家大了,婚事都要相看起来。她这个甩手掌柜做了几年,总要做出个嫡母的样子,才好明正言顺的摆布她们几个的婚事。

  “女孩子家,人品德行,举止教养最最重要。做得好未必有人会夸,做得不好……哼,将来到了婆家,连同整个慕府,都会给人戳脊梁骨。你们都是大姑娘了,这里头的厉害,应该明白。”

  平阳郡主说了一通话,口干舌噪,喝了口几茶,目光扫过慕晚珂的脸,冷声道:“六丫头,你可听明白了?”

  慕晚珂被点了名,不得不起身回话,“听明白了,母亲。”

  曹嬷嬷为报昨日的仇,尖声道:“姑娘家说话,眼睛不可直视长辈,需得轻言细语,这才是有规矩的样子。”

  你个蠢货,竟然敢跳出来。

  慕晚珂眉梢一挑,毫不客气的还嘴道:“这屋里坐着的,都是主子,主子之间说话,你一个奴婢插什么,曹嬷嬷,你也得跟母亲好好学学规矩啊。母亲,您看女儿说得对不对?女儿也是才从江家学来的规矩。”

  慕晚珂一脸天真无邪,笑盈盈的把皮球踢了过去。

  平阳郡主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半晌才从喉咙里憋出一句:“说得很对。”

  说罢她忿忿的瞪了曹嬷嬷一眼,后者忙把头垂了下去,一张老脸涨得通红。

  心道好你个疯子,从哪里学得这般厉害,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慕晚珂受了表扬,气定神闲的坐下,捏着帕子脸上笑意更盛。

  郑玉燕想起昨日在江府的情形,若有所思的看了慕晚珂一眼。

  自打她病好后,心里总觉得她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偏偏又说不上来,真真是奇了。

  那两个庶出的只觉得慕晚珂去了一趟江府后,回来说话都硬气了许多,连曹嬷嬷也敢顶撞了。

  到底是背后有人撑腰了。

  平阳郡主说起江府,心里五味杂陈,目光灼灼的看了慕晚珂两眼后,笑道:“得了,学规矩也不在一朝一夕之间,老爷,夫人只怕等急了,一道跟着去请安吧。”

  一通安请下来,日头已经升得极高。

  慕晚珂疲倦的歪在坑上,想着从今往后日日要这样,心中有些忧伤。

  只这忧伤还未见底,她这房里便迎来了一个人。

  周氏坐在炕上,与慕晚珂莞隔了一个炕几。

  她瞧着这屋里的摆设,目光流转,拿着帕子掖了掖眼角,叹道:“好孩子,天可怜见总算是将那病去了,若是弟妹还在,不知道要喜成什么样?”

  慕晚珂未曾想,头一个到她院里来的人,竟会是周氏。

  今日她穿着一身茄花色蟒锦缎长袄,头上戴两朵鎏金福禄寿鬓花,一对嵌红宝石的云纹簪子,打扮得十分华贵。

  这个把姨母的嫁妆偷偷占为已有的女人,杜嬷嬷娘入京前早就暗下说过很多回,是个狠角色。

  好在姨母在世时,一个在京中,一个在南边,妯娌两人相交不多,难得见一回面,倒也客气,因此并无多少瓜葛。

  让杜嬷嬷耿耿于怀的是,姨母被慕家逼死之前,慕老爷收到了大房从京中的来信。

  换而言之,姨母的死,大房夫妻逃不了干系。

  慕晚珂娇娇一笑,并不说话。周氏见状,心中狐疑,这丫头的疯病到底好没好。

  说她好吧,有时候看着呆呆的,说她没好吧,有时候说话又很机灵。

  周氏并不知道,慕晚珂不说话,是困为不知道她的来意。

  装傻充愣,逼其开口,是她觉得最好的方法。

  周氏自言自语的唱了会独角戏,到底没忍住,开口道:“好孩子,大伯母求你一件事。”

  慕晚珂科这才笑道:“什么事?”

  “你二哥如今在国子监读书,为人聪明伶俐,勤奋好学。以后你再去江家,能不能跟老祖宗说说,让你二哥拜在江祭酒门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